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金庸

小结一下最近听的金庸小说

书剑恩仇录

桑小玲 赵语婴(音,下同)演播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庄子·外物》:“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而忠未必信,故伍员流于江;苌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

成玄英疏:“苌弘放归蜀,自恨忠而遭谮,刳肠而死,蜀人感之,以椟盛其血,三年而化为碧玉。”

Continue Reading

重读连城诀

《连城诀》,长篇武侠小说,当代著名作家金庸著。最初于1963年刊载于《明报》和新加坡《南洋商报》合办的《东南亚周刊》,书名原叫《素心剑》。现收录于 《金庸作品集》中。《连城诀》描述了农家子弟狄云因为生性质朴,屡被冤枉欺骗,在历经磨难之后,终于看穿人世险恶,回归自然的故事。此书语言质朴生动,情节紧凑,故事感人,全书充满了一股悲愤之气,读来令人如鲠在喉。《连城诀》写世态,写人心,写至情至爱,动人心魄,远远超出了一般武侠小说的表现范畴,甚至亦非“性情”二字所能概括,可说是金庸作品中的奇特之作。

徒弑师、父杀女、为夺连城诀,师兄弟反目成仇;夺人妻、害友命、满个人私欲,大侠们暴露狰狞。悲乎,天良丧尽,大悲无声,问世间,情为何物,财有何用?来也空空,去也空空。

Continue Reading

佛说鹿母经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佛言。昔者有鹿数百为群。随逐水草侵近人邑。国王出猎遂各分迸。有一母鹿怀妊独逝。被逐饥疲失侣怅怏。时生二子舍行求食。茕悸失错误堕猎者弶中。悲鸣欲出不能得脱猎师闻声便往视之。见鹿心喜适前欲杀。鹿乃叩头求哀自陈。向生二子尚小无知。始自蒙蒙未晓东西。乞假须叟暂还视子。将示水草使得生活。并与二子尽哀死别长短命矣。愿垂恕恩愍及有识。若蒙哀遣得见子者。诚非鹿兽所能报谢。天佑有德福注罔极。见遣之期不违信誓。旋则就死兽意无恨。

是时猎者闻鹿所言且惊且怪衣毛为竖。其奇能言识出人情。即问鹿曰。汝为鬼魅山林树神。得无变惑假借其形。以实告我令明其故。鹿即答曰。吾以先世贪残之罪。禀受鹿身至心念子。故发口能言。非为鬼魅。唯见识怜生放死还甘心所全。猎者闻之信加其言。心怀贪欲意不肯听。即告鹿曰。世人一切尚无志诚。况汝鹿畜。怜子惜身尚全求生。从死得去岂有还期。王命急切恐必知之。罪吾失鹿更受重责。虽心不忍事不获已。终不相放。鹿时惶怖苦言报曰。鹿虽贱畜甘死不恨。求期则返岂敢违命。人受罪舋唯乞假祚为福所种。去则子存留则子亡。听往时还神信我言。夫死何足惜而违心信。顾念二子是以恳恳。生不识母各当没命。分死全子灭三痛剧。鹿母低头鸣噭。口说偈言:

Continue Reading

佛说妙色王因缘经

大唐三藏法师义净奉 制译

如是我闻:

一时,薄伽梵在室罗伐城逝多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从定起已,为诸四众演说无上甘露妙法。时有无量百千大众前后围绕,诸根不动听闻法要。

时诸苾刍既见大众身心寂静殷勤听法,咸皆有疑白佛言:“世尊!唯愿慈悲为断疑网;如来大师无上法王,今此座中听法诸人,何故殷勤身心不动,听闻妙法如饮甘露?”

世尊告曰:“汝等苾刍!我于往昔为求法故,敬心殷重,汝等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说彼因缘。

Continue Reading

洞庭情歌

小妹子待情郎——恩情深,
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
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
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

尊前拟把归期说,欲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雪山飞狐

雪山飞狐,金庸先生于1959年所著。以胡一刀夫妇为主角,通过宝树、苗人凤之女苗若兰、平阿四及陶百岁之口讲述了数年前与此相关的武林风波。本书发表至今,是金庸作品中争论最多的一部。

本书与金庸另一部小说《飞狐外传》情节相关联,但又各自独立。故事发生在清代乾隆时期的关外。饮马川陶百岁、陶子安父子从雪山中挖出一件宝物,封于铁盒之中。北京平通镖局总镖头熊元献带一伙人来抢夺,却被天龙门北宗阮士中、曹云奇、田青文与南宗殷吉劫去。大家拼打之间,一个名叫宝树的丑陋和尚赶到。

有声版本:

原声播讲:赖东洋 20回 存储于 chenzixine
国语评书:李少鹏 76回 存储于 docs
粤语评书:张悦楷 27回 存储于 apple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7.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