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国学

古人为什么发明文言文

我们的祖先知道,言语会随着时代变,会随着地区变。各种知识、智慧等以言语没有办法传持久远,所以才发明了文言文。这是文字跟语言走两条路,言语随它怎么变,文字不变。只要人们懂文言文,几千年写的东西,我们现在来读来看,也懂他的意思;他的智慧,他的经验,可以提供我们参考。白话文跟语言是一致的,文言文跟语言是分开的。这个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这是我们祖先对于后世子孙的爱护。中国历代智慧、才艺、技能靠这个方法来传递。没有文言文就把中国自古以来列祖列宗的经验教训断掉了。我们的祖先对于后世的子孙设想的实在是无微不至,这个恩德实在是在全世界任何国家民族里面达不到的。

Continue Reading

庄子·养生主

Snip20150320_5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响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道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Continue Reading

马说

Snip20150320_4朝代:唐代
作者:韩愈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

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天下无马!”呜呼!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

Continue Reading

《老子》第五十四章 善建者不拔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脱,子孙以祭祀不辍。 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于家,其德乃余;修之于乡,其德乃长;修之于国,其德乃丰;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国观国,以天下观天下。吾何以知天下然哉?以此。

今天去建行领取芯片卡,才知道【善建者行】的出处。

以下为摘自南怀瑾《老子他说》[注]

Continue Reading

梓人传

《梓人传》是唐代著名文学家柳宗元的作品,本文选自《柳河东集》。

裴封叔之第,在光德里。有梓人款其门,愿佣隟宇而处焉。所职,寻、引、规、矩、绳、墨,家不居砻斫之器。问其能,曰:“吾善度材,视栋宇之制,高深圆方短长之宜,吾指使而群工役焉。舍我,众莫能就一宇。故食于官府,吾受禄三倍;作于私家,吾收其宜大半焉。

他日入其宜,其床阙足而不能理,曰:“将求他工。”余甚笑之,谓其无能而贪禄嗜货者。

Continue Reading

诸子十三经

今天听《书剑恩仇录》,陈家洛从《庄子·养生主》中悟出绝世武功,再次激起我学习中国古代经典的强烈愿望。百度一下,暂列一个诸子十三经的书单,我当然无法全部读完,只求静下心来的时候,能拜读其中的一两篇,相信受益匪浅。

诸子指的是中国先秦时期管子、老子、孔子、庄子、墨子、孟子、荀子等学术思想的代表人物,百家指的是儒家、道家、墨家、名家、法家等学术流派的代表家。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