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焚书

订顽 砭愚

By - Christen

雨天

北京今天下雨了,还不小。其实在屋里听那小雨声,还是很惬意的。有一杯热茶就更好。 我在我爸承包茶场以前,家里只有一把很破很破的伞,虽然人长得丑,但是非常要面子,觉得撑一把破伞丢人,连带着也不喜欢下雨天,后来虽然有伞了,但是一看到阴沉的雨天我就莫名的惆怅,觉得这种天气下我特别无助和孤独。 再后来到了北京,雨水少了很多,慢慢儿的才治好这个病,现在只要不让我在外面淋着,我不讨厌雨天了。 西方心理学,很多大家反复的讲童年成长对人一生的影响,我总是想起这个例证。更觉得做父母的责任重大。而夫妻双方在生活中的一些细节上,能自然的照顾对方的感受,那一生就太美好了。

By - Christen

灾备

我胡诌的,灾备本是一个计算机术语,通俗的讲,程序在正常运行的时候,难免有突发故障,比如机房断电,施工挖断了光缆,类似天灾人祸不可预料,必须有一套方案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应急处理,以最快的速度恢复服务。 人其实也差不多,一个人的生命在自然中太弱小了,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到,用不着总为过去懊悔和为明天焦虑,活好当下,并且意识到现在所拥有的,未来可能离你而去,真到那一天,你能比较坦然的面对,也是一种消极的灾备,不至于对你形成致命的打击,还可以继续向前走。

By - Christen

用自信驱赶焦虑

在物质丰富,全民娱乐的时代,我们漂泊在都市,每一个人,却都能真切地体验焦虑,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在夜深人静的灯下,不经意的袭来,撕咬、吞噬我们的内心,可能还会伴随拖延和强迫,让我们的心理陷入深度痛苦。 这不是什么药物可以治疗的,哪怕去看心理医生,他们最多提供一面可以照见我们自己的镜子,真正的解脱,只有靠我们自己。焦虑源自不安全感,害怕得不到世俗认为我们应该得到的东西,害怕失去我们仅有的那一点点积累。我们明知道松鼠囤是一种病,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猴子摘玉米的故事,我们笑称坚持是一种美德,但知易行难。可能在前一秒非常的自信,突然又感到极度的恐慌,反反复复的纠缠中,我隐约的领悟,必须有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呈现在眼前,不断的构筑发自内心的自信,最终战胜焦虑。

By - Christen

命里一尺 难求一丈

按:每日一禅的推送文章,以下几条是我比较认同的,看看对我的重度焦虑症有没有疗效。不过他关于命运、金钱和地位的说法,我不能完全认同。生活在这个社会,没有人可以做到出污泥而不染。昨天同事说起他有个亲戚,北京五环外买了一所47方的房子,500万,问北京的教育有这么好么,不考虑换个城市?500万,可以在很多地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了。我只能回答:教育和我其实没什么关系。很多人没有离开,包括我,客观的原因是自己已经被拖上了一部飞速前行的战车,就算你鼓起勇气跳下来,可能也会摔得遍体鳞伤;主观的原因,就是不甘心。换个城市,似乎也不难,前提是你在新的城市,有生存的技能。海水不能喝,花儿不能吃。 婚姻:破锅自有破锅盖,啥人自有啥人爱,当初坚定的要嫁他(娶她),就一定有嫁他(娶她)的理由。现在嘛,闭一只眼,对他(她)的不能容忍也要视而不见,睁一只眼,看看他(她)身上仅存的可怜的闪光点,人无完人嘛。

By - Christen

我删除了巴黎圣母院

2000年,根据《纽约时报》和美国《读者文摘》组织的横跨欧、亚、美、澳、非五大洲百城十万读者的投票调查,精选出的十部经典长篇名著。这十部名著代表了英国、法国、俄国、美国最具世界性代表的世界文学大师和其中最有影响的代表作。其中,维克多·雨果的《巴黎圣母院》位列第二,仅次于托翁的《战争与和平》。 我在2014年年底,听完了田芳和文凯播讲的《悲惨世界》,对雨果笔下那恢宏的世界无限景仰,也一直有读《巴黎圣母院》的计划,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这两部小说似乎是不可分割的。

