关张马黄赵传

《三国志·蜀书·关张马黄赵传》晋·陈寿著 南朝宋·裴松之注

关羽

关羽字云长,本字长生,河东解人也。亡命奔涿郡。先主於乡里合徒众,而羽与张飞为之御侮。先主为平原相,以羽、飞为别部司马,分统部曲。先主与二人寝则同床,恩若兄弟。而稠人广坐,侍立终日,随先主周旋,不避艰险。【蜀记曰:曹公与刘备围吕布於下邳,关羽启公,布使秦宜禄行求救,乞娶其妻,公许之。临破,又屡启於公。公疑其有异色,先遣迎看,因自留之,羽心不自安。此与魏氏春秋所说无异也。】先主之袭杀徐州刺史车胄,使羽守下邳城,行太守事,【魏书云:以羽领徐州。】而身还小沛。

建安五年,曹公东征,先主奔袁绍。曹公禽羽以归,拜为偏将军,礼之甚厚。绍遣大将【军】颜良攻东郡太守刘延於白马,曹公使张辽及羽为先锋击之。羽望见良麾盖,策马刺良於万众之中,斩其首还,绍诸将莫能当者,遂解白马围。曹公即表封羽为汉寿亭侯。初,曹公壮羽为人,而察其心神无久留之意,谓张辽曰:“卿试以情问之。”既而辽以问羽,羽叹曰:“吾极知曹公待我厚,然吾受刘将军厚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吾终不留,吾要当立效以报曹公乃去。”辽以羽言报曹公,曹公义之。【傅子曰:辽欲白太祖,恐太祖杀羽,不白,非事君之道,乃叹曰:“公,君父也;羽,兄弟耳。”遂白之。太祖曰:“事君不忘其本,天下义士也。度何时能去?”辽曰:“羽受公恩,必立效报公而后去也。”】及羽杀颜良,曹公知其必去,重加赏赐。羽尽封其所赐,拜书告辞,而奔先主於袁军。左右欲追之,曹公曰:“彼各为其主,勿追也。”【臣松之以为曹公知羽不留而心嘉其志,去不遣追以成其义,自非有王霸之度,孰能至於此乎?斯实曹公之休美。】

从先主就刘表。表卒,曹公定荆州,先主自樊将南渡江,别遣羽乘船数百艘会江陵。曹公追至当阳长阪,先主斜趣汉津,適与羽船相值,共至夏口。【蜀记曰:初,刘备在许,与曹公共猎。猎中,众散,羽劝备杀公,备不从。及在夏口,飘飖江渚,羽怒曰:“往日猎中,若从羽言,可无今日之困。”备曰:“是时亦为国家惜之耳;若天道辅正,安知此不为福邪!”臣松之以为备后与董承等结谋,但事泄不克谐耳,若为国家惜曹公,其如此言何!羽若果有此劝而备不肯从者,将以曹公腹心亲戚,实繁有徒,事不宿构,非造次所行;曹虽可杀,身必不免,故以计而止,何惜之有乎!既往之事,故讬为雅言耳。】孙权遣兵佐先主拒曹公,曹公引军退归。先主收江南诸郡,乃封拜元勋,以羽为襄阳太守、荡寇将军,驻江北。先主西定益州,拜羽董督荆州事。羽闻马超来降,旧非故人,羽书与诸葛亮,问超人才可谁比类。亮知羽护前,乃答之曰:“孟起兼资文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黥、彭之徒,当与益德并驱争先,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羽美须髯,故亮谓之髯。羽省书大悦,以示宾客。

羽尝为流矢所中,贯其左臂,后创虽愈,每至阴雨,骨常疼痛,医曰:“矢镞有毒,毒入于骨,当破臂作创,刮骨去毒,然后此患乃除耳。”羽便伸臂令医劈之。时羽適请诸将饮食相对,臂血流离,盈於盘器,而羽割炙引酒,言笑自若。

