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小学

往事

好像我从小就对吃零食兴致不高,唯一无法抵挡的零食是葵花籽。条件确实太苦,和城里的孩子差距太大了,我小时候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点好的。

好像小学三年级时,蚕豆传到我们那里,一袋卖五毛,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从爸爸口袋里偷五毛钱。

有一次我妈不知哪里弄到一袋鸡蛋糕,舍不得吃,锁进抽屉里,等她想起来时已经发霉了,她可伤心了,那表情和身影我现在还有印象。我妈好像还试吃了一口,可能实在没法吃,就扔了。

Continue Reading

理发

今天早上背单词,一个叫 strop 的家伙引起了我的注意:

中译:滑车带;带索;环索;磨刀皮带;

英译:

  1. a piece of leather used for keeping the blade of a razor sharp
  2. a short rope or piece of leather tied in a way that forms a ring, used for lifting heavy things

Macmillan 词典显示非常用词,但是磨刀皮带这个解释,还是勾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剃头师傅在一条黑亮的皮带上打磨手中的剃刀,像一幅遥远的黑白GIF动画,浮现在脑海,为什么柔软的皮革可以克制坚硬的刃口?

Continue Reading

姥爷

和长辈聊天这个事,我特别记得小时候的一个情景。我亲姥爷姥姥过世的早,有一个叔伯姥爷一直在走动。

有一年春节,姥爷来我们家,那天我爸爸正好去了他自己的舅舅家拜年。吃过晚饭,我妈说,你去把你爸爸叫回来,就说姥爷来了,回来陪他说话。

我说妈,我陪我姥爷就不行了么?我妈说,你一个小孩子,能陪老人说几句话?

于是我就到隔壁村子里叫我爸回来。果然,当年35岁左右的爸爸,在火盆边陪姥爷能说话到半夜12点……

蜂蜜

才发现我公司放的蜂蜜不是麦卢卡,是当时买麦卢卡的时候,赠送的一瓶普通基维氏百花丛林蜜,似乎没有抗菌的功效。虽然也是新西兰产的。新西兰的蜜不是那种很腻的甜,一般有一种香草味或者淡淡的药味,很醇厚,没有水分。

说起来有些沮丧,蜂蜜加工的学问很大,我们家小时候有蜜蜂,我知道一点点:

1、割下来的带蜜蜂巢,直接捣碎,用纱布滤出来的蜜,是品质最好的,所谓生蜜,杂质仅限于蜂巢碎片,到冬天会结晶为乳白色,外观像冷冻的猪油一样,但农村土法,也不能保证这些蜜没有被污染;

2、经过一层过滤之后,碎裂的蜂巢,其实还残留了20%左右的蜜,二次加工的方法,是装进棉布袋水煮蒸馏,滔尽蜂巢残渣,尽量煮干水分,然后瓶装保存,这是熟蜜,口感要差很多,因为含水;

Continue Reading

梧桐

2013年11月20日的知乎日报,做得非常好:《法国梧桐,既不法国也不梧桐》。

我的家乡属于淮河水系,多山地,植被茂盛,诸如树,就有枫,柳(杨柳,冲天柳),桐(泡桐、油桐),栗(板栗,麻栗),茶(油茶,绿茶),杉(刺杉,落叶杉),松,槐,柏,桂,栀,桃,李、杏、梨,樱和银杏,还有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树,统称灌木。近年来,从外地引进的树种,像桔子,枇杷,也能开花结果,但产量一般。回忆让人倍感温暖,也会让人心生惆怅。

几天前写华工校园,提到朱九思校长当年大量栽植“法国梧桐”,今天才知这是一个误解,且在国内这种误解特别普遍,庆幸我还没有把“鳳栖梧”和“悬铃木”直接联系起来。补习一下关于梧桐的知识,在我们的家乡并没有这个树种。以后有机会,我会把前面列举的树木,一一引荐。

Continue Reading

为什么要读书 上

谚曰:“积财千万,不如薄伎在身。”伎之易习而可贵者,无过读书也。世人不问愚智,皆欲识人之多,见事之广,而不肯读书,是犹求饱而懒营馔,欲暖而惰裁衣也。

– 颜氏家训·勉学第八

似乎和爱情一样,讨论了几千年的问题,我只说自己的切身感受。

我出生于鄂豫交界的乡村,山穷,水不恶,祖上世代务农,读书,是我进入城市,增长见识的唯一出路。当然,最初的19年,我主读的是教科书。还能记得起名字的闲书:

  • [小学] 薛家将
  • [小学] 封神演义
  • [小学] 安徒生童话
  • [高中] 万历十五年
  • [高中] 傲慢与偏见
  • [高中] 镜花缘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7.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