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

我听完了聂梅、孙达演播的《红与黑》,这是一部了不起的著作,我想我会经常忆起于连的故事。小的时候,我其实并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浪漫主义,什么是现实主义,读完雨果和司汤达,就明白了。

我删除了Good Reader 里的《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开始听家常读书丁也禾朗读的玛格丽特·杜拉斯《情人》,王道乾,上海译文。原著,翻译,朗读,三绝。

然而听书终究不能像看书那样专注,而且戴耳机时间长了,耳机也痛,我从亚马逊买了中英法三版的《情人》,订购了Kindle Oasis,并将三年前购买的Kindle Paperwhite恢复了出场设置。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