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开元之治人口几何

唐朝自武德初至天宝末,其户口与人口比隋朝低,有可能因为法令不行,户口时常有隐漏不报,所以史书记载为虚数,其比实际数据尚少。

根据《旧唐书》记载,唐武德元年有一百八十万户;唐武德七年有二百一十九万户,唐贞观十三年三百零四万户,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三百六十万户,唐高宗永徽三年有三百八十万户,据《通典》卷七《食货》载,到唐玄宗天宝十三载(754年),全国有9069154户,52880488人。按照史料的记载唐代100年后才恢复并超过隋朝极盛时的水平

当时全国有十五道,秦岭淮河以北有人口3000万。人口最多的是河南、河北两道及淮北地区,这些地区合计人口接近2000万。首都京兆府长安人口达到196万,东都河南府洛阳则有118万人口。隋唐大运河沿岸的交通枢纽城市魏州也有人口110万。河东道人口达372万;关内道有150万;陇右道人口最少,仅53万。南方各道中,江南东道人口最多,有661万。其次为剑南道,有409万,其中成都府人口就有92万。江南西道人口亦有372万,淮南道227万,岭南道116万。人口位居全国之末的是黔中道,仅16万。

安史之乱时,北方社会生产遭受毁坏,北方人口或南迁,或死亡,安史之乱结束后根据史载的户口数只是安史之乱前的三分之一,此后的唐朝户口一蹶不振,估计唐朝中期的户口在四五百万户之间。全国人口分布格局因此发生重大变化。唐初华北占全国人口75%,华南25%的格局到唐亡时,全国人口分布格局为南北各50%。南方各地吸引的各地北方移民,而河北清河郡人口竟从安史之乱前的80万锐减到10万。唐朝后期的藩镇割据以及黄巢之乱,人口南迁避难更加严重。安史之乱一直到唐末是为中国人口史的第二波大幅南迁潮。从此南方在经济文化各方面都全面超越北方。五代十国时期,南方九国中除了吴和吴越两国统治者是南方本地人,南汉是早期移民后裔外,其他六国统治者都是唐末北方移民。

根据《通典 卷七‧食货典》、《文献通考 卷十·户口考一》与《旧唐书》。唐朝自武德初至天宝末,其户口与人口比隋朝低,有可能因为法令不行,户口时常有隐漏不报,所以会比实际数据尚少。本表仅用于观察人口变化的状况。

隋世祖大业五年(609年),8907546户,46019956人,此为隋朝户口最多时期,大体上达到了五个世纪以前东汉中期的户口数。

唐太宗贞观十三年(639年),3041871户,12351681人。

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648年),3,600000户。

唐玄宗天宝十三年(754年),9,069154户,52880488人,唐朝人口超过隋朝极盛时的水平。

唐玄宗天宝十四年(755年),8914790户,52919390人,此为唐朝人口最高的一年,同年发生安史之乱。

唐肃宗乾元三年(760年),2933134户,16990386人。

参考资料,来自百度贴吧:

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九月,下令“括天下户口”,令“浮游无籍”的农民回归。七年(624年)颁布均田制,使流民与土地结合起来。

《通典卷食货志》记载,高宗显庆二年(657年)十月,中书令杜正伦奏:“大业所有八百余万户,末年离乱,至武德有二百余万户”。

《新唐书》则云称:“贞观初(628年),户不及三百万”。

《唐会要卷八十四》记载,唐高宗“永徽三年(652年)七月。户部尚书高履行奏。计户三百八十万。”

《册府元龟》记载,“显庆二年十月,中书令杜正伦奏至武德有二百馀万户……太宗贞观中户不满三百万……高宗永徽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户部尚书高履行奏去年进户一十五万……大业中户八百七十万今户三百八十五万。”

学者据《旧唐书·地理志》计算,唐武德元年(618年)有一百八十万户;武德五年(622年)户口二百一十九万,唐武德七年(622年)有二百一十九万户;唐太宗贞观二年(628年)有户二百九十万;贞观十三年(639年)各道户口数三百零四万户;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648年)三百六十万户。

大体武德、贞观的人口增长都在百八十万的样子。但是唐太宗又“开四夷为州县者一百二十余万口”,这么一算贞观二十多年中原人口不升反降?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