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金庸

曲非烟之死

笑傲江湖中,曲非烟之死曾是多少读者心目中的痛,也正因为如此,她的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别人牢牢的记住,也有人将她说成是小黄蓉,甚至还将女主任盈盈拉下来,将她推上去。

原声播讲:桑小玲 赵语婴 存储于 chenzixine

曲非烟

小说家为了避免情节上的重复,才让曲非烟香魂早逝。

曲非烟如果要在《笑傲江湖》里活下来,虽然可以如蓝凤凰那样口口声声喊令狐冲“大哥哥”,可经历一场情难的磨砺,却是必然的收尾。她又不如仪琳,尼姑的身份可以作为最后的避难所。她必须去直面,加上她的智慧与个性,到头来只会徒增惆怅,只会将剧情闹得更乱。那还不如让她早些归于沉寂的好。死在这里又是慈悲。

Continue Reading

少侠成长之路

雪山飞狐的前传我也听完了,听到最后很是伤心,小说中的人物,我们自己的生活,交织一起,不由得泪眼模糊。人生这么短暂,我们完成的事情还这么少,珍惜每一分钟,让内心快乐。

这是一部少侠的成长之路:

  • 遗传(辽东大侠胡一刀夫妇)
  • 启蒙(胡家祖传拳经)
  • 名师(赵半山、苖人凤指点)
  • 实战(商家堡、盟主大会)
  • 气质(红花会群雄相助)
  • 情感(程灵素、袁紫衣)

七心海棠的主人,程灵素最为牵动人心。金庸先生安排她出场的时候,就已经安排了她的结局。

Continue Reading

白马啸西风

白马啸西风,讲述的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与在其武而在于其情”。

李文秀深爱苏普,但她只是默默为苏普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不和阿曼去争夺。这种女子,世间少有!她没有向别的女子一样,疯狂的要死要活、疯狂的拆散别人、疯狂的要和大家同归于尽。她选择了自己认为最完美的方法,也得到了大家的怜悯和赞同。

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什么法子?

这将是人类永恒的悲哀。

Continue Reading

玛米儿

陈家洛和霍青桐凑近去看,见是一本羊皮册子,年深日久,几已变成了黑色,在阳光下一照,见册中写满了字迹,都是古回文。羊皮虽黑,但文字更黑,仍历历可辨。霍青桐翻几页看了,一指床上的骸骨,说道:“是这女子临死前用血写的,她叫玛米儿。”陈家洛道:“玛米儿?”香香公主道:“那是‘很美’的意思。想来她活着的时候生得很美。”

霍青桐放下羊皮卷,又去细看地图。陈家洛道:“难道地图上画着另有出路?”霍青桐道:“似乎甚么地方有个秘密通道,不过我就是想不通。”陈家洛叹了一口气,对香香公主道:“你把这玛米儿姑娘的绝命书译给我听,好么?”香香公主点点头,轻轻念了起来:“城里成千成万的人都死了,神峰里暴君的众卫士和伊斯兰的勇士们都死了。我的阿里已到了真主那里,他的玛米儿也要去了。我把我们的事写在这里,让真主的儿子们将来知道,不管是胜或败,我们伊斯兰的勇士们战斗到底,永不屈服!”

Continue Reading

鸳鸯双刀 仁者无敌

江湖上有言道:大哥料事如神,言之有理!

鸳鸯刀法:原是古代一对恩爱夫妻所创。他二人形影不离,心心相印,双刀施展之时,也是互相回护。

女貌郎才珠万斛,天教艳质为眷属。
清风引佩下瑶台,明月照妆成金屋。
刀光掩映孔雀屏,喜结丝萝在乔木。
英雄无双风流婿,却扇洞房燃花烛。
碧箫声里双鸣凤,今朝有女颜如玉。
千金一刻庆良宵,占断人间天上福。

Continue Reading

圆圆曲

今日听评书版《碧血剑》陈圆圆出场,经徐德亮的改编,李自成麾下众草莽面对绝色美女,相对金庸先生的原著,更是丑态百出。然而美人皓如玉,转眼归黄土。

忽听得丝竹声响,几名军官拥着一个女子走上殿来。那女子向李自成盈盈拜倒,拜毕站起,烛光映到她脸上,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哦”了一声。

袁承志自练了混元功后,精神极是把持得定,虽与阿九同衾共枕,亦无非礼之行,但此刻一见这女子,不由得心中一动:“天下竟有这等美貌的女子!”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