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是对野蛮的改造

似乎从小学起,老师就教育我们说:讲文明,懂礼貌。

所有的国史,都会浓墨重彩的描写中华文明,准确的说,是古代中华文明。

我在武汉读书的时候,似乎有一门课叫《当代世界政治与经济》,老师是一位挺有风度的知识女性,讲课适值美国911事件,她给我们推荐了一本书,应该很多人都听说过,甚至读过,《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作者塞缪尔·亨廷顿。正是从这本书开始,我走上了只买书不读书的不归路……

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包含“文明”字眼的横幅或标语。

然而,可能很少有人仔细的思考,究竟什么是文明。

易中天先生在北大的演讲,部分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民国初年,大概在1912—1913年之间,四川广汉地区不太平,因为当时有一条交通枢纽,一个重要的交通干道叫川陕大道,从四川到陕西。这是商旅非常多非常繁忙的一条大道。但是在广汉路段出现了土匪,开始是小股的土匪,然后土匪越来越多,土匪拦路打劫,使得商人和行人感到生命和财产没有安全,惹不起,咱们躲得起。商旅们开始绕道而行,川陕大道就冷落下来。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土匪没有了经济收入。于是从来互补往来的各股土匪召开了经济工作联席会议,会议做出了一个决定,组成土匪联盟,分段承包川陕大道广汉段,广汉的土匪张麻子承包一段,李麻子承包一段,王麻子承包一段,赵麻子承包一段,分段承包,统一收费,比如一条盐收五毛,背包袱的收一块,如果赶车的可以计价。无论这个行人和商旅从哪个路段进入川陕大道广汉段,那么收了过路费的土匪要开一张收据,凭这张收据,商旅可以在广汉段任何土匪的路段畅行无阻。其他土匪第一不得重复收费,第二不得改变收费价格,第三必须提供保护。如果做不到这三条,商旅可以向土匪经济工作联席会议投诉。然后由其他的土匪来整治这个不守规矩的土匪。

这是一个互利双赢的方案,我们知道民国初年兵荒马乱,所有人都没有安全感,你交五毛钱,你雇了保镖了。而土匪们第一不用担风险,第二有了固定的经济收入,皆大欢喜。川陕公路修复了往日的繁荣。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的是什么呢?是文明来自野蛮。文明是对野蛮的改造。当年土匪栏路抢劫,这叫野蛮。现在分段承包,合理定价,童叟无欺,统一收费,这叫文明。文明就是客客气气地收你的钱。为什么过桥米线比较贵,因为收了过桥费。文明就是收费。

这其实是我们人类历史的一个缩影,因为我们人类无论世界上哪个民族,在原始时代都是土匪,我们是土匪的后代,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起源》这本书里讲了这样一段话,恩格斯说“他们是野蛮人,对于他们来说,从事掠夺是比从事创造性劳动更体面,而且收入更高的事情。”所以原始时代我们都是土匪,但是土匪们最后发现这种野蛮的行径其实是对自己是不利的。相反通过利人来利己,才是可持续发展的。于是他们放下屠刀,拿起算盘,变成了企业家和银行家。企业家和银行家就是从良的土匪。没做得了企业家和银行家的到各大院校和管理学院教MBA。所以文明就是对野蛮的否定和改造。那么人类为什么要对野蛮进行否定和改造呢?很简单,为了更好的生存和发展。这就是文明的意志。

文:易中天 2013年05月16日《文明的意志与中华的位置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