二十四年,先主为汉中王,拜羽为前将军,假节钺。是岁,羽率众攻曹仁於樊。曹公遣于禁助仁。秋,大霖雨,汉水汎溢,禁所督七军皆没。禁降羽,羽又斩将军庞德。梁、郏、陆浑群盗或遥受羽印号,为之支党,羽威震华夏。曹公议徙许都以避其锐,司马宣王、蒋济以为关羽得志,孙权必不愿也。可遣人劝权蹑其后,许割江南以封权,则樊围自解。曹公从之。先是,权遣使为子索羽女,羽骂辱其使,不许婚,权大怒。【典略曰:羽围樊,权遣使求助之,敕使莫速进,又遣主簿先致命於羽。羽忿其淹迟,又自已得于禁等,乃骂曰:“铬子敢尔,如使樊城拔,吾不能灭汝邪!”权闻之,知其轻己,伪手书以谢羽,许以自往。臣松之以为荆、吴虽外睦,而内相猜防,故权之袭羽,潜师密发。按吕蒙传云:“伏精兵於〈舟冓〉〈舟鹿〉之中,使白衣摇橹,作商贾服。”以此言之,羽不求助於权,权必不语羽当往也。若许相援助,何故匿其形迹乎?】又南郡太守麋芳在江陵,将军【傅】士仁屯公安,素皆嫌羽轻己。自羽之出军,芳、仁供给军资,不悉相救。羽言“还当治之”,芳、仁咸怀惧不安。於是权阴诱芳、仁,芳、仁使人迎权。而曹公遣徐晃救曹仁,【蜀记曰:羽与晃宿相爱,遥共语,但说平生,不及军事。须臾,晃下马宣令:“得关云长头,赏金千斤。”羽惊怖,谓晃曰:“大兄,是何言邪!”晃曰:“此国之事耳。”】羽不能克,引军退还。权已据江陵,尽虏羽士众妻子,羽军遂散。权遣将逆击羽,斩羽及子平于临沮。【蜀记曰:权遣将军击羽,获羽及子平。权欲活羽以敌刘、曹,左右曰:“狼子不可养,后必为害。曹公不即除之,自取大患,乃议徙都。今岂可生!”乃斩之。臣松之按吴书:孙权遣将潘璋逆断羽走路,羽至即斩,且临沮去江陵二三百里,岂容不时杀羽,方议其生死乎?又云“权欲活羽以敌刘、曹”,此之不然,可以绝智者之口。吴历曰:权送羽首於曹公,以诸侯礼葬其尸骸。】

追谥羽曰壮缪侯。【蜀记曰:羽初出军围樊,梦猪啮其足,语子平曰:“吾今年衰矣,然不得还!”江表传曰:羽好左氏传,讽诵略皆上口。】子兴嗣。兴字安国,少有令问,丞相诸葛亮深器异之。弱冠为侍中、中监军,数岁卒。子统嗣,尚公主,官至虎贲中郎将。卒,无子,以兴庶子彝续封。【蜀记曰:庞德子会,随锺、邓伐蜀,蜀破,尽灭关氏家。】

张飞

张飞字益德,涿郡人也,少与关羽俱事先主。羽年长数岁,飞兄事之。先主从曹公破吕布,随还许,曹公拜飞为中郎将。先主背曹公依袁绍、刘表。表卒,曹公入荆州,先主奔江南。曹公追之,一日一夜,及於当阳之长阪。先主闻曹公卒至,弃妻子走,使飞将二十骑拒后。飞据水断桥,瞋目横矛曰:“身是张益德也,可来共决死!”敌皆无敢近者,故遂得免。先主既定江南,以飞为宜都太守、征虏将军,封新亭侯,后转在南郡。先主入益州,还攻刘璋,飞与诸葛亮等溯流而上,分定郡县。至江州,破璋将巴郡太守严颜,生获颜。飞呵颜曰:“大军至,何以不降而敢拒战?”颜答曰:“卿等无状,侵夺我州,我州但有断头将军,无有降将军也。”飞怒,令左右牵去斫头,颜色不变,曰:“斫头便斫头,何为怒邪!”飞壮而释之,引为宾客。【华阳国志曰:初,先主入蜀,至巴郡,颜拊心叹曰:“此所谓独坐穷山,放虎自卫也!”】飞所过战克,与先主会于成都。益州既平,赐诸葛亮、法正、飞及关羽金各五百斤,银千斤,钱五千万,锦千匹,其馀颁赐各有差,以飞领巴西太守。

曹公破张鲁,留夏侯渊、张郃守汉川。郃别督诸军下巴西,欲徙其民於汉中,进军宕渠、蒙头、荡石,与飞相拒五十馀日。飞率精卒万馀人,从他道邀郃军交战,山道迮狭,前后不得相救,飞遂破郃。郃弃马缘山,独与麾下十馀人从间道退,引军还南郑,巴土获安。先主为汉中王,拜飞为右将军、假节。章武元年,迁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进封西乡侯,策曰:“朕承天序,嗣奉洪业,除残靖乱,未烛厥理。今寇虏作害,民被荼毒,思汉之士,延颈鹤望。朕用怛然,坐不安席,食不甘味,整军诰誓,将行天罚。以君忠毅,侔踪召虎,名宣遐迩,故特显命,高墉进爵,兼司于京。其诞将天威,柔服以德,伐叛以刑,称朕意焉。诗不云乎:匪疚匪棘,王国来极。肇敏戎功,用锡尔祉。可不勉欤!”

