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明天会好

这几天荒废了网志的书写,情绪很低落。

也有好的消息,比如周日检测的血小板,已经上升到95,周三查看C13结果,我已经没有感染了。

同时我也感受到深深的危机,比我年轻的同事,他们朝气蓬勃,灵活高效,我手里攥的那点资本,可能很快就捉襟见肘。更可怕的是,我们看不到公司的希望,像春秋怀念大同一样,我也一直认为梅马庄的时代,才是公司最好的岁月。可尽管如此,我们总部的兄弟,还妄谈先进和优越。一家科技企业,销售和技术,面对困难,如果不能同舟共济,而是各自感觉良好,相互责难的话,离灭亡可能也就不远了。

也没有好好的读书,周一听完了《李祥年的爱情故事》,一个真实的人,他对艺术的热爱,他带着欲望的爱情,他作为一个男人的担当,他走投无路的行窃,母子情断,一幕一幕,没有丝毫的造作。但我不能认同他和俞淑敏最后的疯狂,其实,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见已非昨天。这让我想起了土家野夫《大伯的革命与爱情》,那是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结局。

我也在断断续续的听易中天的中华史,读张中行的散文集,看阮一峰的博客,并由此认识了伟大的历史学家高华。


5月10日补充:

广告过滤主要影响真实广告,这个在广告发布系统中可以查询 trace0 的量,占整体比例很小,可找一个具体广告ID查询。

腾讯管家的总安装量没有太大参考意义,这本是一个官方数据,不足为信,且过滤广告要手工打开广告屏蔽功能,这个更难以拿到确切的数据,因为普通用户安装腾讯管家的首要目标不会是过滤广告,而是为了“系统安全”。

如此层层剥皮之后,真实被腾讯管家杀掉广告的用户不会很多。

但因为我们的广告发布方式和用户对广告的反感,屏蔽广告的,不只是腾讯管家,事实上所有广告杀手、安全软件,都可能屏蔽广告,这个时间已经有好多年。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