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简书

百鸟朝凤

影片的后半部分,就比较压抑了。我一边看一边忍不住流泪。坐我边上的是一位男生,陪着他女朋友一起看,他女朋友也一直流泪,他一直拉着女朋友的手,给她力量。而我一个人坐在影院里,仿佛就我一个人一般,一边看,一边拿着纸巾擦着眼泪。

我流泪不仅仅是因为感动,而是不忍。看着焦三爷为了吹《百鸟朝凤》,血从唢呐中流出,还要让天鸣继续吹,自己击鼓。我看着天鸣,那么善良,信守着自己的承诺,一个人苦撑着游家班,甚至养活不了自己,更别说娶媳妇;我看着焦三爷直到生命的最后,还要卖掉老牛,给天鸣置办新家伙;我看着天鸣一个人在焦三爷的新坟前吹着唢呐。焦三爷一生给多少人吹过唢呐,而自己的白事,却连四台都凑不齐……

其实,消逝的又何止是唢呐呢?历史的潮水滚滚向前,个人的力量在历史的洪流中是多么地微不足道。谁都无法阻挡历史的洪流,谁也无法扭转历史的风向。消失的又何止是唢呐?焦三爷的妻子,也就是天鸣的师娘,除了下地干活,就是在家织布,电影中出现好几个她织布的镜头。现在谁又还会在家织布?麦子成熟,焦三爷和妻子下地割麦,天鸣和蓝玉也跟着下地割麦,而现在手工割麦的也很少了吧,取而代之的是机械化设备;在影片中,不管是天鸣,蓝玉还是焦三爷,回家,出活都是走路,在烈日下走在黄土地上,赶着去出活,而现在,即使没有汽车代步,也有电瓶车,自行车……

Continue Reading

有些人的一辈子,一天就过完了

古希腊神话里,西西弗斯触犯了众神。作为惩罚,诸神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那巨石太重了,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

于是,西西弗斯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这件事——诸神认为,再也没有比进行这种无效无望的劳动更为严厉的惩罚了。

西西弗斯的生命,就在这样一件无效又无望的劳作中,慢慢消耗殆尽。

他的一辈子,只不过是机械重复的一天。

Continue Reading

始终孤独

在北医三院检查,转帖一段简书里我喜欢的文字,作者:衷曲无闻

C13 呼吸检测报告下周二才能出,血常规一个小时之后就能取结果。已预约下周三(5月4日)张静副教授的号。今天的血小板比上次高一些,68,但三院的参考最小值定的是125 – 350,我还是高危人群,明天去看特需门诊。

三院的停车是大问题,接近医院,最右侧车道基本不怎么动,我开始还以为是堵车了,最后意识到应该是在排队等医院的车位,赶紧拐出来,直行到北医六院附近,找个路边的收费停车场,把车停好了,这才赶上在11点之前看上医生。取车的时候,问了下管理员,说七点之前,医院的车位还够用,再晚就要排队了。从三院到中关村其实很近,回来只要10多分钟就到了,堵车和看病,都是在谋杀人的生命。

痛惜,一边等待检查一边看书,放松心情的时候也听音乐,手忙脚乱之际,丢了SONY耳机的原装线夹。

Continue Reading

在我关闭朋友圈的一年多里 摘录

按:这是我上周看过的简书里给我最多共鸣的一篇文章。曾经,我也毫无节制的沉溺于朋友圈中,当时的心态,被公子若的理性分析一一击中。从2014年起,我慢慢淡出了朋友圈,很少再发布新的动态了,但我又以为这是一种了不起的逼格,浑然不知真正的智者在这条路上的探索之深和延展之远。

以下的文字名为摘录,但篇幅预计在原文的80%以上。原谅我没有遵照简书的规则,向公子若获取授权。因为我的网志,只是一个封闭的朋友圈。而我每天都在打开的简书,现在想来,是另外一个值得我付出时间的更大的朋友圈。但其实,真正重要的,还是珍惜身边的人,我并不敢奢谈朋友。

其实有或没有朋友圈,你都可以活得很精彩,你都要好好珍惜身边的人。

Continue Reading

2016年04月17日 15:25

人生中有好多事情,就像那沙漠中的半壶水,换个角度看问题,就有不同的答案,不同的心情,不同的人生。

有句话说:真正伤害你的,从来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你对事情的看法。要想让自己免于伤害,就要从乐观的视角温柔地去看待问题。

如果你处于大面积的阴影里,不要失落,转身,回头:阳光肯定就在你的身后。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