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边沟记事读书笔记(三)

Reading Journal No. 2
Title:夹边沟记事 Review:豆瓣
Author:杨显惠 Nationality:中国大陆
Publisher:花城出版社 Original language:中文
First Edtion:2008-09 Year:不详
Medium:Audio Book + Kindle Awards:中国的《古拉格群岛》
Chapter:自由的嘉峪关 一号病房 Date read:5/24 5/25 午 2小时

Notes:

相对之前的一章,这两个故事要逊色很多。但其中很多片段,直接披露了当时的政治,这在之前的章节中,是不多见的。

另外有一个细节,为了防止病号在晚上死去,队长组织大家深夜谈话,又穿插了《贼骨头》里的一个镜头,非常精彩。

Quotes:

自由的嘉峪关

Snip One:

陈毓明知道他是解手,趁机对张家骥说,老张,你那里还有钱吗?张家骥问,做啥?陈毓明说,快去,快去买几个烧饼去,再买上半斤酱肉夹上,烧饼夹肉。张家骥说,没钱了。陈毓明急得说,好我的张老弟,你就买几个去吧,我求你了。

袁队长解完手,绕着土墩转了一圈,看着晒在土墩西边的大粪说,这是你们拾下的粪?陈毓明忙说是是,袁队长,你进窑洞嘛,外边太热。这时候右派们都出来迎接袁队长,都说进窑洞。袁队长就进了窑洞。他站在窑洞里打量了一下又说,嗯,这就是你们住的窑洞?陈毓明说是是是。但是他立即又说,你们把褥子铺好些嘛,你们看,把个铺搞得像狗窝!

陈毓明回答,拾粪才回来,乏了,躺一会儿。袁队长,你还没吃饭吧?

徐敬宣正在做饭,袁队长说,你们也没吃饭吗?

陈毓明说,没吃,才做。你跟我们一起吃吧。坐下,你坐下等一会儿,饭就熟了。

袁队长坐到铺上之后就问拾粪的情况,陈毓明汇报。一会儿饭熟了,是一锅糜子面糊糊。陈毓明给袁队长端上一碗,紧接着他把夹肉烧饼拿过来放在一张纸上。袁队长喝了一口糊糊,咬一口烧饼嚼着,说,伙食不错嘛。

陈毓明嘿嘿地笑着说,这是张家骥家里寄来的钱买的。

Snip Two:

袁队长说,算了算了,就这样吧。谅他们也不敢跑!一个是当下县长的,一个是省委书记的侄子。

最后,袁队长说他:以后一星期给他们送一趟粮食。粮食少了不容易起歪心。

Snip Three:

女人说,你打算埋到哪儿去?

陈毓明朝西边扭了一下脸说,我往那头走,那里是一片沙滩;埋到那边你看行吗?

女人点头。陈毓明一手抱孩子一手扶扁担下了马路,往西走。西马路很长,但马路边的房子并不多,不一会儿就走完了。这时他站住回头看了一眼,那女人还在人行道上站着。

那个孩子,他把他埋在西边的沙滩上了。他理解那个女人悲痛的心情。所以用粪杈子挖了个五六十厘米的坑把孩子放进去。他也说不清楚出于一种什么心情,放进去之后又拿出来,解开小棉被看了看孩子的脸,然后又重新包好埋了。

他把沙子又填回坑里,还堆起了一个小小的坟堆。他知道,那女人今后不会来这儿找这个孩子的,起个坟堆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他想这终究是一条生命,一个人,不是一只死狗死猫,就给他堆个坟吧。将来有人经过这儿,或者城市将来向外发展延伸盖房子或者建工厂的时候,叫人们注意,这里有个小人。

他回到窑洞后把五十元钱(安葬费)拿出来,叫张家骥去买议价粮。这样,他们度过了断粮的日子。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对他们讲,那个娃娃圆圆的脸很白,白得如同石灰。

很多年以后,他都记得那个娃娃的脸。

一号病房

Snip One:

陈毓明沉默一下又说,张老师,你上过两个大学?

张继信回答,两个大学。我先上的是西北师院,就是兰州十里店的那个大学,学的历史。上完西北师院又考的北京大学,在北京大学先上的中文系,中文系毕业又上英语系,光是大学就念了十年。

念了十年大学!

听见陈毓明惊奇的声音,张继信慢慢地扭过脸来了,说,十年,我念了十年大学,十年大学念了个冷棒。

陈毓明怔了一下说,冷棒?

