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说梦

演讲

这个梦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多天了,但它是日有所思的典型体现,当时我夜半醒来,在纸上快速的记下了梦的梗概,故至今日,还能说出主要情节。

大西洋的孤岛,有一家网络公司,技术部门三名员工,狐猴担任部门经理,棕熊是一位在职多年的老员工,安哥拉长毛兔入职一年多一点。

年中了,技术部要为公司准备一场主题分享会,内容是人工智能终将改变世界,这个方向是老板授意的,目的在于激励员工投入终身学习,充分发挥人在思考、判断和决策上的优势,带动公司在新形势下的业务增长。

经理将这个重担托付给棕熊统筹,安哥拉兔负责PPT的制作。但是直到分享会开始的前两天,兔子才把PPT的初稿给到棕熊,开讲前一天,棕熊才向狐猴汇报,这才发现,主题完全搞反了,所有的材料和论据,都在唱衰人工智能。

Continue Reading

梦蛇

早上4:20,从噩梦惊醒:一位已经移居澳洲的同事,抓了一条大蛇,青色的乌梢,随后不知何人斩杀了它;场景转换,我竟然持刀将蛇身切块,砧板上的蛇肉不停的颤动,最后被霜花覆盖,忽从一块肉中幻化为出一只雏鸡,白色绒毛,啾啾作声;再后来,已经装进碗的蛇肉,自行沸腾,水洒一地,我大声呼喊,寻人帮助收拾残局,但周遭的人无一出手,终于在恐惧和绝望中醒来。

童年,家乡多蛇,我甚是顽劣,打死各类小蛇无数,虽然它们从未伤害过我。如今过去三十多年,我是断然不会再伤害它们,而且家乡的蛇因为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再加上人为捕杀,数量已经锐减,但是心病一直未去。

愿灵蛇安息!

幽梦影(三)

昨天晚睡,且被蚊子轰炸,起身打开液体蚊香方才消停。

平儿是不主张用蚊香的,有微毒,我反对,蚊子不光吸血,还会搅得人睡不着觉,且传播病毒:

亚历山大就是被蚊子叮后,感染致死:

亚历山大大帝是马其顿君主,波斯帝国的征服者,从未打过一场败仗,被认为历史上最成功的指挥官,然而他的死亡可能是手部被感染西尼罗河病毒的蚊子叮咬所致。

Continue Reading

幽梦影(二)

周二晚上做了一个好长的梦,竟然是请人造一杆中国传统的秤。梦中的细节,第二早上刚醒的时候,还依稀记得一些,到今天,已经忘却殆尽。第一次似乎是失败了,在灌注刻度的时候,把秤杆子弄折了,于是重头再来,但很奇怪,这杆秤竟然是龙头形的。

现在的城市,杆秤难得一见,在农村,大部分的称量工具,也是磅了。我的家里,应该还是两杆秤,三十多年的岁月,不知还准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帮助妈妈,用扁担穿进秤的绳环,抬起来称一箩筐大米的重量。所有的大人,都会告诫孩子,不要把秤扛在肩上,会长不高

天地之间有杆秤
那秤铊是老百姓
秤杆子呦挑呀挑江山
你就是那定盘的星

2016年04月02日 10:30

牛伤人,爸爸用剪刀刺死了它,我看着它瞪着大大的眼睛,流血,最后倒下。牛的样子,似是我小时候家里养的那一头。

游戏,向空中抛一个白色纸盘,用一把皮尺测量距离起点的位置,决定赢钱多少,博彩?

两个梦我都无法解释,第一个梦更让人后怕。家里的那头老牛,还有很多故事,待以后慢慢道来。

2016年03月15日 19:55

昨天晚上多梦,初中校长柯玉明,高中老师陈明光,竟然组合到一个梦境,似乎是陈老师出现在柯氏全家福的右侧边缘,实在不明白这个梦昭示什么。依稀记得柯校长写的一手好字,贴在校园的那幅《花枝俏》: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万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带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

帝王气势彰显,相对陆游的“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另一番天地。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7.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