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情感

手套

今天晚上九点才到家,开门,放好书包和京东订购的何中堂画毡,才发现手套只剩左手的那只了,感觉脑袋里“叮”了一下,这双李宁的手套,陪我至少五个冬天了。首先进驻头脑的念头,是郑念《上海生死劫》开篇第一句话:

那逝去的,是再也回不来了,却是难以忘怀的。

其实一只手套而已,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但在这个时节,走失的感觉真的不好。于是我转身出门,沿着原路折回公司,期待奇迹再次发生。下天桥电梯的时候,似乎感觉到左边有人打招呼,但失魂落魄的我,走出五步之后,才回头,看到好像是莫莉在向我招手,真是抱歉。最后一直走到工位,也没有发现手套的影子,在刺骨的寒风中怏怏而归。

Continue Reading

抹布

三年以来,在家洗刷锅碗,一直用丝瓜抹布,纯天然,无毒副无污染,而且去油效果极好,已经形成严重的依赖。当然,这些抹布是平儿妈妈在信阳买的,或者在老家找人谋的,然后借邮寄鸡蛋菜油的机会快递到北京。

现在分开了,可能再也不能方便的使用这种材质的抹布。早些年在家乐福超市,也能见到人造的丝瓜抹布,曾经买回试用,效果差得太远,只是形似而已,为此我还一度忧虑,无论什么样的纯天然洗涤灵,我都不相信在安全上能达到丝瓜抹布的标准。

但最近却发现,随着技术的进度,发生了很多的改变,每一块抹布,都是精心设计的,提升我们生活的品质。

Continue Reading

性别 差异 融入加超越式的女性写作

按:今天早上听CRI,播出了一首非常应景的诗歌:《赠一位流浪的女歌手》,但百度搜索不到对应的英文版本,只在这个论文中找到其中的片断。这篇论文从女性诗歌创作的角度,谈女性的性别差异,内容也很不错,全文摘抄,希望能帮助我理解女性,过好以后的生活。

章燕,女,北京师范大学外文学院,教授。1990年北京师范大学获得硕士学位,研究方向为英国浪漫主义诗歌;1994年北京师范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研究方向西方文论,论文为德里达解构主义语言与认识论。2001-2002年在英国诺丁汉大学进修学习。目前在英国剑桥大学进修学习。近期研究方向为英国诗歌及诗论,西方论文;曾在国内多家学术刊物上发表有关英美诗歌及诗论,西方文艺理论,中国诗歌及诗学理论等方面的学术论文40余篇。有论文集《英国现当代诗歌及其研究》(2008),并参与编辑英美及西方诗歌作品多部。

Continue Reading

命里一尺 难求一丈

按:每日一禅的推送文章,以下几条是我比较认同的,看看对我的重度焦虑症有没有疗效。不过他关于命运、金钱和地位的说法,我不能完全认同。生活在这个社会,没有人可以做到出污泥而不染。昨天同事说起他有个亲戚,北京五环外买了一所47方的房子,500万,问北京的教育有这么好么,不考虑换个城市?500万,可以在很多地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了。我只能回答:教育和我其实没什么关系。很多人没有离开,包括我,客观的原因是自己已经被拖上了一部飞速前行的战车,就算你鼓起勇气跳下来,可能也会摔得遍体鳞伤;主观的原因,就是不甘心。换个城市,似乎也不难,前提是你在新的城市,有生存的技能。海水不能喝,花儿不能吃。

婚姻:破锅自有破锅盖,啥人自有啥人爱,当初坚定的要嫁他(娶她),就一定有嫁他(娶她)的理由。现在嘛,闭一只眼,对他(她)的不能容忍也要视而不见,睁一只眼,看看他(她)身上仅存的可怜的闪光点,人无完人嘛。

Continue Reading

2016年09月19日 11:00

两年以前在QQ空间转载的一段话,如今读来,泪沾衣襟:

婚姻需要爱情之外的另一种纽带,最强韧的一种不是孩子,不是金钱,而是关于精神的共同成长,那是一种伙伴的关系。在最无助和软弱时候,在最沮丧和落魄的时候,有他(她)托起你的下巴,扳直你的脊梁,命令你坚强,并陪伴你左右,共同承受命运。那时候,你们之间的感情除了爱,还有肝胆相照的义气,不离不弃的默契,以及铭心刻骨的恩情。

沟通

我知道我自己很失败,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去修补。现在想起来,昨天还是跟噩梦一样。

我说一下我关于沟通的想法吧:

  1. 必须就事论事,说房子就谈房子,不要再把其它的旧恨扯进来;
  2. 禁止相互指责,我错了就是我错了,不能因为你在其它时间犯过类似的错误,而反手指责你。你做得不好不能是我犯错的理由,也不能减轻我犯错带来的伤害;
  3. 不要和别人比,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没有什么可比性;
  4. 直接说明诉求,你希望达到的目标,不妨明说,夫妻之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以上我先努力做到。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