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焚书

订顽 砭愚

By - Christen

梦断

自工作以来就落下胃病,终于下定决心治疗,医生开了胃舒平胶囊,主要成分氢氧化铝。朋友告诉我,胶囊的设计,就是为了让药剂颗粒准确抵达病灶,所以有些家长拆开胶囊直接用水灌下粉末的服药方法是错的。而我服药很少用水引导,这一次终于失手,努力很久也无法咽下,反而润破了胶囊,已经尝到到药粉的苦味。无奈吐出,但街上人来人往,残破的胶囊攥在左手,想找一个垃圾桶而不得…… 就在这个时候,我定的两个闹钟一前一后响了,很吵,赶紧爬起来,先关掉一个,放下,再找还在充电的另外一个,不敢拔电线,因为我左手还攥着胶囊呢,单手操作不了…… 梦里不知身是客,觉来犹是梦中人。

By - Christen

文学和纪实没有绝对的界限,大部分人,都无法凭空造出一个人,一段故事,一抹思想,所有这一切都有其现实基础,写出来的文字,也都有加工的成分,你想追求的,应该也是这些文字,到底有多少比例是生活的原型,又有多少是笔者的润色。 每一个人,网络上也好,生活中也好,你看到的形象,都是他愿意让你看到的。当然,如果你认真的分析,总会从中发现一些他刻意隐藏的枝节。 真相只存在每个人自己的心中。

By - Christen

别青音

今天,我删除了喜马拉雅《听青音》的离线缓存,以后相当长的时间,我不会再去回顾青音姐千里共良宵的录音,不是我不喜欢了,眼下的情势,我需要用更多的精力,学习未来10年的生存技能。 过去的这一年,我对青音姐的感恩,无法用言语表达,是她用夜晚宁静的声音,启发了我太多关于爱情,梦想,关系,家庭,亲子,同事,朋友,音乐,美食,心理,疾病,生死,金钱的思考,我少年时代缺位的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些许的补救,现在决定离开,不是我出师了,只是我想独立行走,用她教会我的这些知识,甚至信仰,润化我以后的人生。 青音在节目中推荐的几部书,都在我的必读之列:

By - Christen

硬盘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是四月了。这个三月是怎样的在煎熬、彷徨、恐惧、屈辱、矛盾和痛惜之中,一点一滴的消磨,世上不会有第二个人懂,可能还包括多年以后的我。纵使希望还在,仍然难以给我一个可以安睡的夜晚。 特别是这一周,我经常无力意识到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昨天,我用了哈曼卡顿的充电器,给索尼电纸书充电,5A的电流,不确认会不会对锂电池造成伤害,网上的观点也莫衷一是。 今天,在天猫上购买的贝尔金USB HUB到货,中午在出租屋试用,精神差一点就陷入崩溃,尽管此前我已经对USB做了充分的功课。一拖四,外接电源,做工精致,整体上给人的感觉非常好,但是靠近数据线入口的那一个接口,无法识别移动硬盘,插键盘和U盘,则没有问题。我就一直纠结,难道是供电不足?HUB上也没有一个电源灯,我都没法确认电源是否工作。直到决定冒险一试,拔掉电源线,看移动硬盘是否还能工作,结果证明我的担忧是多余的,别说移动硬盘了,键盘的灯都灭了。在供电状态,测试读写速度,高的时候能到100兆每秒,低的时候只有20兆,我再次晕头转向。

By - Christen

微博

微博的确改变了世界,但微博自己也发生了很多的改变。早些年,我们都在为微博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而欣喜若狂,以致于堵在路上,会@一下同事,说对不起,今天我要迟到了。 狂热过后,微博慢慢从一个社交工具,蜕变为一档社交媒体,成了我们窥探明星隐私的一道门缝,或者说是明星有意为民众打开的一扇窗口,成了我们看即时新闻的客户端,成了大V们的营销工具,成了草根才子崭露头角的舞台,成了新浪自己做梦都想不到的样子。 当初我们关注的桥言桥话,情书心语,我们爱讲冷笑话,如今都变成了口红广告基地,现在想来,其实啊,当初运营这些账号的人,早就打好了算盘,只是我们没有料到。当然我无意责备,也无权抱怨,反而从心底佩服他们的眼光,付出那么多,也该有回报,如果不喜欢,取消关注即可。

