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日志

瓷器

作为日用品的瓷器,中国当代还是很不错的。工业用瓷,我们前些前肯定是比不过日本,做管理的,可能都知道京瓷和稻盛和夫,在作为艺术品的高端瓷器,我们比不过德国和英国,我们的艺术本来也拼不过啊。

文明之光是2014年出版,现在又过了三年,工业用瓷我们国家也赶上来了。但是高端陶瓷的品牌,我们还是跟不上。这也难怪,就像中国的手机和彩电,已经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但是这些品牌哪怕在国内,都没能得到深度认同。

我在当代和赛特见过德国的瓷器,怎么讲呢,确实是好,虽然有些艺术特质看不懂,但是那价格也是真的买不起。家乐福卖的普通日用瓷器,不只是便宜,那质地和花纹,看着也亲切啊。

社会学

经济学和物理学都是反直觉的。社会学却有一种魔力,哪怕是错误的认知,也能从思想上牢牢的影响一个人,甚至禁锢人的一生。

曾经我也想看一看社会学的书,不过那是一时冲动,苦苦思考不出解决办法,就像一个穷途末路的人很可能皈依宗教一样。

之前我也不感兴趣的,觉得社会学太虚,大学时有个同学从社会学系转过来,我还想,竟然还真有人报社会学系。后来又觉得这可能是认识人性处理关系的一个方法,今年四月买了一本很厚的社会学的书,又下载了列维-施特劳斯的代表作,但其实一本也没有看过,看着那本书躺在书架上,这个妄念也就治愈了。我书架上堆的那么多书,90%都是没有看过的,于我他们都是药丸。我看过的书,还是以电子版为主,通过 kindle 或者音频听的。

Continue Reading

世界文学名著推荐

英国:莎士比亚的戏剧,特别推荐《雅典的泰门》;艾米莉·勃朗特《呼啸山庄》; 狄更斯《大卫·科波菲尔》

法国:雨果《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九三年》;巴尔扎克《高老头》;福楼拜《包法利夫人》;莫泊桑的中短篇都值得一读;司汤达《红与黑》;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

俄国:托尔斯泰《复活》《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高尔基《童年》 契可夫、屠格涅夫的短篇小说;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卡拉马佐夫兄弟》《白痴》

德国:歌德《少年维持的烦恼》

美国: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

Continue Reading

北大

今天借北大经验管学院的一名学生的证件,在邱德拔体育馆办了一经游泳卡

然而事情的真相是,下班后去踩点,我自己都进不了场馆。

但其实当我通过曲曲折折的楼梯,走过那很长很长的通道,看着前面两个非常年轻的北大学生一路欢快的交流学游泳的技法时,我都想退回来了,我觉得这里不属于我,我偷了北大的东西一样。

虽然我现在的学问和人品,不一定输给所有的北大学生,毕竟我年长他们那么多,这十年也没放弃努力,但是在北大的校园里,我还是没有自信。当然出了校门另讲。

Continue Reading

雨天

北京今天下雨了,还不小。其实在屋里听那小雨声,还是很惬意的。有一杯热茶就更好。

我在我爸承包茶场以前,家里只有一把很破很破的伞,虽然人长得丑,但是非常要面子,觉得撑一把破伞丢人,连带着也不喜欢下雨天,后来虽然有伞了,但是一看到阴沉的雨天我就莫名的惆怅,觉得这种天气下我特别无助和孤独。

再后来到了北京,雨水少了很多,慢慢儿的才治好这个病,现在只要不让我在外面淋着,我不讨厌雨天了。

西方心理学,很多大家反复的讲童年成长对人一生的影响,我总是想起这个例证。更觉得做父母的责任重大。而夫妻双方在生活中的一些细节上,能自然的照顾对方的感受,那一生就太美好了。

关心

我有一个远房的叔叔,家里两个女儿,也都30多了,大女儿可能只比我小一点,不过我没有印象了。她们都没有结婚,但是合伙出钱,给爸妈在街上买了房子。就这样,总有人见着就问:

你们家姑娘还没有结婚吗?

给我那叔叔气的,干脆直接怼:是的,我养的女儿嫁不出去!

能给老父母买房子从山里迁出来的,这世上可能只有女儿做得到。儿子嘛,不逼着老头子给自己买房娶媳妇儿就不错了。

我是没有能力,不然我也就把我爸妈接到北京来了,省得人家十几年如一日的问,你家还没有得孙子呢?

© 2006-2017.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