初,飞雄壮威猛,亚於关羽,魏谋臣程昱等咸称羽、飞万人之敌也。羽善待卒伍而骄於士大夫,飞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先主常戒之曰:“卿刑杀既过差,又日鞭挝健儿,而令在左右,此取祸之道也。”飞犹不悛。先主伐吴,飞当率兵万人,自阆中会江州。临发,其帐下将张达、范强杀飞,持其首,顺流而奔孙权。飞营都督表报先主,先主闻飞都督之有表也,曰:“噫!飞死矣。”追谥飞曰桓侯。长子苞,早夭。次子绍嗣,官至侍中尚书仆射。苞子遵为尚书,随诸葛瞻於绵竹,与邓艾战,死。

马超

三国志本传

马超字孟起,【右】扶风茂陵人也。父腾,灵帝末与边章、韩遂等俱起事於西州。初平三年,遂、腾率众诣长安。汉朝以遂为镇西将军,遣还金城,腾为征西将军,遣屯郿。后腾袭长安,败走,退还凉州。司隶校尉锺繇镇关中,移书遂、腾,为陈祸福。腾遣超随繇讨郭援、高幹於平阳,超将庞德亲斩援首。后腾与韩遂不和,求还京畿。於是徵为卫尉,以超为偏将军,封都亭侯,领腾部曲。【典略曰:腾字寿成,马援后也。桓帝时,其父字子硕,尝为天水兰干尉。后失官,因留陇西,与羌错居。家贫无妻,遂娶羌女,生腾。腾少贫无产业,常从彰山中斫材木,负贩诣城市,以自供给。腾为人长八尺馀,身体洪大,面鼻雄异,而性贤厚,人多敬之。灵帝末,凉州刺史耿鄙任信奸吏,民王国等及氐、羌反叛。州郡募发民中有勇力者,欲讨之,腾在募中。州郡异之,署为军从事,典领部众。讨贼有功,拜军司马,后以功迁偏将军,又迁征西将军,常屯汧、陇之间。初平中,拜征东将军。是时,西州少谷,腾自表军人多乏,求就谷於池阳,遂移屯长平岸头。而将王承等恐腾为己害,乃攻腾营。时腾近出无备,遂破走,西上。会三辅乱,不复来东,而与镇西将军韩遂结为异姓兄弟,始甚相亲,后转以部曲相侵入,更为雠敌。腾攻遂,遂走,合众还攻腾,杀腾妻子,连兵不解。建安之初,国家纲纪殆弛,乃使司隶校尉锺繇、凉州牧韦端和解之。徵腾还屯槐里,转拜为前将军,假节,封槐里侯。北备胡寇,东备白骑,待士进贤,矜救民命,三辅甚安爱之。十三年,徵为卫尉,腾自见年老,遂入宿卫。初,曹公为丞相,辟腾长子超,不就。超后为司隶校尉督军从事,讨郭援,为飞矢所中,乃以囊囊其足而战,破斩援首。诏拜徐州刺史,后拜谏议大夫。及腾之入,因诏拜为偏将军,使领腾营。又拜超弟休奉车都尉,休弟铁骑都尉,徙其家属皆诣邺,惟超独留。】

超既统众,遂与韩遂合从,及杨秋、李堪、成宜等相结,进军至潼关。曹公与遂、超单马会语,超负其多力,阴欲突前捉曹公,曹公左右将许褚瞋目盻之,超乃不敢动。曹公用贾诩谋,离间超、遂,更相猜疑,军以大败。【山阳公载记曰:初,曹公军在蒲阪,欲西渡,超谓韩遂曰:“宜於渭北拒之,不过二十日,河东谷尽,彼必走矣。”遂曰:“可听令渡,蹙於河中,顾不快耶!”超计不得施。曹公闻之曰:“马儿不死,吾无葬地也。”】超走保诸戎,曹公追至安定,会北方有事,引军东还。杨阜说曹公曰:“超有信、布之勇,甚得羌、胡心。若大军还,不严为其备,陇上诸郡非国家之有也。”超果率诸戎以击陇上郡县,陇上郡县皆应之,杀凉州刺史韦康,据冀城,有其众。超自称征西将军,领并州牧,督凉州军事。康故吏民杨阜、姜叙、梁宽、赵衢等,合谋击超。阜、叙起於卤城,超出攻之,不能下;宽、衢闭冀城门,超不得入。进退狼狈,乃奔汉中依张鲁。鲁不足与计事,内怀於邑,闻先主围刘璋於成都,密书请降。【典略曰:建安十六年,超与关中诸将侯选、程银、李堪、张横、梁兴、成宜、马玩、杨秋、韩遂等,凡十部,俱反,其众十万,同据河、潼,建列营陈。是岁,曹公西征,与超等战於河、渭之交,超等败走。超至安定,遂奔凉州。诏收灭超家属。超复败於陇上。后奔汉中,张鲁以为都讲祭酒,欲妻之以女,或谏鲁曰:“有人若此不爱其亲,焉能爱人?”鲁乃止。初,超未反时,其小妇弟种留三辅,及超败,种先入汉中。正旦,种上寿於超,超捶胸吐血曰:“阖门百口,一旦同命,今二人相贺邪?”后数从鲁求兵,欲北取凉州,鲁遣往,无利。又鲁将杨白等欲害其能,超遂从武都逃入氐中,转奔往蜀。是岁建安十九年也。】

