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July 5th, 2016

追忆似水年华

按:因为《巴黎圣母院》,我知识了潘丽珍这个名字。今天,我把这几天集结的资料统一发布,日志的名字,定义为:追忆似水年华。我在2014年5月,即通过Kindle 购买了这套书的周克希先生译本,第一、第二和第五卷,但以当时的心态,是没有可能静心阅读的。

关于《追忆》,令人感慨良多的是,周先生停笔,徐先生过世,此后可能不会再有这部书的单译本,因为天命,因为人心,结果都是放下。

我曾经妄想抓住生命中每一个有意义的瞬间,试图存储网络上每一条有价值的资料,到最后鸠形鹄面,病骨支离。

很多影响过你人生轨迹的人,都会走出你的视线,从此变得模糊,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不可以遗忘的?

随缘就好,轻装上路,或许这样才有自在的人生。

Continue Reading

广播类抄(一)

不要让中医毁在中药上

今早听的经济之声

我国中医药学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长达5000多年,在西医流入之前,一直是中医在守护着中华文明健康发展。虽然目前中医和西医的市场份额维持在4:6,但是随着生活压力的增大和环境的改变,消费者越来越重视中医在身体调理和疾病预防上的作用。

以三七为例,过去大家都知道它能止血消肿、治疗跌打损伤。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性消费者开始利用熟三七补身养血,甚至是养颜美容。随着时代的发展,中药材也被赋予了新的内涵和生命力。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