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May 26th, 2016

万历十五年

按:这部书,原是我阅读的起点,但二十年之后,我除了记得书名和首辅张居正之外,已经没有其它的印象了。这篇微信文章,让我忆起了书的脉络。

原题《2016的这个夏天,不会是大明万历十五年》,因部分内容过于敏感,原文已经打不开,这里删除“五月未央”和“熟悉的陌生人”,只保留“万历十五年”,“明朝死亡说明书”,和“倾巢与完卵”。

万历十五年

万历十五年,1587年,表面四海升平,无事可记,但奇怪的是,大明帝国却在遍地沉闷中郁郁寡欢,事情做不了,问题一大堆,却又不知症结在哪。

不论是励精图治还是安于耽乐,独裁或调和,创造或苟安,廉洁或贪污,进步或保守,在那里全都失去了意义,最后的结果,无分善恶,全部悲剧性结束。

Continue Reading

越是贫穷,越难对金钱有正确的认知

按:未能免俗,在整理简书摘抄的时候,第一次全文转载,表示我不能同意更多。

但我有一个底线,不可伤害他人。

活过而立之年,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健康状况,其次大约是金钱。我时不时像烂俗的鸡汤段子手一样对人说:钱够用就行,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说这话时,我坐在轮椅上,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

我颜值低,没腱子肉,说健康意义不大。就聊聊我对金钱的看法。

越是贫穷,越难对金钱有正确的认知。

Continue Reading

慢慢来才是人生那条可走的捷径

按:这个标题,真是写到我的心中了。

我们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一步一步成为更好的自己,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呢?

接受生活中的不完美

面对命运里的不完美,我们都不必去刻意反抗或讨好,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全感。

认命,不是被动承担,而是主动接受你成长经历中所有伤痛的,不愉快的事儿。在心底真正接受了这些不完美的存在,你会变得坦然,也会理性去面对它带给你的伤害并与之和解。

Continue Reading

马尔克斯教你如何写作

按:这是5月12日简书日报推送的头条,今天才得空整理。没有像我预计的那样,分析《百年孤独》的笔法,而是用马尔克斯的处女作,向我们传授写作的镜头感。《枯枝败叶》我没有读过,也没有读的计划。

这里摘抄最后一节,也是该文的重心,呃,主要是作者的分析我看不太懂。

以整本书来看,整整144页,故事时间TH却只有3个小时,12:00~15:00,地点只发生在一个房间。然而马尔克斯借人物的回忆穿越了过去十几年。

两种时空,现实和回忆相交织。三种视角,穿插叙述,以相同的人物台词和事件将他们彼此串联接续起来。其中除了传统的历时性叙事以外,也有共时性的空间叙事。人物视角转换熟练运用陌生化笔法,同时采取类似法国“新小说”派的情节重复,每次都增添一些新的细节,多重内聚焦,最后形成一种立体效果。

Continue Reading

Word of the day: Charge

the amount of money you have to pay for goods or services;
the position of having control or responsibility for a group of people or an activity;
if someone or something is in your charge,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looking after them;
to ask someone for a particular amount of money for something you are selling;
to state officially that someone may be guilty of a crime;
to say publicly that you think someone has done something wrong;
to deliberately rush quickly towards someone or something in order to attack them;
also charge up, if a battery charges, or if you charge it, it takes in and stores electricity;

Continue Reading

纪念杨绛先生

关于杨绛的逝世,我还是想续一些文字,不然别人可能会笑话我没读过书。

1

杨绛先生的书,《我们仨》我听过有声读物,但愚钝得很,听到一半,才明白篇首的曲笔。而且现在的印象也不深了,只能隐隐的记起字间的温暖。

《干校六记》,我存进了Kindle,但没有开始看。《下放别记》中说:干校的地点在河南罗山,他们全所是十一月十七号走。直到目前,这部书与我的关系仅限于此。

洗澡》,在《南渡北归》中有所引用,我才知道这个简单的题目内容不简单。篇幅不长,作为研究历史认清现实的资料,未来会读。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