先主遣人迎超,超将兵径到城下。城中震怖,璋即稽首,【典略曰:备闻超至,喜曰:“我得益州矣。”乃使人止超,而潜以兵资之。超到,令引军屯城北,超至未一旬而成都溃。】以超为平西将军,督临沮,因为前都亭侯。【山阳公载记曰:超因见备待之厚,与备言,常呼备字,关羽怒,请杀之。备曰:“人穷来归我,卿等怒,以呼我字故而杀之,何以示於天下也!”张飞曰:“如是,当示之以礼。”明日大会,请超入,羽、飞并杖刀立直,超顾坐席,不见羽、飞,见其直也,乃大惊,遂一不复呼备字。明日叹曰:“我今乃知其所以败。为呼人主字,几为关羽、张飞所杀。”自后乃尊事备。臣松之按以为超以穷归备,受其爵位,何容傲慢而呼备字?且备之入蜀,留关羽镇荆州,羽未尝在益土也。故羽闻马超归降,以书问诸葛亮”超人才可谁比类”,不得如书所云。羽焉得与张飞立直乎?凡人行事,皆谓其可也,知其不可,则不行之矣。超若果呼备字,亦谓於理宜尔也。就令羽请杀超,超不应闻,但见二子立直,何由便知以呼字之故,云几为关、张所杀乎?言不经理,深可忿疾也。袁暐、乐资等诸所记载,秽杂虚谬,若此之类,殆不可胜言也。】先主为汉中王,拜超为左将军,假节。章武元年,迁骠骑将军,领凉州牧,进封斄乡侯,策曰:“朕以不德,获继至尊,奉承宗庙。曹操父子,世载其罪,朕用惨怛,疢如疾首。海内怨愤,归正反本,暨于氐、羌率服,獯鬻慕义。以君信著北土,威武并昭,是以委任授君,抗飏虓虎,兼董万里,求民之瘼。其明宣朝化,怀保远迩,肃慎赏罚,以笃汉祜,以对于天下。”二年卒,时年四十七。临没上疏曰:“臣门宗二百馀口,为孟德所诛略尽,惟有从弟岱,当为微宗血食之继,深讬陛下,馀无复言。”追谥超曰威侯,子承嗣。岱位至平北将军,进爵陈仓侯。超女配安平王理。【典略曰:初超之入蜀,其庶妻董及子秋,留依张鲁。鲁败,曹公得之,以董赐阎圃,以秋付鲁,鲁自手杀之。】

豆瓣评论

[已注销] 2013-03-08 20:48:37

孟起和奉先除了身世几乎就是一个模子的:帅,高大,武力惊人,无谋,促狭,薄情,不讲情面,背主。但政治上都有些幼稚,城府浅。

青青 2012-06-02 12:32:43

一生颠沛流离的马超遇见刘备也是见了明主了。还有点没大没小的,彭羕狂士喝多了和马超说几句造反的话被马超告到刘备那去,这样打小报告的人不受重用不奇怪。但也是得以善终了。

懒散客 2012-03-02 23:49:03

马超是死的一点都不愿,可以说性格决定成败,马儿难驯啊。为人刚愎自用,除了武勇及统帅能力,可说一无是处。更兼被仇恨所困,终难成大器,倒不如以之身为天将军之名号震慑边陲,才算人尽其用。否则,若刘备用之,最后的结果就是,马超不听号令,擅自行动,乃至报仇屠城(马超没少干,而且相当严酷),倒是怨声载道,刘备乃以谋生的仁德就会一朝丧尽,对蜀汉的打击不可以道里计。

神曲之歌ERIC 2012-04-03 16:01:19

要是按照游戏评价来说,马超就是武力极高,统帅一般的一个武将,不过马家势力在西北边陲威名显赫,蜀汉一直让他镇守西北抵御外族,确实算是物尽其用了。只是后来蜀汉能拿出手的将才确实少了,才会让大家觉得马超若是能参加北伐,或许会更有看头。

贴吧网友 222.208.211.* 2006-4-8

个人也是马超爱好者,但是真实是马腾在押曹操,超起兵反之,害的其父被杀,注意是:马超先起兵,曹才杀马腾的。后兵败投张鲁,一直有反心,后再败,全家被杀,投刘。历史上说马超薄情,是有根据的,且马投刘后,亦有反心,且傲慢与刘备,故不重用。马超是诸侯,且类吕布,尚武且多变,而且薄情,罗其实是将马超美化了。

临没上疏曰:“臣门宗二百余口,为孟德所诛略尽,惟有从弟岱,当为微宗血食之继,深讬陛下,余无复言。”

