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电

6月24日,周五,下班感觉很累了,我直接在20楼按了电梯,想着19层停一下,打卡回家,但电梯里有两位同事,说起了亚马逊CPS流量劫持的事,就把打卡的事儿忘记了,一直走到五路居,才想起来,调头回来也不方便,我想干脆在庄胜崇光买完东西再回来打卡吧,那个时候也不堵。

十点左右,我回到了中关村,把车停在中海广场,仰望王克桢楼,18-20层,灯火通明,我想,这是真的有人在加班呢,还是大家下班的时候,没人关灯?

电梯到18层,进到办公区,一个人也没有,除了冷气和灯光。19层,也是这样,最后来到自己所在的20层,还是没有人在。

诺大的三层办公室,显得如此的寂寞,空旷。我无法自制的回忆起我们年轻的时候,即使晚上十一点,依然有人挑灯夜战,不在乎汗湿衣襟,蚊虫扑面,那是一种精神,哪怕最后的结局证明当初的付出并不值得,也是自己生命的一笔重彩。我喜欢这份工作,我愿意付出自己的时间,这和老板无关。

现在,人都走了,灯光未灭,严重的浪费更是让人心痛。我关了20楼的灯,转身打卡回去了。上车之前,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只有18和19层,还亮着灯,北大的教学楼和科研室,都没有这种情况。

第二周,公司开始强制断电了,看来行政部和管理处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是,不分线路的切电,冰箱,饮水机,打印机,服务器,全都非法关机,这个代价也是不轻,我听到了财务部同事的抱怨,于是我找到王工,希望晚上只切断灯光和空调,插座就不要断了。

现实的情况是:当初装修的时候,没有分开线路,一断俱断。

我问,那现在能改造吗?答复,改线的工程非常大。但我认为,同事没有关灯的意识,造成能源浪费固然可恨,但不分皂白一刀断电,也是不负责任的。工程再大,也要想办法完成,除非比浪费的代价还大,装修的时候,没有考虑周全,现在要承担相应的后果。而且,在没有妥善解决线路问题之前,不应该武断的切电。

几经周折,最后终于完成了线路分割,晚上定点关灯,关闭中央空调,但会议室的小空调,就无法照顾了,不过这已经是最好的方案了。

可能有人疑惑,下班之后随手关灯,有这么难吗?

或许你我都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但在我们的公司,执行起来确实困难重重。很多员工,都不知道电灯开关在哪里,有的即使知道了,忘记也是一种习惯。我也问过行政部,能请物业帮忙关灯吗?答案是,有协商过,但是无效果,整个楼就一到两位保安值班,巡查的时间是固定的,只要当时还有一位员工在岗,他就不能关灯,何况,他们也不是每天都巡查,电梯门口的记录,有应付之嫌。负责的保安会对加班的员工说,你下班之后,记得关灯,或者你走的时候,到中控室,通知我们关灯,但大部分的员工,都是直接走了,保安也很无奈。我说,没有待遇的激励,空口让他们检查灯光,执行力自然不会好,我们可以做一个分析,把每个月因为不关灯造成的浪费预估一下,抽出百分之十,作为奖金发给物业工作人员,会不会好一些呢?但这实在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而且,我们无法对没有节约观念的员工进行经济处罚,因为没有相应的法规支持。

不纠结了,分开线路,晚上只需要一位值班人员,定点拉闸,就好了。人这种动物,实在是太复杂了。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