By - Christen

我这智商,只适合写代码,虐下计算机。普通的计算机是没有智商的,擅长的仅是快速运算和只要通电就永远不知疲惫的工作。 不然阿尔法狗也不会引起恐慌。 人脑才是最厉害的,女人脑犹甚。

By - Christen

手套

今天晚上九点才到家,开门,放好书包和京东订购的何中堂画毡,才发现手套只剩左手的那只了,感觉脑袋里“叮”了一下,这双李宁的手套,陪我至少五个冬天了。首先进驻头脑的念头,是郑念《上海生死劫》开篇第一句话: 那逝去的,是再也回不来了,却是难以忘怀的。 其实一只手套而已,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但在这个时节,走失的感觉真的不好。于是我转身出门,沿着原路折回公司,期待奇迹再次发生。下天桥电梯的时候,似乎感觉到左边有人打招呼,但失魂落魄的我,走出五步之后,才回头,看到好像是莫莉在向我招手,真是抱歉。最后一直走到工位,也没有发现手套的影子,在刺骨的寒风中怏怏而归。

By - Christen

抹布

三年以来,在家洗刷锅碗,一直用丝瓜抹布,纯天然,无毒副无污染,而且去油效果极好,已经形成严重的依赖。当然,这些抹布是平儿妈妈在信阳买的,或者在老家找人谋的,然后借邮寄鸡蛋菜油的机会快递到北京。 现在分开了,可能再也不能方便的使用这种材质的抹布。早些年在家乐福超市,也能见到人造的丝瓜抹布,曾经买回试用,效果差得太远,只是形似而已,为此我还一度忧虑,无论什么样的纯天然洗涤灵,我都不相信在安全上能达到丝瓜抹布的标准。 但最近却发现,随着技术的进度,发生了很多的改变,每一块抹布,都是精心设计的,提升我们生活的品质。

By - Christen

性别 差异 融入加超越式的女性写作

按:今天早上听CRI,播出了一首非常应景的诗歌:《赠一位流浪的女歌手》,但百度搜索不到对应的英文版本,只在这个论文中找到其中的片断。这篇论文从女性诗歌创作的角度,谈女性的性别差异,内容也很不错,全文摘抄,希望能帮助我理解女性,过好以后的生活。 章燕,女,北京师范大学外文学院,教授。1990年北京师范大学获得硕士学位,研究方向为英国浪漫主义诗歌;1994年北京师范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研究方向西方文论,论文为德里达解构主义语言与认识论。2001-2002年在英国诺丁汉大学进修学习。目前在英国剑桥大学进修学习。近期研究方向为英国诗歌及诗论,西方论文;曾在国内多家学术刊物上发表有关英美诗歌及诗论,西方文艺理论,中国诗歌及诗学理论等方面的学术论文40余篇。有论文集《英国现当代诗歌及其研究》(2008),并参与编辑英美及西方诗歌作品多部。

By - Christen

命里一尺 难求一丈

按:每日一禅的推送文章,以下几条是我比较认同的,看看对我的重度焦虑症有没有疗效。不过他关于命运、金钱和地位的说法,我不能完全认同。生活在这个社会,没有人可以做到出污泥而不染。昨天同事说起他有个亲戚,北京五环外买了一所47方的房子,500万,问北京的教育有这么好么,不考虑换个城市?500万,可以在很多地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了。我只能回答:教育和我其实没什么关系。很多人没有离开,包括我,客观的原因是自己已经被拖上了一部飞速前行的战车,就算你鼓起勇气跳下来,可能也会摔得遍体鳞伤;主观的原因,就是不甘心。换个城市,似乎也不难,前提是你在新的城市,有生存的技能。海水不能喝,花儿不能吃。 婚姻:破锅自有破锅盖,啥人自有啥人爱,当初坚定的要嫁他(娶她),就一定有嫁他(娶她)的理由。现在嘛,闭一只眼,对他(她)的不能容忍也要视而不见,睁一只眼,看看他(她)身上仅存的可怜的闪光点,人无完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