黄忠

黄忠字汉升,南阳人也。荆州牧刘表以为中郎将,与表从子磐共守长沙攸县。及曹公克荆州,假行裨将军,仍就故任,统属长沙守韩玄。先主南定诸郡,忠遂委质,随从入蜀。自葭萌受任,还攻刘璋,忠常先登陷陈,勇毅冠三军。益州既定,拜为讨虏将军。建安二十四年,於汉中定军山击夏侯渊。渊众甚精,忠推锋必进,劝率士卒,金鼓振天,欢声动谷,一战斩渊,渊军大败。迁征西将军。是岁,先主为汉中王,欲用忠为后将军,诸葛亮说先主曰:“忠之名望,素非关、马之伦也。而今便令同列。马、张在近,亲见其功,尚可喻指;关遥闻之,恐必不悦,得无不可乎!”先主曰:“吾自当解之。”遂与羽等齐位,赐爵关内侯。明年卒,追谥刚侯。子叙,早没,无后。

贴吧评论

黄忠年逾古稀,仍然驰骋沙场,“勇毅冠三军”,不能不令人惊叹。 三国志记载(注意,是陈寿的三国志)临阵斩名将的武将只有两个:关羽白马杀颜良,围曹仁,然后水淹七军,擒于禁、杀庞德,这才“威震华夏”;另一个就是老将黄忠定军山一役,七十高龄斩杀名将夏侯渊,老而靡坚。

像马超、赵云、夏侯敦、许褚、典韦有这样战绩吗?他们斩杀的大都是小兵小将。

而且按照三国志黄忠本传记载,黄忠并非杀了夏侯渊个措手不及,而是“推锋必进,劝率士卒,金鼓震天,欢声动谷,一战斩渊。”三国志卷三十七法正传说:“渊将兵来争其地……先主命黄忠乘高鼓噪攻之,大破渊军,渊等授首。”可见当时夏侯渊并非在马下休息,那只是《三国演义》描写。

正是黄忠定军山斩杀夏侯渊和张飞宕渠击破张郃这两次决定性战役,彻底锁定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赵云

三国志本传

赵云字子龙,常山真定人也。本属公孙瓒,瓒遣先主为田楷拒袁绍,云遂随从,为先主主骑。【云别传曰:云身长八尺,姿颜雄伟,为本郡所举,将义从吏兵诣公孙瓒。时袁绍称冀州牧,瓒深忧州人之从绍也,善云来附,嘲云曰:“闻贵州人皆愿袁氏,君何独回心,迷而能反乎?”云答曰:“天下讠凶讠凶,未知孰是,民有倒县之厄,鄙州论议,从仁政所在,不为忽袁公私明将军也。”遂与瓒征讨。时先主亦依讬瓒,每接纳云,云得深自结讬。云以兄丧,辞瓒暂归,先主知其不反,捉手而别,云辞曰:“终不背德也。”先主就袁绍,云见於邺。先主与云同床眠卧,密遣云合募得数百人,皆称刘左将军部曲,绍不能知。遂随先主至荆州。】及先主为曹公所追於当阳长阪,弃妻子南走,云身抱弱子,即后主也,保护甘夫人,即后主母也,皆得免难。迁为牙门将军。先主入蜀,云留荆州。【云别传曰:初,先主之败,有人言云已北去者,先主以手戟擿之曰:“子龙不弃我走也。”顷之,云至。从平江南,以为偏将军,领桂阳太守,代赵范。范寡嫂曰樊氏,有国色,范欲以配云。云辞曰:“相与同姓,卿兄犹我兄。”固辞不许。时有人劝云纳之,云曰:“范迫降耳,心未可测;天下女不少。”遂不取。范果逃走,云无纤介。先是,与夏侯惇战於博望,生获夏侯兰。兰是云乡里人,少小相知,云白先主活之,荐兰明於法律,以为军正。云不用自近,其慎虑类如此。先主入益州,云领留营司马。此时先主孙夫人以权妹骄豪,多将吴吏兵,纵横不法。先主以云严重,必能整齐,特任掌内事。权闻备西征,大遣舟船迎妹,而夫人内欲将后主还吴,云与张飞勒兵截江,乃得后主还。】

