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套

今天晚上九点才到家,开门,放好书包和京东订购的何中堂画毡,才发现手套只剩左手的那只了,感觉脑袋里“叮”了一下,这双李宁的手套,陪我至少五个冬天了。首先进驻头脑的念头,是郑念《上海生死劫》开篇第一句话:

那逝去的,是再也回不来了,却是难以忘怀的。

其实一只手套而已,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但在这个时节,走失的感觉真的不好。于是我转身出门,沿着原路折回公司,期待奇迹再次发生。下天桥电梯的时候,似乎感觉到左边有人打招呼,但失魂落魄的我,走出五步之后,才回头,看到好像是莫莉在向我招手,真是抱歉。最后一直走到工位,也没有发现手套的影子,在刺骨的寒风中怏怏而归。

我把剩下这一只,放进洗衣机,计划洗净之后,小心的收藏起来。关于过去的模糊的记忆,渐渐的清晰。

李宁,黑色,购于中友百货,具体年月无考。做工很好,舒适暖和。也是因为害怕丢掉,如果天气不是太冷,一般不戴。之前落下过一次,在26号院,打水回来的路上,但很快发现,回去找到了。自那以后,就更加小心的照应。

用料足,很厚实,除了保暖,我也经常戴着它给猫梳理毛发,因为她脾气不好,如果不戴防护工具,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给你的手上增加几道抓痕。我时常笑言,如果每抓一次,就去医院打狂犬疫苗,那得找一个专职医生常年跟随。

2013年夏天,为了锻炼上身力量,我买了一对Shake哑铃,但发现空手训练,手掌可能会红肿,当时尚不知道有专门的健身手套,也是戴上这对李宁,感觉还不错。

然而现在,它真的再也找不回来了。为什么会有人捡,落单的手套呢?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