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

今天借北大经验管学院的一名学生的证件,在邱德拔体育馆办了一经游泳卡

然而事情的真相是,下班后去踩点,我自己都进不了场馆。

但其实当我通过曲曲折折的楼梯,走过那很长很长的通道,看着前面两个非常年轻的北大学生一路欢快的交流学游泳的技法时,我都想退回来了,我觉得这里不属于我,我偷了北大的东西一样。

虽然我现在的学问和人品,不一定输给所有的北大学生,毕竟我年长他们那么多,这十年也没放弃努力,但是在北大的校园里,我还是没有自信。当然出了校门另讲。

去年夏天,我不是想体验一把北大的学生食堂吗,找康经理给我弄了一张饭卡,但是在余额用尽之前,我就没再去了,因为我看到很多新闻曾报道学生抗议校外人员占用食堂资源,我就感觉我吃饭的时候,左脸上刺了一个”校“字,右脸刺了一个”外“字。

我心理上授受不了这种偷别人家资源的感觉,过不了这道坎儿,但我也不指责其他人进去吃饭,只是各有各的自我约束,我甚至还羡慕那些心理素质好的人,像我们有个同事去健身馆锻炼,他说自己从来不刷卡,就刷脸,所以我估计虽然已经不能再续卡了,他还可以自然的出入很久。

另外我也恨北大,至少可以对社会提供价格高一些的健身资源嘛,北大的运转,可能也有我们缴纳的一部分税款。

而在我小时候,一有机会就偷偷打开我爸那个上锁的抽屉,不偷钱,因为其实也没有多少钱可以偷,但是会把玩里的面小东西,而且很多东西都被我玩丢了,玩坏了……

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玻璃的注射器,当时也不懂空气压强原理,但是发现一个现象很好玩儿,注射器的活塞芯杆拉到针筒刻度的一半,然后用手指堵死前端的小孔,这时再拉动活塞,松手,活塞会回到原来的刻度,就是这种小游戏我能玩一个小时……终于有一次,我并没有先拉开一段空间,也就是针筒里没有多少空气,直接堵住小孔,拉开,松手,一声清脆的玻璃响,注射器碎掉了……我赶紧锁上抽屉,装做这件事儿和我无关。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特别爱翻抽屉,我甚至还有邻居午睡的时候,溜进他的房间,看他抽屉里是不是像我爸一样,也收藏了很多小东西……这个已经是犯罪了。好在我懂事以后,没有再偷过东西。

小时候其实心思很坏,我相信人性本恶,人心惟危,后来读书读傻了,就是不愿意伸手拿不属于我的东西。

Got Something To Sa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2006-2017.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