先主自葭萌还攻刘璋,召诸葛亮。亮率云与张飞等俱溯江西上,平定郡县。至江州,分遣云从外水上江阳,与亮会于成都。成都既定,以云为翊军将军。【云别传曰:益州既定,时议欲以成都中屋舍及城外园地桑田分赐诸将。云駮之曰:“霍去病以匈奴未灭,无用家为,令国贼非但匈奴,未可求安也。须天下都定,各反桑梓,归耕本土,乃其宜耳。益州人民,初罹兵革,田宅皆可归还,今安居复业,然后可役调,得其欢心。”先主即从之。夏侯渊败,曹公争汉中地,运米北山下,数千万囊。黄忠以为可取,云兵随忠取米。忠过期不还,云将数十骑轻行出围,迎视忠等。值曹公扬兵大出,云为公前锋所击,方战,其大众至,势偪,遂前突其陈,且斗且卻。公军败,已复合,云陷敌,还趣围。将张著被创,云复驰马还营迎著。公军追至围,此时沔阳长张翼在云围内,翼欲闭门拒守,而云入营,更大开门,偃旗息鼓。公军疑云有伏兵,引去。云雷鼓震天,惟以戎弩於后射公军,公军惊骇,自相蹂践,堕汉水中死者甚多。先主明旦自来至云营围视昨战处,曰:“子龙一身都是胆也。”作乐饮宴至暝,军中号云为虎威将军。孙权袭荆州,先主大怒,欲讨权。云谏曰:“国贼是曹操,非孙权也,且先灭魏,则吴自服。操身虽毙,子丕篡盗,当因众心,早图关中,居河、渭上流以讨凶逆,关东义士必裹粮策马以迎王师。不应置魏,先与吴战;兵势一交,不得卒解也。”先主不听,遂东征,留云督江州。先主失利於秭归,云进兵至永安,吴军已退。】建兴元年,为中护军、征南将军,封永昌亭侯,迁镇东将军。五年,随诸葛亮驻汉中。明年,亮出军,扬声由斜谷道,曹真遣大众当之。亮令云与邓芝往拒,而身攻祁山。云、芝兵弱敌强,失利於箕谷,然敛众固守,不至大败。军退,贬为镇军将军。【云别传曰:亮曰:“街亭军退,兵将不复相录,箕谷军退,兵将初不相失,何故?”芝答曰:“云身自断后,军资什物,略无所弃,兵将无缘相失。”云有军资馀绢,亮使分赐将士,云曰:“军事无利,何为有赐?其物请悉入赤岸府库,须十月为冬赐。”亮大善之。】

七年卒,追谥顺平侯。

初,先主时,惟法正见谥;后主时,诸葛亮功德盖世,蒋琬、费祎荷国之重,亦见谥;陈祗宠待,特加殊奖,夏侯霸远来归国,故复得谥;於是关羽、张飞、马超、庞统、黄忠及云乃追谥,时论以为荣。【云别传载后主诏曰:“云昔从先帝,功积既著。朕以幼冲,涉涂艰难,赖恃忠顺,济於危险。夫谥所以叙元勋也,外议云宜谥。”大将军姜维等议,以为云昔从先帝,劳绩既著,经营天下,遵奉法度,功效可书。当阳之役,义贯金石,忠以卫上,君念其赏,礼以厚下,臣忘其死。死者有知,足以不朽;生者感恩,足以殒身。谨按谥法,柔贤慈惠曰顺,执事有班曰平,克定祸乱曰平,应谥云曰顺平侯。】云子统嗣,官至虎贲中郎,督行领军。次子广,牙门将,随姜维沓中,临陈战死。

赵云不受重用的原因

在蜀国的领导班子里,赵云算是老资格了,出场紧挨着关二哥,张三哥,跟随刘备的日子久,而且和刘备的关系也很密切,所以很多民间流行的三国评话,三国评书的段子里,一般会叫赵云为四弟。同时也是蜀国五虎大将之一。而且赵云也是蜀国五虎大将里唯一参与了诸葛亮北伐的同志,这样一个蜀国的骨灰级人物,而且功勋和能力都没什么好怀疑的人,待遇到底怎么样呢?

后主刘禅在诸葛逝世后曾经做了一次大规模的忆苦思甜活动,追悼的主要对象是蜀国前期的统兵武将,那个时候无论是关二哥,张三个,还是小马哥,老黄早就封侯日久,不过是再次的加官进爵而已,唯独我们的赵云没有进入封侯的名单里。应该说,如果不是姜维这一批武将的强力反对,阿斗同志是不准备给当年救他一命的赵云封侯的。这点就非常的奇怪,作为蜀国的老骨干,又是功臣。为什么不能得到个死后封侯的待遇。赵云的侯到底有多难封?

回过头来看看赵云的生平,在我看来,影响赵云封侯的关键问题有三个:

第一,老板问题。赵云的第一个老板是袁绍同志,这点也是很好理解的,当时袁绍,有地盘,有小弟,有声望,反正该有的都有,赵云投奔袁绍看起来是个好选择,这就好比我们刚毕业找工作,找个大企业,500强说出去好听,待遇也好。不过赵云很快离开了袁绍同志,到了公孙瓒那里,当然其中的原因赵云自己也说了,袁绍没有爱民之心。这是说出来的原因,我觉得,还有没说出来的原因。那就是当时的袁绍手下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小弟。河北的名将一把一把的,轮不到没资历,没名气的赵云。这里又牵扯到了做为一个有能力有憧憬的年轻人,这个打击是很重的,明明很多比我次的人都官比我大,这个问题就很严重拉。所以赵云后来去了公孙瓒也就好理解了,为什么有袁绍这样的大老板不要,要找个公孙瓒这样的民营企业老板。这里人少啊,能体现自己能力的情况就多了。不过这样的情况在公孙瓒这里也没有得到改变,赵云并没有得到公孙瓒的太多的重用。公孙瓒被灭了之后赵云终于到了刘备手下。虽然赵云的两次改换门庭都没有什么可以被诟病的,但是,赵云还是面临一个大问题,那就是他投了三个君主,在忠臣不仕二主的道德标准下,他还是有一个污点的。当然,作为容纳他的刘备是可以不计较的,因为刘备的发展壮大需要人才,怎么样来的人才不是最先考虑的事情。但是到了刘禅的时代,情况就有点不一样了。忠诚又被作为一个大问题提了出来。无论赵云当时有几百个理由还老板,但是他就是换了,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样的事情对君主来说是不被允许的,尤其是在已经称帝的刘禅来看,就更不能被允许了。所以,这个问题严重影响了赵云的褒奖问题。

