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盘

昨天下午七点不到,电脑再次死机,超负荷运载这么多年,可能它真的到了该退下的时候了。打开机箱,灰尘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多,拆下风扇和内存,尽我所能的清理了一下,给它最后一点尊严。

我已经记不得具体是哪一年装的这台机,可能是2008年,或者稍晚一些,最初的系统还是Windows XP,2011年前后,新加了一块硬盘,安装 Windows 7,学习 Linux 的时候,用 Wubi 安装过 Ubuntu,后来硬盘空间再次告警,又挂载了第三块500G的硬盘,最终,它成了一台三系统三硬盘的老马,痛苦的支撑时日。

其实两年以前,我就已经预感到它会突然崩溃,就新申请了一台备机,现在,该是换场的时候了。除了三块硬盘,我也没有太多的牵挂,惭愧的是,我试图将旧硬盘挂到另外一台前同事留下的机器上时,因为记忆模糊操作失误,破坏了引导区,最终那一台电脑现在也无法启动了。从运维同事的工作区,我才知道还有这样一种非常安全方便的工具:奥睿USB3.0 移动硬盘底座,某东价¥88元,那我所有的数据,都不会丢失了。

起意整理硬盘文件,不知常立志多少次了,但一直没有成效,感觉自己进了一间堆积成山的旧屋子,无从下手,现在好了,意外的故障,令到我直接进入上帝视角,删除文件,整理目录,格式分区,我想不会再有心理负担了。有时候感觉,这可能也是人生的困局。

硬盘底座本质上就是开放式的移动硬盘盒,不禁让我想起移动硬盘的历史,不是科技史,只是与我有关的故事:

2005年前后,上海的一位游戏网同事,曾非常自豪的带着他的一块移动硬盘到公司,给他们拷贝他收藏的动漫,那是一台纯手工打造的设备,IDE接口线,电源线,铁皮盒子,3.5寸硬盘,一一清晰可见,感觉碰一下都会散架,但毕竟它也实现了移动;

2006年,我在一位编辑的引导下,去徐家汇的太平洋数码一期,找人DIY了一块2.5寸的移动硬盘,AVC 铝制硬盘盒,加装一块2.5寸的笔记本硬盘,普通的USB线,容易100G,外观漂亮,携带方便,我非常喜欢,陪伴了我好多年,2013年,我把它送给了一位朋友,不知道现在它有没有被善待,至少我心中有愧;

2009年,我买了一台 1TB 的3.5寸西部数据移动硬盘,那个时候,轻巧的笔记本移动硬盘应该也很成熟了,不知道我为何还是选了这个庞然大物,带外接电源,更要命的是,可能有一段时间,我还背着它上下班,也曾带着它出差广州。现在拆开来看,就是2005移动硬盘的精装版,贴上了西部数据的牌子;

2012年到2013年前,我先后买了三块西数的伪便携式移动硬盘,Elements 和 Passport,用来备份我的资料,现在依然有售,甚至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都出现了同款;

2016年,西单 Apple Store 零售店,我买了一块 希捷 Backup Plus for Mac,2TB,做工精美,价格也不菲;

2017年,我又买进 希捷 Backup Plus for Win,5TB,印证了一个道理,硬盘空间和住房一样,永远都不够。

当这些硬盘一块一块的从我的脑海中走过,强烈的危机感再一次袭上心头,12年来,硬件和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而我这个人呢?

我这囤积的毛病,虽然现在有所好转,但其实是无法根治了,会折磨我一生,那也不纠结了,我会慢慢的消化这海量的资料,举世皆谈大数据,无意间,我了拥有自己的大数据,希望它们能像我买的书一样,在我离开这外世界之前,都有妥善的安置。

1 Comment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我一度以为,如果这几块硬盘突然坏了,我的世界将因此陷入无边的黑暗,但时至今日,我在新的平台上工作,挂载旧硬盘的次数,不超过三回,也没有感觉异常。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