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鸟朝凤

影片的后半部分,就比较压抑了。我一边看一边忍不住流泪。坐我边上的是一位男生,陪着他女朋友一起看,他女朋友也一直流泪,他一直拉着女朋友的手,给她力量。而我一个人坐在影院里,仿佛就我一个人一般,一边看,一边拿着纸巾擦着眼泪。

我流泪不仅仅是因为感动,而是不忍。看着焦三爷为了吹《百鸟朝凤》,血从唢呐中流出,还要让天鸣继续吹,自己击鼓。我看着天鸣,那么善良,信守着自己的承诺,一个人苦撑着游家班,甚至养活不了自己,更别说娶媳妇;我看着焦三爷直到生命的最后,还要卖掉老牛,给天鸣置办新家伙;我看着天鸣一个人在焦三爷的新坟前吹着唢呐。焦三爷一生给多少人吹过唢呐,而自己的白事,却连四台都凑不齐……

其实,消逝的又何止是唢呐呢?历史的潮水滚滚向前,个人的力量在历史的洪流中是多么地微不足道。谁都无法阻挡历史的洪流,谁也无法扭转历史的风向。消失的又何止是唢呐?焦三爷的妻子,也就是天鸣的师娘,除了下地干活,就是在家织布,电影中出现好几个她织布的镜头。现在谁又还会在家织布?麦子成熟,焦三爷和妻子下地割麦,天鸣和蓝玉也跟着下地割麦,而现在手工割麦的也很少了吧,取而代之的是机械化设备;在影片中,不管是天鸣,蓝玉还是焦三爷,回家,出活都是走路,在烈日下走在黄土地上,赶着去出活,而现在,即使没有汽车代步,也有电瓶车,自行车……

想起木心的《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可是,时代的洪流终究会改变一些原有的东西,红白事不请唢呐,而请洋乐队,吹唢呐已经无法养活自己,养活家人了。

手艺人,在传承传统文化的过程中,不应该悲惨到无法养活自己,养活家人,让家人生活在贫困中。作为手艺人,他们是应该继续坚守还是放弃?这也是影片带给我们的思考。

那种哀伤和无力感,深深刺痛了观众。我们现在看的是他们被时代裹挟着,挣扎着,也许,未来我们也会如此。时代一直在前进,机器人越来越能干,未来,又有多少职位会被机器代替,我们也许也会无力地挣扎吧?


签约作者 弘丹 2016.05.17 13:08

写了535936字,被7220人关注,获得了19893个喜欢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