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古文

周振甫

清早,可能是为了阅读《道德经》,平儿问我,如何入门提高文言文水平呢?

知友推荐周振甫先生的《怎样学习古文》,试读部分摘录,深入浅出,平易近人,真正的大家风范,整理了亚马逊的书单,列举如下,希望有机会可以逐一拜读。

周振甫(1911年—2000年),原名麟瑞,笔名振甫,后以笔名行,浙江平湖人。中华书局编审,著名学者,古典诗词,文论专家,资深编辑家。

1931年入,无锡国学专修学校,随著名国学家钱基博先生学习治学,1933年,上海开明书店招录朱起凤《辞通》的校对,周振甫作《老学庵笔记》断句测验,得以录用,从此开始了他的校对、编辑生涯。进开明书店帮助宋云彬校对了《辞通》后,又校对了王伯祥主编的《二十五史补编》。

Continue Reading

立体的懂

三 探索文章用意

(一)

古人写文章,有的有针对性。比方写信,是给对方看的,只要对方看懂就够。因此信里的话,对方了解情况,看了就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写。后来的读者不了解情况,只就信里写的话来探索作者的用意,就可能猜错。立体的懂,要求不光懂得书中写的话,还要懂得当时的情况,懂得他为什么这样写的用意。否则把作者的用意搞错了,就没有弄懂,谈不上立体的懂了。

比方司马迁的《报任少卿书》,他写这封信的用意是什么,引起了后人的猜测,清朝包世臣在《复石赣州书》里说:

Continue Reading

周振甫讲怎样学习古文

推荐一本书:《周振甫讲怎样学习古文》

摘抄:

怎样学习古文?我们翻开《唐才子传》,在《王勃》传里,说:”六岁善辞章。”他六岁已经会写诗文了。当时的诗,就是古诗、律诗、绝诗,当时的文,即古文、骈文。六岁怎么就会写这样的诗文呢?再看《骆宾王》传,称”七岁能赋诗”;《李百药》传,称”七岁能文”;《刘慎虚》传,”八岁属文上书”,类似的记载还有不少。换言之,在唐朝,七八岁的孩子不仅会读懂古文、骈文、旧体诗,还会写古文、骈文和旧体诗。是不是当时的人特别聪明呢?不是的。我们再看近代人,如康有为,”七岁能属文”。梁启超“六岁毕业《五经》,八岁学为文,九岁能日缀千言”。可见古今人的聪明是相似的。那么,不论是唐代人或近代人,他们从小就能读懂古文,不仅会读,还会写古文和旧体诗。为什么现在人读懂古文会成问题呢?这当跟读法有关。

Continue Reading

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

按:清早读一段庄子,摘自《庄子·人世间》,借孔子之口。缘起在于张中行先生的散文《祖父张伦》,张先生不算书香门第,祖父是地道的普通农民,勤俭兴家,然而张先生的祖母和父母,一生好赌,祖父心疼,但管不了,只好“虽不知而接受了庄子的生存哲学”: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

天下有大戒二:其一命也,其一义也。子之爱亲,命也,不可解于心;臣之事君,义也,无适而非君也,无所逃于天地之间。是之谓大戒。是以夫事其亲者,不择地而安之,孝之至也;夫事其君者,不择事而安之,忠之盛也;自事其心者,哀乐不易施乎前,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为人臣子者,固有所不得已。行事之情而忘其身,何暇至于悦生而恶生!夫子其行可矣!

主人翁

按:早年在上海看陈宝国主演的《大汉王朝》,对馆陶公主刘嫖和孝景王皇后同母弟田蚡一直有疑问,长公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田蚡果真如影视中塑造的那样一无所能吗?

今天听易中天中华史,先生无意中抖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典故:主人翁,正好补正了一些关于长公主的事迹,不过是在《汉书·东方朔传》中侧面叙述的。

初,帝姑馆陶公主号窦太主,堂邑侯陈午尚之。午死,主寡居,年五十余矣,近幸董偃。始偃与母以卖珠为事,偃年十三,随母出入主家。左右言其姣好,主召见,曰;「吾为母养之。」因留第中,教书计相马御射,颇读传记。至年十八而冠,出则执辔,入则侍内。为人温柔爱人,以主故,诸公接之,名称城中,号曰董君。主因推令散财交士,令中府曰:「董君所发,一日金满百斤,钱满百万,帛满千匹,乃白之。」

Continue Reading

易中天中华史笔记

这段时间在听景行播讲的《易中天中华史》,结合左传和史记,我爱上了这部通俗且可靠的历史,尽管网上的争议不断。169集,到今天下午,只剩下100集了。

记录部分片断:

  1. 儒家入世,知其不可而为之,这种态度值得敬重;
  2. 礼崩乐坏出处;
  3. 庄子说剑很精彩,但历来认为是伪作;
  4. 张仪的合纵,原是苏秦安排的;

中华史为记录片风格,用长短交替的镜头,展示中华民族发展的脉络。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