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6

The Railway System

Charles Adams, the great-grandson of United States President John Adams, and the grandson of president John Quincy Adams.

Here is an enormous, an incalculable force …
这是一股巨大的、难以预测的力量……
let loose suddenly upon mankind;
突然降临在人世间;
exercising all sorts of influences, social, moral, and political;
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影响,社会的、道德的、政治的;
precipitating upon us novel problems which demand immediate solutions;
引发了许许多多急需解决的崭新问题;
banishing the old, before the new is half matured to replace it;
废除了旧事物,但是新事物却还不够成熟,无法完全取而代之;

Continue Reading

2016年11月27日 10:39

有的梦境如此真实,以致于醒来之后,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喟然曰:幸好只是一个梦……

我希望那梦中的情感,境遇,纠葛,伤害,永远不要再现于我真实的生活。

我不会忘记,也不想拥有。

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昨天晚上大概十一点左右入睡,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十分了,这是两个多月以来,第一次一觉睡到天亮。

或许正是因为,我终于搭建了完成的知识管理系统。

Condea.NET 尚在备案中,现在启动不了新的备案流程,不过通过IP可以正常使用。

这个封闭的知识库,我计划用 christen.cn 这个域名,预计在年底之前能完成备案。

Continue Reading

三年

镇江很小,世界很大,希望你们能在这里呆三年,带着一身本事离开。

回顾我的若干三年:

第一个三年(2004-2006),我辗转广州、上海、北京,做游戏网的编辑,电脑网北京编辑部的技术协调;
第二个三年(2007-2009),我做程序开发,其间学习Java,JavaScript,Flash编程,为公司编写微小但实用的系统;
第三个三年(2010-2012),开始做项目经理,带领三五条枪,为亲子网编写中大型系统,并在内部应用开发中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后期涉足广告发布系统;
第四个三年(2013-2015),重点转向另外一个与编程基本无关的领域,为公司采购资源,做一个低调的甲方;

Continue Reading

2016年11月14日 18:32

我们在提交需求的时候,也必须自己完全清楚需求,但有的时候,不用明确告诉对方,如果对方足够的聪明或者熟悉。

信息的传递是会有损失的,我们发出去一个指令,对方接收,安排另外一个人执行,或许还有很多我们不清楚的环节,每经一手,都会有信息的流失,这个无可避免,就像声音或者电子信号在传播过程中的衰竭一样。

减少出错的唯一方法,就是我们做为提交需求的人,把需求做得足够的清晰,亲自点开页面分析过。

身体再次报警

11月7日,我吃过晚饭,感觉好像自己流鼻涕了,心想这天还真是凉,就加快脚步向工位走,想找纸巾,但是来不及了,总不能任其流进嘴里,于是只好回归小时候,用手背抹,这才发现,我流的是血。随后用了两张纸巾,才把血迹清理干净,也没有进一步出血,但是漱口的时候发现,有一部分血已经倒灌进嗓子里了。

这不是第一次流鼻血了,因为空气干燥,还是其它的原因?我想起了四月份自己的血小板跌到20的惨状。

11月9日,部门聚餐,我们开车到世纪金源,虽然提前一个小时出发,最后回来的时候,还是快两点了,就没有午休,双十一前夕,各种工单忙得我们都快崩溃了,我的头也感觉越来越沉重,到下班前后,虽然工作忙完了,但是头痛欲裂,浑身发冷。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