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木匠和两个徒弟

两个徒弟拜师老木匠门下。

第一天,老木匠把两个徒弟叫来,指着屋前那个大坑说:“从今天起,你们俩挑上木桶,到东村担水,把这个坑添满!”

挑了半个月,两徒弟累得肩膀蜕了几层皮,终于把大坑填满了。

片刻都没停下,老木匠领着两个徒弟上了山,指着一大片野草丛生的土地说:“从今天起,你们俩把这块土地开垦出来!”

等老木匠下了山,两个徒弟开始对话了。

二徒弟问:“这个是什么师傅?是教挑水的还是教垦荒种地的?”

大徒弟回答:“师傅叫做的事,我们照办就是了。”

二徒弟又问:“关键是我们做了这些事,对我们学木工到底有什么用?”

大徒弟说:“到有用的时候总是有用的。”

两个徒弟没有再说话,埋头苦干了起来。

垦荒了半个月,一块平整整的土地就出来了,而两徒弟的手掌磨得水泡挤着水泡。大徒弟踩着脚下的土地,一脸的坚毅;二徒弟站在大石头上,噘着嘴,望着远方,一脸茫然。

老木匠把两个徒弟叫到跟前,交给他们一包高粱种子,说:“把这包种子种在那块刚开垦的土地上,用你们从东村担来的水浇灌!”

大徒弟接过那包高梁种子,挑着水上山了;二徒弟沉默不语,走入卧室,收拾好行囊,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木匠站在阳光里,捋着花白的胡子,灿烂地笑着。

山上那片高粱地一年年的变绿,又一年年的变红。

五年之后,山上那片高粱地又红遍了。大徒弟早已学会了老木匠的全部手艺,成了当地着名的木匠,老木匠誉满乡邻。同时,二徒弟也从远方带着名目繁多的木匠工艺回来了,做出了令老木匠都赞不绝口的精美木器。老木匠、大徒弟都不得不承认,二徒弟的技艺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地任何一个木匠。

乡人问起当年的事,老木匠说:“两个徒弟都是学木工的好材料,但大徒弟刚毅、坚韧,思维比较传统,我就把手艺交给了他;二徒弟机灵、脑子活,容易接受新事物,我就把他逼走了。”

有人把话转到二徒弟耳里,二徒弟撇着嘴说:“我是个耐性有限的人,当年的事情像把匕首刺着我的心,由于不甘心,我就诚恳地拜遍各地名师。心里有个坚强的信念,那就是一定要做出空前的绝活,不拜老木匠为师同样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木匠。终于,我学成了!现在真的不知道,我是应该感激他,还是该记恨他!”

有人又把二徒弟的话传到老木匠那里。老木匠站在阳光里,捋着白花花的胡子,微笑着,微笑着……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