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高中

2016年03月15日 19:55

昨天晚上多梦,初中校长柯玉明,高中老师陈明光,竟然组合到一个梦境,似乎是陈老师出现在柯氏全家福的右侧边缘,实在不明白这个梦昭示什么。依稀记得柯校长写的一手好字,贴在校园的那幅《花枝俏》: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万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带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

帝王气势彰显,相对陆游的“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另一番天地。

Continue Reading

闪念之自学法语

最近在听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

我一直记不清高一语文老师的姓名,或许是陈明光,心甚惭愧,无论如何,他打开了我学习语文的新场面(不敢称局面),进入罗高之前,我的语文老师是罗琳,她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教师,但远不及陈的高度。

当时高一教材的第一篇课文,应该是李健吾的《雨中登泰山》,陈老师说到李是著名的戏剧学家,也是文学翻译家,译作就有《包法利夫人》,并极度推崇这部长篇小说,说是可以和《红楼梦》媲美的佳作。

当时我也没有读完《红楼梦》,而且估计也读不懂,哪怕只是语言层面的东西,遑论其思想意义。

Continue Reading

罗高印象

这两天填写工作居住证申请信息,梳理自己单薄的教育经历,和单调的工作简历,才发觉多年以来这个世界没有负我,我本是北漂队伍中,再平凡不过的一粒微尘。这张所谓的绿卡,得之我幸,不得亦我命。我尽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剩下的交给上天来安排。

为了保证资料的准确性,多次搜索关于高中和大学的资料,那一段记忆,已经太模糊了。我的高中校长,是罗山高中第十二任校长,名陈国刚,隐约记得他的面容,但名字还是百度出来的,我总是将他和高一语文老师陈明光混淆。我想我应该写下这些名字,我害怕他们也被时间卷走:

  • 高一数学老师:严功
  • 高二英语老师:陈利民
  • 高二数学老师:杨健
  • 高二历史老师:申德晃
  • 高二语文老师:郭绪贵
  • 高三历史老师:沈军

Continue Reading

周郑交质

记录古文观止,但不从第一篇开始,因为看过太多遍了。十几年前,我还给平儿讲过《郑伯克段于鄢》,十五岁的孩子,能说出:

……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真不是一般的人物。

周郑交质,是个有趣的故事,主角之一,也是庄公。

郑武公、庄公为平王卿士。王贰于虢,郑伯怨王。王曰:“无之。”故周郑交质。王子狐为质于郑,郑公子忽为质于周。

王崩,周人将畀虢公政。四月,郑祭足帅师取温之麦。秋,又取成周之禾。周郑交恶。

Continue Reading

三百首

早在高中第一年,我就买了《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但是唐诗一书只记得作者蘅塘退士,宋词作者上彊村民,第一首是宋微宗的词,以“裁剪冰绡”起,而元曲一书,连作者都忘记了。

我不能后悔当初没有好好读书,因为直到现在,读书虽然成为我的习惯,我仍然在学习读书的方法。这三本小册子,希望能用两年左右的时间读完,不要求全背,至少能全部理解。尔后再读《全唐诗》、《李太白全集》、《杜诗镜铨》等。

唐诗和宋词的选编,似乎没有太多的争议,元曲就比较复杂了,这里附上从百度百科中摘录的作者资料,以正源本。

Continue Reading

梦学

最近一年梦多,而印象最深的梦,莫过于上学,因为它总是以不同的时空和主题,反复的出现。

然而大多数的梦,都是在醒的刹那刻骨铭心,但经过一天的忙碌,又消逝于无形,难怪佛家教诲如梦幻泡影

《梦的解析》这部书,在我购买Kindle的初期,就已经下载,而且不止一个版本,但是直到今天还没有正式阅读。但我坚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今天是我36岁生日,而昨晚关于上学的梦,持续到凌晨六点,我也得已在准备早餐的间隙,记下梦的要点,在某些方面,它们能还原我的思想,美丑俱在。

和之前动辄梦见考试,心急如焚不同,昨天的主题是悠闲的大学生活,只是人物略有错位。除我之外,主角是高中的雷春,和大学的辛明,但被共同置入华工的校园。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