第二,出身问题。这个大问题又牵扯到了氏族的问题。问题茫茫的长。作为赵云来看,他的出世够早,前面也说了仅次于关张,而且战功也不可谓不多。但是,从赵云的封赏来看完全跟不上关张。甚至和马超,黄忠也不能相比。赵云的出身严重影响了赵云的封赏,刘备做皇帝的时候,封了关羽前将军,张飞右将军,马超左将军,黄忠后将军。而且四人都封了侯,就连魏延也捞到了个汉中太守,有一方军政大权,赵云只是一个翎军将军而已。赵云的出身成了大问题,为什么马超这样蜀汉集团中最晚来的同志都可以封侯,而单单不封赵云呢?马超是什么出身呢?汉伏波将军马援的后代,往上数三辈子都是当官的。官宦子弟。而赵云呢?往上数三辈子,天知道是干什么的?至少我没有找到赵云祖辈是做什么的。结合我第一个帖子的论述,这样的情况很少机会能做上高等官员,最多也就是做个低等官员。这是当时的主流。丞相的儿子流的就是丞相的血,农民的儿子流的就是农民的血。作为赵云,不得不说这是他得悲哀。

第三,能力问题。一说这个问题可能有板砖要来了,这里说得能力问题不是赵云本身的能力有问题。而是说赵云缺乏能力的证明。从出身来看赵云和关羽张飞站一起谁也别笑话谁,大家都是低出身,但是为什么关二爷,张三爷都能高官得做呢?当然第一他们是刘备他干兄弟,但是更重要得是他们的能力很早就得到了体现。关羽的战功这里就不多说了,能力也不必多说。张飞的能力也是刚刚的,从入蜀的战争到后期汉中争夺战对张颌的战例都证明了这一点。但是赵云似乎这样表现的机会很少。他的人生中最重要的表现就是长坂坡一战。不过,这一战表现的是个人的武艺和英勇。赵云一生很少有例子能够表现他作为一个统率在战略战术,和临阵指挥上的才能。这里也有刘备的责任,基本赵云在到了刘备那里后,主要的工作就是贴身保镖。这个任务一直伴随着他直到刘备入蜀。工作的性质极大的压制了赵云的表现,尽管他在这个岗位上表现的很出色,但是没有事实去证明他在统兵打仗上的才能。刘备的不厚道,一定程度上也打压了对赵云能力的评价。而赵云终其一生也没有作为一个统率单独统兵打仗的经历。落得个死后难封,也是挺悲哀的吧。

史实中的赵云 — 揭开被罗贯中神话了的面纱

有人觉得,赵云仍然不愧是“忠义之人”,但是事实上呢?大家都被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欺骗太多了。演义不过是小说,加上罗贯中个人主观意识的偏颇,造就了现在这个虚假的“赵云”,而现实中的赵云,不仅谈不上忠义,甚至是个小人,原因如下:

很多人认为赵云忠心,其实不然,此人先是袁绍辖下之人。后投靠公孙瓒,公孙瓒失势又弃之,最后才投靠刘备。

  1. 磐河救公孙瓒假的
  2. 七进七出假的
  3. 背刺高览假的
  4. 数次保主过江东假的
  5. 智取桂阳假的
  6. 力斩五将假的
  7. 安席斩二将假的
  8. 七星坛接孔明假
  9. 一生未尝一败假的
  10. 赵云枪挑麴义假的
  11. 杀死曹营五十员名将假的
  12. 秒杀东吴大将朱然假的

综观《三国演义》赵云之壮举,也就救阿斗是史实,其他均为移花接木或虚构。

当然,也许你会说,这不过说明赵云并非小说中描写的那么完美,但是也称不上“无能”啊?那么下面的事实会说明一切:

赵云一生未杀一将,唯一一次指挥的战役是大败仗。

三国志赵云传,兵弱敌强,失利于箕谷。

同样三国志,还说了,箕谷不戒之失,此臣用人不明,体恤多暗。

这兵弱敌强难道一定指兵少,如果兵少敌多,还能搞出不戒之失?人少的还疏忽戒备,可能吗?

《水经注》亮与兄谨书云:“前赵子龙退军,烧坏赤崖以北阁道……顷大水暴出,赤崖以南桥阁悉坏。时赵子龙与邓伯苗一戍赤崖屯田,一戍赤崖口,但得缘崖与伯苗相闻而已。 ”

这疑兵的军队一路防守,一路种田,被偷袭奇怪吗?

