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6

生病补记

20日晚,去人保变更车险回来的路上,点了一份麦当劳:

  • 那么大鸡排
  • 一对辣翅
  • 两个鸡块

本是一个盒子套餐,具体名字已忘。快吃完的时候,隐约感觉点多了,再吃下去可能会胃疼,但舍不得扔又不想带回公司,这可能就是以后痛楚的根源。

下班以后肚子胀痛,我休息近二十分钟才动向回家。地铁上人多,空气不好,南站下车之后,三次呕吐,回家即瘫倒在沙发上。

Continue Reading

转型中国

过去一个月,看了三期腾讯历史频道推出的专题《转型中国1864-1949》,也增长了不少见识:

  • 转型中国第01期:太平天国亡于内部意识形态路线斗争
  • 转型中国第02期:满族本位前提下改革没希望
  • 转型中国第03期:观念转型须等爸爸死掉

但对严肃的历史话题,我不敢再轻信一个娱乐网站的历史频道(恕我不敬),近现代史有很多专著,当别登他枝。

Continue Reading

2016年04月29日 15:52

早上读张中行散文精品集之人物卷(按:张先生散文以《负暄琐话》名,对比目录,北方文艺出版社则将其辑为人生、人物、生活三卷分别发行,我读的是Kindle版。)顾羡季一节,先生很推崇顾先生的禅学造诣,不想求仁得仁,中午在找论语资料时候,发现有一位百度网友分享了《顾随说禅》,精排文字版,必须拜读。

在此之前,我并不识顾先生大名,今日才知其一生教授中国古代文学,桃李满天下,很多弟子早已是享誉海内外的专家学者,叶嘉莹、周汝昌、史树青、邓云乡、郭预衡、颜一烟、黄宗江、吴小如、杨敏如、王双启等是其中的突出代表。

论语教辅

近期读小说,古文之学习久已荒废。上周末在家续听《古文观止》第九卷,所选一半为柳宗元文,似乎都可以听懂,之前的基础看来还在。柳氏在古文上的名气不如韩愈,但我个人以为,其文章格局远高于韩,怀国家,忧民生,养心性,述哲理,较之韩氏孜孜以求功名,更开后人眼界。

希望自己能够坚持,在2016年全年完成熟读《古文观止》的目标。

但听书不可太急,佩戴耳机久了,不仅对听力有损伤,更伤大脑。至今记得两年前听《安娜·卡列妮娜》至头痛的遭遇。条件许可,也多读Kindle,纸书更佳。

Continue Reading

2016年04月29日 09:51

腾讯网消息:记者从陈忠实家人处获悉,今晨7:40左右,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陈忠实,因病在西安西京医院去世,享年73岁。《白鹿原》是陈忠实成名著作,其他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集《乡村》、《到老白杨树背后去》等。

跋:我们习惯于将同样出身于陕北高原的路遥和陈忠实进行对比,《平凡的世界》代表我们的迷茫的青春,《白鹿原》则是成年之后对人生的再思考。如今两位伟大的作家,都已作古,无限感伤。

愿黄土有灵,逝者安息!

小学的体温

按:新浪微盘将于2016年6月30日关闭免费个人用户的存储服务,而我在其中还转存了不少有价值的资料,现在不能确认到时候我是否付费,只利用一些空闲时间,挂机下载文件,也担心因为流量过大,被公司的防火墙断开网络。

今天登录查看,过去三天一空下载了16G的图书,以扫描版见多,这家徒立锥的我,有极大的价值。随手翻开一本小学的书:认得几个字,读阿城先生的序言,写得很好,有情感,有内容,有思考,大家风范,于是从豆瓣中抄录文字如下。

张大春《认得几个字》序

一九九二年我在台北结识张大春,他总是突然问带他来的朋友,例如:民國某某年國军政战部某某主任之前的主任是谁?快说!或王安石北宋熙平某年有某诗,末一句是什么?他的这个朋友善饮,赤脸游目了一下,吟出末句,大春讪讪地笑,说嗯你可以!大春也会被这个朋友反问,答对了,就哈哈大笑;答不出,就说这个不算,再问再问。我这个作客人的,早已惊得魂飞魄散。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