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积是一种病

在尘世中,我目睹了,比冥间还要多的,迷失的灵魂:他们胸前沉甸甸的重量佝偻了身躯。狂暴地嘶吼着,他们把身前的重物抛向别人,然而踟蹰片刻后,又把东西收了回来。

一个声音质问道:“你们因何囤积物品?”
另一个声音回答:“你们因何挥霍浪费?”……

囤积和挥霍耗尽了他们的生机,留下的只剩幽灵般的挣扎。

他们的痛楚,已无需我多言。

—— 但丁《神曲·地狱篇》

囤积是一种病》的开篇引诗,竟然出自《神曲》,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我想在喜马拉雅上找到有声读物,搜索的结果竟然全是《思念是一种病》。是啊,大部分的人,都更关注风花雪月,这也的确是值得的话题(可听齐秦原唱的同名歌曲)。

我希望我能读完这部《囤积是一种病》,如能更进一步读完《神曲》,那就三生有幸了。

我囤积了两个版本的神曲:

  • 上海译文出版社 朱维基 译本
  • 译林出版社 黄文捷 译本

老一辈翻译家 田德望 的本子,和其它外国名著一样,是无法超越的经典:

田德望译完《神曲》最后一部,不久便辞世了,可谓心愿已了。而在译竣之前,老人不良于行,只好进城让女儿照顾,还是不辍笔耕。孙凤城教授说老先生一辈子就为了译《神曲》,功夫不是一般人可比。而当时人文社该书的编辑说老先生的这种精神让他们肃然起敬,非把该书出好不可。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