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

昨天终于完成了阿里云ECS的反向代理设置,ConfluenceResinnginx 可以通过二级域名共用服务器的80端口,分担知识库、JSP/Servlets & PHP 程序,和静态文档的伺服功能。虽然心中还有一些困惑,为何不能再用Confluence默认的8090端口启动应用,感觉是再也回不去了,但总体还是开心的。

Oracle Java 已经更新到JDK 8 Update 112,我多年的心愿,通读Java文档,因为各种拖延,至今没有开始,在浏览 util.zip 的文档时,发现 ZLIB Compressed Data Format Specification version 3.3,txt 格式的文档,排版精美,因我性格固有的原因,禁不住感慨,早年的外国程序先贤,其敬业的精神,工匠的气质,是我们当代开发者无可比拟的。

没有想到,我年轻的同事颇不以为然,那是因为当年根本没有Word、Markdown等好用的工具,时至今日,他们也不会再用txt写文档了。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思维上的一个严重缺陷,因为头脑长期被读书、音乐等领域的经典标准所绑架,固执的认为经过时间的筛选仍得以流传的东西,才配享我们的膜拜,殊不知在互联网时代,技术一日千里,即使拼命追逐前沿科技,因为个体精力所限,仍然有被甩出赛道的可能。拥抱变化,分享新技术的红利,才是有希望的出路。

而在文化领域,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但终归要向前看,“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1

今天冬至,这是一个温暖的节日,摘录的几首古诗:

References
  1. 据传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所言,但至今没有找到确切的出处。
    英文版,Fyodor Mikhailovich Dostoevsky: There is only one thing that I dread: not to be worthy of my sufferings.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