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多梦,初中校长柯玉明,高中老师陈明光,竟然组合到一个梦境,似乎是陈老师出现在柯氏全家福的右侧边缘,实在不明白这个梦昭示什么。依稀记得柯校长写的一手好字,贴在校园的那幅《花枝俏》: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万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带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

帝王气势彰显,相对陆游的“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另一番天地。

第二个有印象的梦,是原上海编辑部的同事,逐一登场,谭益,常威,杨杰,韩蔚,赵锋,还有小萍,这是我初到上海时编辑部的主要阵容,希望我没有写错他们的名字。感谢他们对初来乍到的我给予了照顾。

我还记得我和韩、杨合作做了一个专题,评测某品牌游戏方向盘,分别从游戏、电脑和汽车编辑的视角,谈试玩极品飞车的体验。但我不擅长游戏,当时更不会写作,所以我这一块儿内容,是最单薄的,承蒙他们抬爱,专题中也署上了我的名字。

那个时候,我们都很单纯啊,这也是我昨夜梦见他们的原因吧?世道变化的节奏,超越了我的想象。


宋代陆游的《卜算子·咏梅》,不能完整背诵,以下抄自古诗文网: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