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5

反复阅读的书

周末的昌平之行,已经促使我反省自己的读书方向,今天整理出二十四史中的另外八部,自认还是有信心读好的。

精选编程书9本,以JavaScript为主,其它作为辅助。

  • Professional JavaScript for Web Developers
  • JavaScript the Definitive Guide
  • Programming Chrome Apps
  • Learning Node
  • HTML5 Pocket Reference
  • Programming PHP
  • Learning MySQL
  • Python Cookbook
  • The Ruby Programming Language

Continue Reading

周郑交质

记录古文观止,但不从第一篇开始,因为看过太多遍了。十几年前,我还给平儿讲过《郑伯克段于鄢》,十五岁的孩子,能说出:

……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真不是一般的人物。

周郑交质,是个有趣的故事,主角之一,也是庄公。

郑武公、庄公为平王卿士。王贰于虢,郑伯怨王。王曰:“无之。”故周郑交质。王子狐为质于郑,郑公子忽为质于周。

王崩,周人将畀虢公政。四月,郑祭足帅师取温之麦。秋,又取成周之禾。周郑交恶。

Continue Reading

欧阳修三事

早先曾立下宏愿,通读二十五史,直到今天,连史记也没有好好的读完。但也慢慢的摸索出一套读史的方法。

二十五史,亦有高下之分,余生当重点阅读以下几部:

  1. 史记
  2. 汉书
  3. 后汉书
  4. 三国志
  5. 晋书
  6. 隋书
  7. 新唐书
  8. 新五代史
  9. 明史

Continue Reading

轮扁斫轮

不可读死书

世之所贵道者,书也。书不过语,语有贵也。语之所贵者,意也,意有所随。意之所随者,不可以言传也,而世因贵言传书。世虽贵之,我犹不足贵也,为其贵非其贵也。故视而可见者,形与色也;听而可闻者,名与声也。悲夫!世人以形色名声为足以得彼之情,夫形色名声,果不足以得彼之情,则知者不言,言者不知,而世岂识之哉!

(齐)桓公读书于堂上,轮扁斫轮于堂下,释椎凿而上,问桓公曰:“敢问公之所读者何方邪?”公曰:“圣人之言也。”曰:“圣人在乎?”公曰:“已死矣。”曰:“然则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粕已夫!”桓公曰:“寡人读书,轮人安得议乎?有说则可,无说则死。”轮扁曰:“臣也,以臣之事观之。斫轮:徐则甘而不固,疾则苦而不入;不徐不疾,得之于手而应于心;口不能言,有数存焉于其问。臣不能以喻臣之子,臣之子亦不能受之臣于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斫轮。古之人与其不可传也,死矣。然则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粕已夫!”

– 庄子·天道

Continue Reading

老钢笔

永生727美工:笔尖漏水

英雄330美工:墨囊不牢

本来计划为它们写一篇日志,记述我如何战胜自己的心理疾病,坚持使用这有缺陷的产品,直到它们完全损坏。但是昨天晚上,我选择把它们直接扔进垃圾袋,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在内心做这种挣扎,备用的钢笔很多,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思考更有价值的事情。

这个病,从小学二年级在后园埋生字卡片的时候,已经患上,到今天将近三十年,治愈的可能性,太小了。

我似乎花了太多的时候,研究书法和文史,冷落了编程和管理,忘记后者才是生存的根基,否则,姑且不论品质生活,连买墨水和书本的钱,也无着落吧?

来子易学

来知德(1526~1604)明理学家。字矣鲜,别号瞿塘,明夔州府梁山县(今重庆梁平县)人。

嘉靖三十一年(1551)乡试中举人后,便“杜门谢客,穷研经史”。

穆宗隆庆四年(1570)起,主要精力用于研究《周易》。

神宗万历二十七年(1599),完成《易经集注》一书。

万历三十年(1602),经总督王象乾、巡抚郭子章推荐, 特授翰林院侍诏,以老疾辞,诏以所授官致仕,有司月给米三石终其身,终年八十岁。

其名、事在《明史》中有记载,是继孔子后,用象数结合义理注释《易经》取得巨大成就的惟独一人,故称夫子。

死后建来子嗣,皇帝御赐“崛起真儒”匾额,以褒其贤。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