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论二编 制度和朋友圈

凤凰历史刊载了吴思先生《潜规则》杂编的《造化的报应》,与你所料,评论里骂声一片,都在谴责这个万恶的制度。其实我想啊,先不说在政治经济领域,单纯的就在技术这方天地,有多少西方的优秀制度,到中我们中国,就被玩坏了,中国人太“聪明”了,也难免落下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下场。东西方在制度上的差距,这个毋庸置疑,但更多的还是公民意识和契约精神没能深入人心,这些内在的东西不发展,制度是框不住的。只求自己以后多内省,事情出了问题,多找人的原因,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是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也送给我自己。

简书君有不少的文章,在讨论为何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发朋友圈,如何优雅的关闭朋友圈。说下自己的感受,我也很少发朋友圈,原因有二,很多伤痛其实不可再撩开衣襟给人看,我只需要一个人静静地呆着;我对身边的人有了更多的敬畏,在我没有遇见更好的书,经历更深刻的事,无法做出有质量的输出,我是不敢发朋友圈的。微博就不同了,可靠的树洞。另外,其实也没有必要刻意的关闭朋友圈,有兴致了,翻看一下他人的状态,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能大概判断,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