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音艺术家方明

今天室内温度36,午休起来,浑身无力,毛毛趴在瓷砖上似乎也没睡着。不得已打开空调,一边吃中饭,一边听青音往年的节目,是对播音艺术家方明的采访。

方明老师初中毕业之后,学习无线电技术,两年之后机缘巧合走上播音之路,受制于文化水平,最初也是困难重重,但他在工作中刻苦学习,把每一篇稿件都当作教材,吃透背后的知识,终成一代大师。

方老师在2006年检查出胃癌(多年胃溃疡患者),手术前夜,他给前来做自己思想工作的医生朗诵了将军诗人周涛的作品:《对衰老的回答》,十年之后再次听到,内心仍然深受触动,新诗的又一精品。希望在我衰老的那一天,我也能问心无愧的朗诵这首诗。

播音和相声一样,是语言的艺术,背后凝聚着艺术家的艰辛,经历了无数知识和技巧的磨练,绝非只是一副好嗓子。

附注:

1. 格律诗

近体诗(唐宋)格律的产生,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占主流的观点,认为产生于南北朝时期的永明体,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近体诗格律来源于佛经翻译文学里的偈颂体式,梅祖麟、梅维恒两位教授在《梅祖麟语言学论文集》498-509页有详细的论述。易中天先生在《中华史》亦持后一种观点。

2. 对衰老的回答

孩子们不会想到老,
当然新鲜的生命连死亡也不会相信。
青年人也没工夫去想老,
炽烈的火焰不可能理解灰烬。
但是,总有一天衰老和死亡的磁场,
会收走人间的每一颗铁钉!
我想到自己的衰老了,
因为年龄的吃水线已使我颤栗、吃惊;
甚至于在梦中都能感到,
生命的船正渐渐下沉;
“但是别怕!”我安慰自己,
人生就是攀登,
走上去,不过是宁静的雪峰。
死亡也许不是穿黑袍的骷髅,
它应该和诞生一样神圣;
我也设想了自己的老境——
深秋叶落的梧桐,
风沙半掩的荒村;
心的夕阳,
沉在岁月的黄昏,
稀疏的白草在多皱的崖顶飘动;
颤抖滞涩的手笔,
深奥莫测的花镜,
借一缕冬日罕见的阳光
翻晒人生的全部历程。
“累吗?”我想问自己,
回首往事,最高的幸福应该是心灵的难以平静。
我很平凡,不可能活得无愧无悔,
我很普通,也不敢奢望猎取功名。
我宁肯做一匹消耗殆尽的骆驼
倒毙于没有终点的途中;
我甘愿是一匹竭力驰骋的奔马
失蹄于不可攀缘的险峰。
让我生命的船在风暴降临的海面浮沉吧,
让我肺腑的歌褒贬毁誉中永生;
我愿接受命运之神的一切馈赠,
只拒绝一样:平庸。
我不要世俗的幸福,
却甘愿在艰难曲折中寻觅真金,
即使我衰老了,我也是骄傲的:
瞧吧,这才是真正好汉的一生!
白发如银,那是智慧结晶;
牙齿脱落,那是尝遍艰辛。
我将依然豪迈,依然乐观,
只是思想变得大海般深沉。
命运哪!你岂能改变得了我的本性?
我会说:“我生活过了,思索过了,
用整整的一生做了小小的耕耘。”
我愿身躯成为枯萎的野草,
却不愿在脂肪的包围中无病呻吟;
我愿头颅成为滚动的车轮,而决不在私欲的阵地上固守花荫;
我愿手臂成为前进的路标,也决不在历史的长途上阻挡后人;
这才是老人的美啊——
美得庄严,美得凝重。
岁月刻下的每一笔皱纹,
都是耐人寻味的人生辙印,
这才是我的履历,我的碑文,
才是我意志的考场,才能的准称。
而且,越是接近死亡,
就越是对人间爱的深沉;
哪怕躯壳已如斑驳的古庙,
而灵魂犹似铜铸的巨钟!
生活的每一次撞击,
都会发出浑厚悠远的声音。
假如有一天,
我被后人挤出这人间世界,那么,
高山是我的坟茔,
河流是我的笑声,
在人类高尚者的丰碑上,
一定会找见我的姓名!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