他知道,在甘肃方言里冷棒就是傻瓜。

张继信说,念了十年大学,最后成了右派。不是冷棒是什么?

陈毓明静一下又问,你是怎么定成右派的?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学过历史,到北大后学中文,又学英文。我是旧社会念下书的,工作了几年,全国解放了。旧社会我也经过了,新社会我也过了几年。我在心里把旧社会和新社会比较,还是新社会好。共产党讲的是为大众服务,真心要把个旧中国变变样子,把地主、资本家都打倒了,劳动人民当家做主,要建设一个新中国。所以我心里也非常受鼓舞,觉得共产党好,比国民党好,毛主席也比蒋介石英明,我就敬仰共产党,敬仰毛主席。所以在整风当中心里想啥嘴里就讲啥。我说了,共产党为啥要提无产阶级专政嘛,这不是太狭隘了吗?应该提全民专政,国家是全民的嘛。这是其一。后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我又说,提点意见有什么不好嘛,怎么往阶级斗争上拉?这是其二。其三是《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该批判》发表,我又提了一条意见:不是叫民主党派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吗,怎么又批判起民主党派来了,这是谁整谁的风?结果我就成了极右分子了。唉,我成为右派分子真是活该呀!念了十年大学,古人说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虽然没读上万卷书,但五千本书是读过了,对中国的历史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不管封建王朝还是民国,历朝历代都是谁打天下谁坐天下,胜者为王,唯我独尊。我却鬼迷心窍,给毛主席提意见,给共产党提意见……你说我不是冷棒是什么?是个冷透了的冷棒!

Snip Two:

天天夜里说话,病号们都有点烦了,坐起来之后谁都不愿说话,有些人又歪倒打起鼾来。陈毓明忙得叫起这个顾不上那个,挺犯愁。他大声地喊,喂,你们打起些精神来好不好,都说话呀,谁带头说!有人说,你就带个头嘛,你找个话题,大家不就跟着说了吗?他思考了一下,朝着张继信说,喂,张老师,那天早晨,我说太阳升起来了,叫大家起床,你说太阳不是我们的。你那句话是《日出》里的台词吧?

张继信闭着眼睛坐着,听见陈毓明问他,睁开眼睛说,你提这事做啥?

陈毓明说,你一说那句话,我就知道你看过《日出》。你说你看过没有?

张继信回答看过。

陈毓明又说,我是上中学的时候看过那部话剧的。看了话剧,我当时内心里震撼特别大。曹禺把那个社会的黑暗写出来了。演陈白露的演员演得也好……

张继信说,你换个话题不行吗?

陈毓明说,哎。怎么啦?

张继信说,咳,那是揭露旧社会黑暗的……你不怕叫人给领导反映你是影射新社会?

嗳嗳,《日出》是进步话剧嘛。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是进步话剧,可现在说出来就不妥当了。还是换个话题吧。

陈毓明觉得张继信的话不无道理,便说好好好,换个话题。

Snip Three:

陈毓明忙着制止,说,算了算了,不谈这个话题了,换一个,换一个。我听人讲,兰州七里河区人委的一个人,他偷了一张羊皮,在火上把毛燎光了,羊皮烤成硬片片了,掰着吃。他把硬片片给了另外的一个人吃,那人吃着又香又脆,就说了:将来回到兰州,我请你吃顿悦宾楼的烤鸭。悦宾楼的烤鸭你们吃过没有?

有人说吃过,有人说没吃过。吃过的说,悦宾楼的烤鸭在兰州是最好的,是用梨木烤的,脆嫩不说,还有一股梨木的清香味。但有人反对,说,什么烤鸭不烤鸭的,我就觉得五花肉炖的红烧肉最香。你们说对不对?说来说去,大家都同意他的观点,都认为红烧肉不管什么时候吃都香,又香又便宜。

注:吃羊皮的情节,出现在《贼骨头》中,主角是俞兆远。悦宾楼为百年老店,地址: 城关区酒泉路279号(近武都路),电话: 0931-8476961,人均消费:103元。

大众点评:

悦宾楼座落在武都路和酒泉路的东南角,地理位置好,是兰州久负盛名的老字号京菜馆,餐饮名店!一楼开设的外卖窗口,品种多,味道好,经常排队!店里有扣肘子,糖醋里脊,烧三鲜,葱烧海参,北京烤鸭等名菜,更是色香味俱佳,是食客的必点!酒店经营面积大,更是老兰州人办婚宴,过寿,做满月等宴请的钟爱!

我想起了牛街的聚宝源。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