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北京

2017年终总结

拖延了很久,也怀着极着复杂的心情,开始对过去一年的总结。

我经常说,不志于成为文学家,写作就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只要自己想清楚了,自然可以写得清楚。2017年,正是我对人生,对工作,想得最多,也最深的一年,因为我的前半生,还从未有一年,像2017一样,经历了如此的变局。

年末一直在听《晓松奇谈》,在讲朝鲜半岛的某一节,说毛主席出访苏联,见到斯大林的第一句话,竟是“我是长期受打击排挤的人,有话无处说”,并且落下眼泪。1

Continue Reading

2018年01月25日 10:50

今天给我的微信公众号添加了自定义菜单,为WordPress、MediaWiki、Confluence添加了入口,也对2018年的写作寄托了期望。

其实我也在思考,过去的2017,我要做一篇公开的年终总结吗?我敢写吗?命运的无常,人生的起伏,我个人所能掌控的,又何其渺小!

无论如何,生活还要继续,而且要加倍的努力,未来会更辛苦,活着,谁都不易。

瓷器

作为日用品的瓷器,中国当代还是很不错的。工业用瓷,我们前些前肯定是比不过日本,做管理的,可能都知道京瓷和稻盛和夫,在作为艺术品的高端瓷器,我们比不过德国和英国,我们的艺术本来也拼不过啊。

文明之光是2014年出版,现在又过了三年,工业用瓷我们国家也赶上来了。但是高端陶瓷的品牌,我们还是跟不上。这也难怪,就像中国的手机和彩电,已经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但是这些品牌哪怕在国内,都没能得到深度认同。

我在当代和赛特见过德国的瓷器,怎么讲呢,确实是好,虽然有些艺术特质看不懂,但是那价格也是真的买不起。家乐福卖的普通日用瓷器,不只是便宜,那质地和花纹,看着也亲切啊。

社会学

经济学和物理学都是反直觉的。社会学却有一种魔力,哪怕是错误的认知,也能从思想上牢牢的影响一个人,甚至禁锢人的一生。

曾经我也想看一看社会学的书,不过那是一时冲动,苦苦思考不出解决办法,就像一个穷途末路的人很可能皈依宗教一样。

之前我也不感兴趣的,觉得社会学太虚,大学时有个同学从社会学系转过来,我还想,竟然还真有人报社会学系。后来又觉得这可能是认识人性处理关系的一个方法,今年四月买了一本很厚的社会学的书,又下载了列维-施特劳斯的代表作,但其实一本也没有看过,看着那本书躺在书架上,这个妄念也就治愈了。我书架上堆的那么多书,90%都是没有看过的,于我他们都是药丸。我看过的书,还是以电子版为主,通过 kindle 或者音频听的。

Continue Reading

第一性

人与人之间脑力的差别,可能大到我们无法想象有程度,他们凭一人之力不必借助险要的关口,一样万夫莫开。作为普通人,尽量思考问题的本源,去发现并解决工作、生活和思想上的一个一个具体问题,就是成功了。

第一性,原认知,这些概念非常火,在编程领域,也有一个词叫元编程,Meta Programming,以 Ruby 语言作为示范,其实我看得一知半解。

文章很长,印象最深的还是开头的那个段子,然后头脑中始终闪现冰山一角的那个图。总之多动脑,勤练手,脑在手前,别整虚的,就是最好的日常。

原文:第一性原理作为以小博大的大杀器,马斯克总语焉不详,这次撂透了

Continue Reading

读书杂思

书呆子,是没有读通书,又不会做事的人。真正厉害的人,没有一个不是每天读书的,而且能把一本书读厚,当然,必要的时候,也能挤干书中的水分,把一本书读薄。《追风筝的人》,除了告诉你做人要忏悔,还告诉了你很多生活的道理,每一个人物的命运,他为什么成为那个样子,都是值得深思的,都是我们做人正面或者反面的老师。而你如果只记得:那里有你重新找回好人的路,就太肤浅了。

查理·芒格说:“我这辈子遇到的聪明人,没有一个不是每天读书的”。

为什么大部分的书都写惩恶扬善?

不是单纯的教育我们要做个好人,根本是因为这个世界恶太多了。书中的人物用一生悲惨的命运(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好书都是悲剧)告诉你做人的道理,你学不到手,他们就枉死了,对不起作家的良心。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