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大学

梧桐

2013年11月20日的知乎日报,做得非常好:《法国梧桐,既不法国也不梧桐》。

我的家乡属于淮河水系,多山地,植被茂盛,诸如树,就有枫,柳(杨柳,冲天柳),桐(泡桐、油桐),栗(板栗,麻栗),茶(油茶,绿茶),杉(刺杉,落叶杉),松,槐,柏,桂,栀,桃,李、杏、梨,樱和银杏,还有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树,统称灌木。近年来,从外地引进的树种,像桔子,枇杷,也能开花结果,但产量一般。回忆让人倍感温暖,也会让人心生惆怅。

几天前写华工校园,提到朱九思校长当年大量栽植“法国梧桐”,今天才知这是一个误解,且在国内这种误解特别普遍,庆幸我还没有把“鳳栖梧”和“悬铃木”直接联系起来。补习一下关于梧桐的知识,在我们的家乡并没有这个树种。以后有机会,我会把前面列举的树木,一一引荐。

Continue Reading

为什么要读书 上

谚曰:“积财千万,不如薄伎在身。”伎之易习而可贵者,无过读书也。世人不问愚智,皆欲识人之多,见事之广,而不肯读书,是犹求饱而懒营馔,欲暖而惰裁衣也。

– 颜氏家训·勉学第八

似乎和爱情一样,讨论了几千年的问题,我只说自己的切身感受。

我出生于鄂豫交界的乡村,山穷,水不恶,祖上世代务农,读书,是我进入城市,增长见识的唯一出路。当然,最初的19年,我主读的是教科书。还能记得起名字的闲书:

  • [小学] 薛家将
  • [小学] 封神演义
  • [小学] 安徒生童话
  • [高中] 万历十五年
  • [高中] 傲慢与偏见
  • [高中] 镜花缘

Continue Reading

2016年09月22日 14:30

终于在网易云音乐上,找到了128KBS的容畅的《七月》,大学时代美好的回忆,没有与之相关的人,就是纯粹的单曲循环这首歌。

除了《七月》,应该还有另外一首歌,但是,我已经记不起名字了……

千千静听

千千静听5.7.9,最后一个无 bdaucommon.dll(百度客户端自动更新共享库)的版本。

我不会唱歌,但音乐伴随我16年,几乎没有离过开。

从爱华随身听,到索尼磁带机,索尼HD MP3,iPod Touch,索尼 M10,还有一直身携带的手机,都是至爱的音乐播放器。我记在上海的时候,还专门买过一部摩托罗拉E398,主打音乐播放。

电脑上的音乐播放器,大学时代是Winamp,经典的2.8.1,现在还收藏着。初到上海,同事推荐了千千静听,于是统治我的桌面直到现在。但是千千静听从5.7.9之后,就被百度强行侵入,直到最后被百度收购,改名换姓,淡出视野。然而还是很多人怀念天天静听,那是一个时代的记忆,有网友专门搜集整理了全部的天天静听版本,分享在360云盘(懂),我也转存了。昨天把公司电脑里的千千退回到5.7.9,并打包带回家里,解压至 Surface Pro 的 Windows 10,可用(直接安装已经不能兼容)。千千除了干净的声音,还有以下我觉得出色的功能:

Continue Reading

文明是对野蛮的改造

似乎从小学起,老师就教育我们说:讲文明,懂礼貌。

所有的国史,都会浓墨重彩的描写中华文明,准确的说,是古代中华文明。

我在武汉读书的时候,似乎有一门课叫《当代世界政治与经济》,老师是一位挺有风度的知识女性,讲课适值美国911事件,她给我们推荐了一本书,应该很多人都听说过,甚至读过,《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作者塞缪尔·亨廷顿。正是从这本书开始,我走上了只买书不读书的不归路……

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包含“文明”字眼的横幅或标语。

然而,可能很少有人仔细的思考,究竟什么是文明。

易中天先生在北大的演讲,部分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Continue Reading

梦学

最近一年梦多,而印象最深的梦,莫过于上学,因为它总是以不同的时空和主题,反复的出现。

然而大多数的梦,都是在醒的刹那刻骨铭心,但经过一天的忙碌,又消逝于无形,难怪佛家教诲如梦幻泡影

《梦的解析》这部书,在我购买Kindle的初期,就已经下载,而且不止一个版本,但是直到今天还没有正式阅读。但我坚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今天是我36岁生日,而昨晚关于上学的梦,持续到凌晨六点,我也得已在准备早餐的间隙,记下梦的要点,在某些方面,它们能还原我的思想,美丑俱在。

和之前动辄梦见考试,心急如焚不同,昨天的主题是悠闲的大学生活,只是人物略有错位。除我之外,主角是高中的雷春,和大学的辛明,但被共同置入华工的校园。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