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性

豆瓣上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人的动物性是可以克服的吗?

人类在自己的发展中始终为两大动物性所迷惑,即:性的需要和地位意识。性的随意性我们用法律克服了。那么我们对于地位意识需要用什么方式予以克服?

这些年我们很少看电视,偶尔开机,看得最多的节目,除了高清电影,就是关于非洲野生动物生活的纪实录像了,原谅我没有记住节目的名字,可能是《荒野非洲》或者《自然传奇》之类。现在回忆起来,所谓的两个动物性,不无道理:永远忘不了公河马为了争当头领而进行的惨烈的战斗,那折弯的獠牙,让我在万里之外的荧幕之前,都感觉疼痛难当。

回复很多,也可以参与思考,结合最近读的书,简单的说下自己的想法,其实内在的克服,中国人在两千年前就指明了方法:修身。这里重点说演进。

性的需要在进入文明时代之后,可能升华为爱的渴求。当然某些动物之间,也有忠贞的爱情,甚至让人类感到羞愧。但无可否认,也是人类把这种感情发挥到极致,上至天子,下到草民,都可能爱过,怀疑过,心死过,问世间情为何物。

地位意识,在现代社会,演化为对尊重的访求。不论出身,不分人种,不别男女,都希望自己得到应有的尊重,在不同的关系范围,夫妻,父母和子女,同事,上级和下级,其它任何关系,都是相类的,这种尊重不以平等为目标,只要应平衡。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