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焚书

订顽 砭愚

By - Christen

柏杨

开始在喜马拉雅上听《中国人史纲》,早先夏寅生推荐,而在我听《重说中国近代史》的时候,系统也自动推荐了它。 最初我对柏杨先生有一些成见,第一次听说他的名字,是因为《丑陋的中国人》,几乎世人皆知,但我这个伪读书人至今也没有读过。后来,我知道了柏杨白话版的《资治通鉴》,虽然深佩他穷十年之精力,但我认为古文宜注不宜译,也不感兴趣。尔后柏杨先生为《德川家康》作序: 一千余万字的《德川家康》,每一行每一页,都充满谋略、诡诈、杀机,但也充满忠贞、效命,和崇高的统一全国的理念。中国有两部书可以和它相比,一是《资治通鉴》,一是《三国演义》。《资治通鉴》因一直被封闭在艰深的文言文中,影响不大;而《三国演义》上的人物,却深入民心,成为影响中国人性格最巨的书籍之一。

By - Christen

故乡的年

文:顾绍松,罗山高中同学 年结束了,收收心加油干…… 伴随着堵车和一碗米线,热热闹闹的新年结束了,其实已经开始工作了,只是觉得十五没过心没收回似的,再没有理由和借口去懒惰了…… 今年过年依然在信阳老家度过的,老家现在已经没几家人了,基本都是留守的儿童和老人,随着新农村建设一部分搬走了,一部分年轻人外出务工。可能过年的缘故比平时人还多点,听爷爷说要是在平时半天碰不到一个人。老家环境比郑州好,至少回来这几天雾霾没那么严重,新农村建设盖的房子也挺好。水泥路也代替了以前的土路;但现在也开始污染了,最明显的感觉原来家门口的池塘水清澈见底,快过年时,爸爸总会请人捞鱼,现在呢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里面尽是垃圾。村后的淮河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因为沙场的老板滥采滥挖,河道更改,植被破坏严重,不知道还能抽多久,政府为啥不管。

By - Christen

为什么要读书 上

谚曰:“积财千万,不如薄伎在身。”伎之易习而可贵者,无过读书也。世人不问愚智,皆欲识人之多,见事之广,而不肯读书,是犹求饱而懒营馔,欲暖而惰裁衣也。 — 颜氏家训·勉学第八 一 似乎和爱情一样,讨论了几千年的问题,我只说自己的切身感受。 我出生于鄂豫交界的乡村,山穷,水不恶,祖上世代务农,读书,是我进入城市,增长见识的唯一出路。当然,最初的19年,我主读的是教科书。还能记得起名字的闲书: [小学] 薛家将 [小学] 封神演义 [小学] 安徒生童话 [高中] 万历十五年 [高中] 傲慢与偏见 [高中] 镜花缘

By - Christen

收音机的故事

我和收音机有三段情缘。 最初是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家连一把雨伞都没有,当然也不会有收音机,但是当时很多同学家里有,木质外壳的那种,体积不小,我就经常听他们在路上说,什么什么时间听什么台,指针指向8,有很好听的节目之类,我很羡慕,也很无奈。后来流行《封神榜》,我看了录像,也在邻居家里找到了书,书中有插图,我至今记得杨任的样子,眼眶里各长出一只手,很诡异。后来收音机中也开始播封神榜的评书了,我又凑到他们家去听,那是一台收录机,可以听广播,也可以放磁带,银色外观,很漂亮。印象深刻的一段,是燃灯道长暗助李靖打败哪吒,听完之后,匆匆跑去上学,估计还迟到了。

By - Christen

曲终人散

忘了因为什么主题,我发现了钱起的这首应试名作,然后又自然想起春在堂的典故,因此整理在一起,早晚膜拜。 事有巧合,晚上偶遇十多年前名满全国的高考满分作文《赤兔之死》,回想自己当年不知所云的文字,感慨万千。 仰望高峰,才能更好的虚心前行。 试湘灵鼓瑟

By - Christen

飞利浦 AE3000

今日收到: 飞利浦(PHILIPS)AE3000/93 迷你数字调谐便携式立体声收音机 双天线 黑色 专注收音机和广播文化的博客:黄山博客 实物不及照片漂亮,拿在手中的感觉,也不够实沉,品控如德龙和凯伍德,相对进口的品牌要差很远。更要命的是,机身有轻度划痕,和两位网友的差评内容几乎完全一致:

By - Christen

昨天晚上多梦,初中校长柯玉明,高中老师陈明光,竟然组合到一个梦境,似乎是陈老师出现在柯氏全家福的右侧边缘,实在不明白这个梦昭示什么。依稀记得柯校长写的一手好字,贴在校园的那幅《花枝俏》: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万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带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 帝王气势彰显,相对陆游的“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另一番天地。

By - Christen

闪念之自学法语

最近在听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 我一直记不清高一语文老师的姓名,或许是陈明光,心甚惭愧,无论如何,他打开了我学习语文的新场面(不敢称局面),进入罗高之前,我的语文老师是罗琳,她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教师,但远不及陈的高度。 当时高一教材的第一篇课文,应该是李健吾的《雨中登泰山》,陈老师说到李是著名的戏剧学家,也是文学翻译家,译作就有《包法利夫人》,并极度推崇这部长篇小说,说是可以和《红楼梦》媲美的佳作。 当时我也没有读完《红楼梦》,而且估计也读不懂,哪怕只是语言层面的东西,遑论其思想意义。

By - Christen

罗高印象

这两天填写工作居住证申请信息,梳理自己单薄的教育经历,和单调的工作简历,才发觉多年以来这个世界没有负我,我本是北漂队伍中,再平凡不过的一粒微尘。这张所谓的绿卡,得之我幸,不得亦我命。我尽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剩下的交给上天来安排。 为了保证资料的准确性,多次搜索关于高中和大学的资料,那一段记忆,已经太模糊了。我的高中校长,是罗山高中第十二任校长,名陈国刚,隐约记得他的面容,但名字还是百度出来的,我总是将他和高一语文老师陈明光混淆。我想我应该写下这些名字,我害怕他们也被时间卷走: 高一数学老师:严功 高二英语老师:陈利民 高二数学老师:杨健 高二历史老师:申德晃 高二语文老师:郭绪贵 高三历史老师:沈军

By - Christen

周郑交质

记录古文观止,但不从第一篇开始,因为看过太多遍了。十几年前,我还给平儿讲过《郑伯克段于鄢》,十五岁的孩子,能说出: ……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真不是一般的人物。 周郑交质,是个有趣的故事,主角之一,也是庄公。 郑武公、庄公为平王卿士。王贰于虢,郑伯怨王。王曰:“无之。”故周郑交质。王子狐为质于郑,郑公子忽为质于周。 王崩,周人将畀虢公政。四月,郑祭足帅师取温之麦。秋,又取成周之禾。周郑交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