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我不怀疑很多音乐的确是在描绘一个设定的场景,音乐也有其内在的乐理,但是时空跨越千年万里,每一个欣赏音乐的人,都会发现和自己内心共鸣而产生的新的美。青音说过,理查德·克莱德曼的名曲《秋日的私语》,每一次我听到它,脑海中都会浮现出白雪飘飘的画面,她错了吗?一千个哈姆雷特而已。

音乐的听觉的艺术,我们只需要静下心来,用耳朵听,用心灵去感悟。虽然味觉和视觉没有绝对的鸿沟,但多数情况下,我不会用赤橙黄绿去描绘酸甜苦辣。所以,我太认同周海宏教授的观点:用文学化和美术化的方式欣赏音乐,这是一个误区。两年千之后的今天,我们也不再盲从毛诗正义,坚信先贤的每一个字,都微言大义。

古曲《夕阳箫鼓》亦名《浔阳曲》,改编为管弦乐曲,直接易名《春江花月夜》。横山菁児为《三国志》谱写的配乐,应用于1995年《神雕侠侣》毫无违和感。

老师:为什么作者描写的窗帘是蓝色的?

学生:因为窗帘是蓝色的。

老师:错!蓝色的窗帘具有愁绪的意味,表达作者当时困郁的心境……(省略100字)

作家: 我那窗帘真TMD是蓝色的!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