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汽车

夏季除胶去污

树胶

所谓树胶就是植物体的裂口或破伤处所分泌出的一种保护性的稠厚液体,在空气中逐渐干燥,形成无定形、质脆、透明或半透明的固体,遇水能膨胀或胶溶成粘稠状的胶体溶液,在乙醇或大多数有机溶剂中均不溶解,如在其水溶液中加入乙醇即可产生白色无定形沉淀。树胶的分子中均含有D一半乳糖酸酸或D—葡萄糖酸酸,其驻基多与钠、钾、镁结合成盐。

在玻璃表面的树胶,不注意可能以为是雨点,用手指甲一刮,就想胶水一样粘着玻璃。

塑料件上面的树胶,会更明显。

Continue Reading

洗车抛光镀晶

两个多月没有洗车了,昨天到家晚,停在一棵我叫不出名字的树下,早上发现车身落满了花瓣雨,而整个车身,已经脏得实在太不像话了。我差点忘记了,昨天晚上出公司地库,感觉反光镜已经看不清后方的车,只好停在路边,给车窗玻璃和左右后视镜都喷洒少许水,用抹布擦拭之后,才敢继续上路。

回家没有室内停车场,整个夏天你不知它什么时间会下雨,而且雨中带土,这些因素让我几乎没有洗车的动力,但听说长期不洗车,对漆面的伤害也大。

Continue Reading

一万公里纪念

今天7月8日,早上开到西门罗北路,整整10000公里,我找个相对宽敞的地儿,把车停下,拍了这张照片,算是走过至尊新手这一关。

我的车是个苦命的孩子,最初因为我的无知,后来因为我的无妄,遭罪不轻,历险五次,身上伤痕累累。我在一张纸上写下了大概的车损记录,还一直没有时间整理,以后我会逐步补充在这篇日志里。

车,延长了我的双腿,扩展了我的视野,这一万公里,她几乎没有麻烦过我,我却伤害她很深。我的女人,我的猫,也是如此。我不断的在内心审判自己,我不停的记录零碎的生活,其实是在分析,我为什么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Continue Reading

第二次顶风限行

5月12日,购车一周年,限行5和0,早七点,我在火器营桥。雨天,出停车场到岳各庄桥,一个红灯都没有遇到,但之后一直堵到中关村,生活就是这样的戏剧。从北四环西路45出口上辅路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下那一排摄像头,祈祷灯光不要亮起,似乎应验了,没有被查。

7月7日,这又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出门稍晚,在西南四环因为两车刮蹭,影响到外侧两条车道,从南沙窝桥一直定慧桥,车速都起不来,为了避免在中关村北大街等待调头的时间过长,我从44号出四环,但在海淀桥附近还是堵了,那个时间正是七点。

Continue Reading

快一万公里了

昨天坐同事的车去电众数码,他是六年老司机了,一个观察不周,撞到了买菜大妈的自行车上(准确说是自行车撞到他的车上,但这是在中国),我们都吓得不轻,好在大妈自己开明,一直在道歉说她没有注意。

还原一下当时的场景:我们正在聊平安收购车家,都说保险公司太有钱之类,他说他一年没出过任何险,也要交4000多,话音没落,嘭……

原因:左前一辆外地的宝马X5,慢慢悠悠的走着,到了一座立交桥附近,因为我们赶时间,同事就想赶紧超车过去,根本就看不见还会有行人。

Continue Reading

曲突徙薪

今天限行,五点十二分,被闹钟叫醒,赶紧煮饭,给毛毛蒸华都鸡胸和科尔沁牛肉里脊,然后切碎剩下的五小块鸡胸,开火,待油温稍高,加入鸡丁,简单翻炒之后,倒入少许料酒,酱油,醋(以前我很少用这些调味料,自从昨天学会烤鸡腿之后,还是很喜欢这些辅料的),八分熟,盛起来装在日常放生食的碗中,开始炒昨天晚上切好的芹菜,因为时间为限,我要同时洗漱,就多加了些水,盖上锅盖直接焖。洗漱完毕,芹菜也熟了,加入刚才炒好的鸡丁,再大火翻炒两分钟,关火,加入三小勺盐炒匀,菜就做好了,收拾好饭盒,电饭煲里的饭也差不多好了,提前把毛毛的早餐取出,摊凉,一会儿好喂食。

我起床那会儿,雨下得很大,空中还雷声滚滚,因为晚睡,脑袋也不清爽,就对自己说,如果六点学没有收拾好,又下雨的话,今天不就开车了,雨天路滑,也容易堵车,七点之前不一定能赶到公司。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