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September 18th, 2016

猫生

上班的时间还好,下班之后就感到莫名的窒息,这一生难道就要这样了?

在BHG买菜,心情跌落到冰点,说不清为什么,或者体会到“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的心境?

好长时间没给毛毛蒸鸡里脊肉了,今天终于撞到两盒,工作人员赶过来,说我帮你打个包,送一盒?看你总买。这当然好,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解释,我家猫喜欢吃,她吃剩下的我吃…然后就听见卖鱼的阿姨说:他又来了啊!对不起毛毛,其实买一盒里脊,百分之九十的都是老爸吃了!不过,我经常买里脊有什么问题吗?难道就因为买的太勤,显得像个怪物?

Continue Reading

刺马

虽然已经很晚了,还是熬夜看完《刺马》,历史事件震惊朝野,邵氏演绎撕心裂肺。

我是通过《万箭穿心》才知道《刺马》这部片子的,豆瓣评论说,《万箭穿心》是《刺马》元朝版,从评分看,作为四十年前的商业老电影,《万箭穿心》6.0分,《刺马》7.7分,毫无疑问《刺马》是上乘佳品。

看完《刺马》,我心里只有一个执念:几乎同一个题材,张彻为何拍完《刺马》之后,还要拍《万箭穿心》呢?盖因有一个心理定势的误导,所谓《刺马》的元朝版,且成就远不及《刺马》,那肯定是《刺马》在前,“高山”仰止。翻阅上映年代,我放心了,《万箭穿心》于1971年上映,《刺马》则是1973年。

Continue Reading

静电

2013年的这一次,她终于出现在深圳卫视的“年代秀”里,是淡出乐坛12年的综艺节目首秀。

荧幕上的她,穿粉红色连衣裙,胖了些,变白了,台上台下,都笑得非常甜美。目光柔和,像是不再有抗拒性,许久没面对镜头,有微微的羞涩。有歌迷音乐人(我点个名:邱启明)含着泪光问她怎么可以就这样抛弃歌迷,她带着抱歉,只是说着对不起,说这几年安静地过着自己的生活,看书、画画、做义工,三言两语就道尽了。唯一让人感到诧异的是,她竟然办了小小的画展,画里是孩童的心事,像歌声里的一样纯粹。

现场演唱的歌曲:

Continue Reading

动物性

豆瓣上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人的动物性是可以克服的吗?

人类在自己的发展中始终为两大动物性所迷惑,即:性的需要和地位意识。性的随意性我们用法律克服了。那么我们对于地位意识需要用什么方式予以克服?

这些年我们很少看电视,偶尔开机,看得最多的节目,除了高清电影,就是关于非洲野生动物生活的纪实录像了,原谅我没有记住节目的名字,可能是《荒野非洲》或者《自然传奇》之类。现在回忆起来,所谓的两个动物性,不无道理:永远忘不了公河马为了争当头领而进行的惨烈的战斗,那折弯的獠牙,让我在万里之外的荧幕之前,都感觉疼痛难当。

回复很多,也可以参与思考,结合最近读的书,简单的说下自己的想法,其实内在的克服,中国人在两千年前就指明了方法:修身。这里重点说演进。

Continue Reading

沟通

我知道我自己很失败,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去修补。现在想起来,昨天还是跟噩梦一样。

我说一下我关于沟通的想法吧:

  1. 必须就事论事,说房子就谈房子,不要再把其它的旧恨扯进来;
  2. 禁止相互指责,我错了就是我错了,不能因为你在其它时间犯过类似的错误,而反手指责你。你做得不好不能是我犯错的理由,也不能减轻我犯错带来的伤害;
  3. 不要和别人比,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没有什么可比性;
  4. 直接说明诉求,你希望达到的目标,不妨明说,夫妻之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以上我先努力做到。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