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小学

2017年01月15日 18:18

小时候,大门口有一条稻田引水渠,流经一个猪圈,猪屎猪尿都排到水中。意外发现只这一段水域的泥鳅,个头特别大,当然颜色也深一些,它们已经习惯了污浊的生活,反而长得格外的健壮。但是,就算一个孩子,抓到这样的泥鳅,最后也都是扔掉了事。

这些年再回到老家,十里八乡的水田,再也没有任何泥鳅的踪迹。

怎么突然想起一句台词,哪吒对龙王三太子道:你原来是敖广之子,妄自尊大,如果惹恼了我,连你那老泥鳅都拿出来,把皮也剥了他的。

视频

距离我下决定学习移动开发,已经过去三天了。这三天有什么成就?我做了哪些切实有效的动作?

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我调整好了心态,广告,房子,这些之前堵在心口的负担,都被疏通了。虽未放下执念,但我内心清楚,单纯的想这些事没用,都说做互联网的终极信条是内容为王,但为一个伪程序员,无论如果,也要遵循技术为王,以后的日子,才有可能踏实。

移动开发,三大方向:

  • Wap
  • IOS
  • Android

Continue Reading

收音机的故事

我和收音机有三段情缘。

最初是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家连一把雨伞都没有,当然也不会有收音机,但是当时很多同学家里有,木质外壳的那种,体积不小,我就经常听他们在路上说,什么什么时间听什么台,指针指向8,有很好听的节目之类,我很羡慕,也很无奈。后来流行《封神榜》,我看了录像,也在邻居家里找到了书,书中有插图,我至今记得杨任的样子,眼眶里各长出一只手,很诡异。后来收音机中也开始播封神榜的评书了,我又凑到他们家去听,那是一台收录机,可以听广播,也可以放磁带,银色外观,很漂亮。印象深刻的一段,是燃灯道长暗助李靖打败哪吒,听完之后,匆匆跑去上学,估计还迟到了。

Continue Reading

真实的高句丽灭亡

按:这几天听书的进度有些快,不到一周的时间,已经听完了中华史的:

  • 隋唐定局
  • 禅宗兴起
  • 女皇帝武则天

在这段历史中,高句(gōu)丽(lí)多次登场,甚至是陏王朝覆灭的主因之一。今天查了一下相关的资料,摘抄如下,以后不要再以为高丽就是朝鲜的先祖了。

我读的第一部小说,《薛家将》,打的就是这个高句丽:)

Continue Reading

小学的体温

按:新浪微盘将于2016年6月30日关闭免费个人用户的存储服务,而我在其中还转存了不少有价值的资料,现在不能确认到时候我是否付费,只利用一些空闲时间,挂机下载文件,也担心因为流量过大,被公司的防火墙断开网络。

今天登录查看,过去三天一空下载了16G的图书,以扫描版见多,这家徒立锥的我,有极大的价值。随手翻开一本小学的书:认得几个字,读阿城先生的序言,写得很好,有情感,有内容,有思考,大家风范,于是从豆瓣中抄录文字如下。

张大春《认得几个字》序

一九九二年我在台北结识张大春,他总是突然问带他来的朋友,例如:民國某某年國军政战部某某主任之前的主任是谁?快说!或王安石北宋熙平某年有某诗,末一句是什么?他的这个朋友善饮,赤脸游目了一下,吟出末句,大春讪讪地笑,说嗯你可以!大春也会被这个朋友反问,答对了,就哈哈大笑;答不出,就说这个不算,再问再问。我这个作客人的,早已惊得魂飞魄散。

Continue Reading

幽梦影(二)

周二晚上做了一个好长的梦,竟然是请人造一杆中国传统的秤。梦中的细节,第二早上刚醒的时候,还依稀记得一些,到今天,已经忘却殆尽。第一次似乎是失败了,在灌注刻度的时候,把秤杆子弄折了,于是重头再来,但很奇怪,这杆秤竟然是龙头形的。

现在的城市,杆秤难得一见,在农村,大部分的称量工具,也是磅了。我的家里,应该还是两杆秤,三十多年的岁月,不知还准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帮助妈妈,用扁担穿进秤的绳环,抬起来称一箩筐大米的重量。所有的大人,都会告诫孩子,不要把秤扛在肩上,会长不高

天地之间有杆秤
那秤铊是老百姓
秤杆子呦挑呀挑江山
你就是那定盘的星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