怎么样,看了上述的历史,心目中那个被罗贯中神话了的赵云形象,破灭了吗?

一流武将?其实批赵也容易,只要抓住他什么也不是,不够重量级,就可万事大吉了。赵寿命很长,传记却很短,一生中没做过什么影响时局的大事,别说指挥大军团作战,小规模战役中发挥主动都没有过,唯一一次箕谷退兵算露了回脸,无奈还有个邓芝抢了一半功劳。历史上的赵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武将,因资格老对刘备又忠心才封了个杂号将军,若说在蜀还能矬子里拨将军的话,放倒魏或吴根本不值得一提。陈寿称关羽张飞为大将,只将赵云评价灌婴、滕公一类的人物,蜀臣杨戏所作“汉季辅臣赞“一文中只把他和杨叔至并列。网上流行戏称赵云为“禁卫大队长”,因他开始当刘备的“主骑”,后来又执掌“内事”,可见他的能力与地位如何了。

德才兼备?德可以勉强谈得上,但是小德而非大德。辞田宅是全节,辞婚是保身。不体恤士卒的张飞还曾有过义释严颜、举贤荐能之举,而赵云之德却只限于保全自己的名节操守上,不过恪尽职守,处事谨慎而已,是明哲保身之德而非治国立世之德。至于才那就更谈不上了。从来没有担当大任,他的才体现在哪里?不过谨小慎微,总为首长的安危牵肠挂肚罢了!

智勇双全?勇一点不错,但不过只是匹夫之勇。至于智,他何曾对蜀的战略规划提出有价值的建议。只有一次,谏刘备伐吴时说了几句话“国贼是曹操,非孙权也,且先灭魏,则吴自服,操身中毙,子丕篡盗,当国众心,早图关中,居河谓上流以讨凶逆,关东义士必裹粮策马以迎王师,不应置魏先与吴战,兵势交,不得率解也。”谏得就非常不聪明:刘备这么一个大政治家,和赵云不是一个档次的人,他知道而荆州的地理位置又何等重要,也知道“居河谓上流以讨凶逆”谈何容易,对此刘备生前未敢尝试,诸葛亮到死都没实现这个目标。摆出“居河谓上流以讨凶逆”只能起到反作用。如果真想劝刘备放弃伐吴,不如跟他讲利害关系,告诉他进易退难,一旦兵败的后果不堪设想,而赵云却用自己明显拙劣而外行的战略分析,岂能劝住这方面比他高明多得多的刘备?可见他智略不足,此次劝谏更是有心无力。

身无败绩?其实在三国志中,如果想找正式记载中没有败绩的将领,(如不算统帅失误在内,)我随便翻了翻书,发现武将列传百分之八十都无败绩,而且越是“虎士”型越没有参与决策的就越没有败绩。所以这种所谓的身无败绩根本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外表问题。虽说谈论古人的外表很无聊,可正是因为演义里把赵大队长写成作风正派的帅哥,广大妇女儿童才迷信他的,所以有必要把问题说清楚。史籍只说他“姿颜雄伟”并不能说明是三只眼还是四只眼,刘备既然让他掌“内事”,应该是看着放心的,再加上他性情又“严重”,又长期负责首长的安全保卫工作,想来应该是个面部肌肉紧张的人。

长坡坂救斗。有人据此说赵云是蜀第一功臣,因为“没有赵云就没有后主”。如果用这种逻辑推算的话,那甘夫人才是蜀国第一功臣,没有她后主根本生不出来。呵呵,还有人分析未必后主是赵大队长从乱军中救出来的。

总是,历史上的赵云和演义里的赵云相差太远,实不值得某些人如此顶礼膜拜。

一部《三国演义》教了很多人,也害了很多人,因为很多人偏偏不把它当小说读,而是当历史读。KOEI的《三国志》系列,虽然标榜为“志”,其实基本还是以演义为蓝本,这从人物参数上面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日本“龙”曾经做过一本《三国正史》,那才是真正还历史以本来面目。

还是让我们在游戏外,利用文字来还历史一个本来面目吧。要了解真实的三国历史,就必须去读陈寿的《三国志》,再配合以裴松之搜集各地逸文为之做的疏,以及《后汉书》和《晋书》这两部正史的部分篇章。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从民间文学一直到小说《三国演义》,对历史上的人物做了很大幅度的加工和修改,使得部分英雄变恶贼、恶贼变贤臣,庸人化天才、天才化白痴。将演义和正史对照来读,真能吓你一大跟头。

评曰

关羽、张飞皆称万人之敌,为世虎臣。羽报效曹公,飞义释严颜,并有国士之风。然羽刚而自矜,飞暴而无恩,以短取败,理数之常也。马超阻戎负勇,以覆其族,惜哉!能因穷致泰,不犹愈乎!黄忠、赵云强挚壮猛,并作爪牙,其灌、滕之徒欤?

1 Comment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