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年

文:顾绍松,罗山高中同学

年结束了,收收心加油干……

伴随着堵车和一碗米线,热热闹闹的新年结束了,其实已经开始工作了,只是觉得十五没过心没收回似的,再没有理由和借口去懒惰了……

今年过年依然在信阳老家度过的,老家现在已经没几家人了,基本都是留守的儿童和老人,随着新农村建设一部分搬走了,一部分年轻人外出务工。可能过年的缘故比平时人还多点,听爷爷说要是在平时半天碰不到一个人。老家环境比郑州好,至少回来这几天雾霾没那么严重,新农村建设盖的房子也挺好。水泥路也代替了以前的土路;但现在也开始污染了,最明显的感觉原来家门口的池塘水清澈见底,快过年时,爸爸总会请人捞鱼,现在呢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里面尽是垃圾。村后的淮河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因为沙场的老板滥采滥挖,河道更改,植被破坏严重,不知道还能抽多久,政府为啥不管。

大年三十转眼就到了,叔叔带着堂兄弟及侄子侄女都回来了,每年这一天一大家20多口人聚的最齐的一天,七个小孩一起跑前跑后,好不热闹,几个兄弟开着玩笑,端着浆糊,开始贴春联,吃了午饭开始,村子里鞭炮声开始响起了,原来是迁走的人回来给老屋贴对联放炮烧纸祭祖了。忽然看见坐在院子里的爷爷奶奶,心中也感概万千,他们马上九十岁的人,1948年结的婚,吵吵闹闹,相濡以沫走过七十年了。贴完对联,拜上祭祀的供品,开始每年的祭祖,烧纸,许愿,(从小到大每年爷爷都领着我们做完这一程序),弄完这些就开始放鞭炮,还好今年农村还让放炮,不然真的一点年味也没有了。祭祀之后就是一家人围在一起吃年夜饭了,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虽然摆了一桌子菜,没有了小时候那种吃的兴趣。吃完饭收拾收拾,坐着开始给朋友同学发微信拜年,偶尔也回几个短信,抢了几个红包,陪爸爸聊会天,汇报一下2016的情况,简单的展望一下2017。紧接着春节晚会开始了,也没多大兴趣看,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看完了,基本穿梭在几个群里发红包抢红包,记得从小村里人多的时候,大人们吃完年夜饭就开始出去打牌了,现在村里人少了,基本各在各家了。

初一一大早就喊儿子起床了,领着他给爷爷奶奶拜年,说着祝福的话,红包到手,我们小时候给长辈拜年是要磕头的。然后领着他给左邻右舍的邻居拜年,走了一圈回来吃饺子了。现在小孩不大放炮了,就是炮也简单,对地上一扔就响了。我从小拜年去别人家吃的不要一律要炮。一群孩子走着放着,噼噼啪啪好不热闹。把炮放在瓶子里,一响瓶子绷得老高。插在牛粪上,炸的多远都是。对了今年儿子看见了村里唯一的一头小牛,兴奋了老半天,又是喂草又是摆POS合影的。吃完饺子开着车去邻村本家的转转,拜年算结束了。不像以前都靠双腿,大人小孩一大群一走基本就是一天,现在想想也不知道那时候咋不怕累,现在咋这懒。

从初二就开始走人家(串亲戚)了,基本上都是上午串亲戚晚上同学,朋友聚会(大部分都是一年一见)大家见面互相取笑,埋汰,打牌,喝酒吃饭。以前走亲戚依据我们这的习俗不管去谁家都是一大桌菜,以肉为主。现在人们确实注重健康了,虽然菜还不少,荤素搭配挺好了。不过现在吃饭都一次性的碗筷,吃完饭一扔就齐了。其实这些看着或许时髦,但也污染环境。

疯疯傻傻几天又该返回郑州了,带着父母的不舍和对家乡的眷恋,来到这个现在还没融入的城市开始我另一种生活……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