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情感

梦断

自工作以来就落下胃病,终于下定决心治疗,医生开了胃舒平胶囊,主要成分氢氧化铝。朋友告诉我,胶囊的设计,就是为了让药剂颗粒准确抵达病灶,所以有些家长拆开胶囊直接用水灌下粉末的服药方法是错的。而我服药很少用水引导,这一次终于失手,努力很久也无法咽下,反而润破了胶囊,已经尝到到药粉的苦味。无奈吐出,但街上人来人往,残破的胶囊攥在左手,想找一个垃圾桶而不得……

就在这个时候,我定的两个闹钟一前一后响了,很吵,赶紧爬起来,先关掉一个,放下,再找还在充电的另外一个,不敢拔电线,因为我左手还攥着胶囊呢,单手操作不了……

梦里不知身是客,觉来犹是梦中人。

2017年04月21日 23:11

文学和纪实没有绝对的界限,大部分人,都无法凭空造出一个人,一段故事,一抹思想,所有这一切都有其现实基础,写出来的文字,也都有加工的成分,你想追求的,应该也是这些文字,到底有多少比例是生活的原型,又有多少是笔者的润色。

每一个人,网络上也好,生活中也好,你看到的形象,都是他愿意让你看到的。当然,如果你认真的分析,总会从中发现一些他刻意隐藏的枝节。

真相只存在每个人自己的心中。

别青音

今天,我删除了喜马拉雅《听青音》的离线缓存,以后相当长的时间,我不会再去回顾青音姐千里共良宵的录音,不是我不喜欢了,眼下的情势,我需要用更多的精力,学习未来10年的生存技能。

过去的这一年,我对青音姐的感恩,无法用言语表达,是她用夜晚宁静的声音,启发了我太多关于爱情,梦想,关系,家庭,亲子,同事,朋友,音乐,美食,心理,疾病,生死,金钱的思考,我少年时代缺位的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些许的补救,现在决定离开,不是我出师了,只是我想独立行走,用她教会我的这些知识,甚至信仰,润化我以后的人生。

青音在节目中推荐的几部书,都在我的必读之列:

Continue Reading

硬盘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是四月了。这个三月是怎样的在煎熬、彷徨、恐惧、屈辱、矛盾和痛惜之中,一点一滴的消磨,世上不会有第二个人懂,可能还包括多年以后的我。纵使希望还在,仍然难以给我一个可以安睡的夜晚。

特别是这一周,我经常无力意识到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昨天,我用了哈曼卡顿的充电器,给索尼电纸书充电,5A的电流,不确认会不会对锂电池造成伤害,网上的观点也莫衷一是。

今天,在天猫上购买的贝尔金USB HUB到货,中午在出租屋试用,精神差一点就陷入崩溃,尽管此前我已经对USB做了充分的功课。一拖四,外接电源,做工精致,整体上给人的感觉非常好,但是靠近数据线入口的那一个接口,无法识别移动硬盘,插键盘和U盘,则没有问题。我就一直纠结,难道是供电不足?HUB上也没有一个电源灯,我都没法确认电源是否工作。直到决定冒险一试,拔掉电源线,看移动硬盘是否还能工作,结果证明我的担忧是多余的,别说移动硬盘了,键盘的灯都灭了。在供电状态,测试读写速度,高的时候能到100兆每秒,低的时候只有20兆,我再次晕头转向。

Continue Reading

微博

微博的确改变了世界,但微博自己也发生了很多的改变。早些年,我们都在为微博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而欣喜若狂,以致于堵在路上,会@一下同事,说对不起,今天我要迟到了。

狂热过后,微博慢慢从一个社交工具,蜕变为一档社交媒体,成了我们窥探明星隐私的一道门缝,或者说是明星有意为民众打开的一扇窗口,成了我们看即时新闻的客户端,成了大V们的营销工具,成了草根才子崭露头角的舞台,成了新浪自己做梦都想不到的样子。

当初我们关注的桥言桥话,情书心语,我们爱讲冷笑话,如今都变成了口红广告基地,现在想来,其实啊,当初运营这些账号的人,早就打好了算盘,只是我们没有料到。当然我无意责备,也无权抱怨,反而从心底佩服他们的眼光,付出那么多,也该有回报,如果不喜欢,取消关注即可。

Continue Reading

2017年02月20日 10:01

我这智商,只适合写代码,虐下计算机。普通的计算机是没有智商的,擅长的仅是快速运算和只要通电就永远不知疲惫的工作。

不然阿尔法狗也不会引起恐慌。

人脑才是最厉害的,女人脑犹甚。

© 2006-2017.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