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May 23rd, 2016

德日设计的背后摘抄

按:原文见简书,我们都是德日设计和工艺的疯狂追随者。

德日设计的共性:质量好,精度高,给人有信任感,但同时结合自己的文化又有不一样的地方。

在1850年代,法国、英国工业革命都已经结束的时候,德国却还是农业国家,工业革命也比较晚。现在看来优质的德国设计在当时是不存在的,有很多设计如同今天的中国一样,也有山寨。

德国到现在依然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国家,很多天然资源都是依靠进口,那么对于他们而言,只能靠技术出口来维持整个国家的运转。

Continue Reading

Google reCAPTCHA

一直以来,古籍的数字化扫描的效率是很低的。如果再碰到质量差一点的印刷,简直惨不忍睹。机器是无可奈何了,只能靠人工来完成。而谷歌的这个reCAPTCHA验证码服务希望利用大众的力量解决这个耗时耗力的工程。

简单来说,就是先拍下那些无法被机器识别的文字,再进行适当的扭曲变形后就成了你看到的验证码。

有的人可能要问了,既然机器都看不明白那他怎么判断你输对了还是错了呢?我一开始也有这样的问题,Google是这样解释的:

两个验证码里面有一个是正确的,被人审核过的,而另一个是不正确的,机器读不出来的。当你把那个正确的输对以后我们就会默认另外一个也是对的,这样,你每输入一次验证码,就为人类的知识宝库里增加了一个单词。

Continue Reading

城中村

十多年来,我很少认真读过东家的文章,说来惭愧。是同事偶然发现,在我的收藏夹驻留了至少一个月,今天终于可以关闭了。文章写得很好,能拨动你心底的那根琴弦,如果你也有漂泊的历史。

每个人的人生都可以看作是一段前往天竺取经的旅程,城中村于社会底层人们来说,则是前进道路上可停靠的驿站、落脚点。盘川不多了的时候,就停下来想想办法,继续坚持与等待。“做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城中村里的人生百态,正映射出底层人们的普遍状态,乐与泪的充盈又岂止是广州天河棠下。多少岁月不曾改变,多少梦想经已实现,在这一片又一片的城中村里头,留下过的脚印都将记录着无数人为生命战斗的痕迹。

有少许的错别字。

生死劫

我要尽可能的认清我的政府,认清那段历史。

我的书单:《往事并不如烟》,《上海生死劫》,《夹边沟记事》,还有《古拉格群岛》。

上海生死劫,这个找不到完美的电子书版本。今天根据网上广为流传的书仓版,进行小幅度的编辑,更正了第一页的错别字,删除了部分与正文无关的内容,重新生成了目录。另外,我还收藏有浙江文艺出版社PDF扫描版,以及英文原版。

以下内容,来自一篇微信文章的摘抄。

“将永远离开生我养我的故土,我的心碎了,完全碎了。只有苍天知道,我曾千百倍地努力,要忠贞于我的祖国,可是最终还是完全失败了,但我是无愧的。”

Continue Reading

记事与纪事

杨显惠的生命三部曲:

  • 夹边沟记事
  • 定西孤儿院纪事
  • 甘南纪事

记事和纪事,有何区别?百度的结果:

记事——多指日常简单行为记述。
纪事——记叙事实,纪,通“ 记 ”,多指重大事件、历史事实等书面形式的正规记录;

Continue Reading

2016年05月23日 15:11

这一个月,因为生病,再加上多事之秋,我又落下了很多写作任务,Doit.im / Dayone / Simplenote /Weibo 上已经积压了长长的清单,应该长话短说。在5月6日的年中汇报上,我做了四页PPT,配了三幅插图:

  • 售前支持:清凉油
  • 项目进度:瑞士军刀
  • 研究计划:深思者雕像

我想毋须多言了。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