By - Christen

断电

6月24日,周五,下班感觉很累了,我直接在20楼按了电梯,想着19层停一下,打卡回家,但电梯里有两位同事,说起了亚马逊CPS流量劫持的事,就把打卡的事儿忘记了,一直走到五路居,才想起来,调头回来也不方便,我想干脆在庄胜崇光买完东西再回来打卡吧,那个时候也不堵。 十点左右,我回到了中关村,把车停在中海广场,仰望王克桢楼,18-20层,灯火通明,我想,这是真的有人在加班呢,还是大家下班的时候,没人关灯? 电梯到18层,进到办公区,一个人也没有,除了冷气和灯光。19层,也是这样,最后来到自己所在的20层,还是没有人在。

By - Christen

杯具

公开一段内部文件: 我没有安全感,……这种压力几乎让我精神分裂,我不停的下载,收藏,购物,都是这种心病作祟,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在收藏了字帖、钢笔、铅笔之后,我开始了收藏杯子。 我一直觉得我在车上也应该有一只杯子,不能太高,也不能大,要能卡在杯架中,且不影响空调面板的操作。

By - Christen

追忆似水年华

按:因为《巴黎圣母院》,我知识了潘丽珍这个名字。今天,我把这几天集结的资料统一发布,日志的名字,定义为:追忆似水年华。我在2014年5月,即通过Kindle 购买了这套书的周克希先生译本,第一、第二和第五卷,但以当时的心态,是没有可能静心阅读的。 关于《追忆》,令人感慨良多的是,周先生停笔,徐先生过世,此后可能不会再有这部书的单译本,因为天命,因为人心,结果都是放下。 我曾经妄想抓住生命中每一个有意义的瞬间,试图存储网络上每一条有价值的资料,到最后鸠形鹄面,病骨支离。 很多影响过你人生轨迹的人,都会走出你的视线,从此变得模糊,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不可以遗忘的? 随缘就好,轻装上路,或许这样才有自在的人生。

By - Christen

悲惨世界

只要因法律和习俗所造成的社会压迫还存在一天,在文明鼎盛时期人为地把人间变成地狱并使人类与生俱来的幸运遭受不可避免的灾祸;只要本世纪的三个问题——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还得不到解决;只要在某些地区还可能发生社会的毒害,换句话说,同时也是从更广的意义来说,只要这世界上还有愚昧和困苦,那么,和本书同一性质的作品都不会是无益的。 潘丽珍版:男人因贫困而沉沦,女人因饥饿而堕落,儿童因黑暗失学而愚蒙…… ——《悲惨世界·前言》 有一种比海洋更大的景象,那便是天空;有一种比天空更大的景象,那便是人的内心。 ——《悲惨世界·芳汀·脑海中风暴》 关于人的内心,这一句名言,我们在小学时代就已经听闻,但出自何处,我想没有几人可以说清。况那孩提时代,乡村荒野里散养的孩子,又有几人能体会其中的含义?如今年近不惑,我更感觉到自己需要重新修炼,内心要比天空更宽广。

By - Christen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为朋友

按: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喜欢你,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为朋友,不是所有的情都值得你去珍惜。 很多事情,特别是成本方面,很复杂,心里有想法,可以单独和我说,单独发泄,尽量少在其它同事面前传递过多的负面情绪,一是无济无事,二可能也显得我们不够冷静。唐巧的那个文章,不是也说了,抱怨适合一对一的沟通。 我有我个人的缺点和原则,注定和一部分人没有生活上的交集,最初我还为这个事情痛苦过,后来释然了,不可能和所有的人做朋友。以前我想委曲自己,俯下身子假装和别人一样,这样看起来一团和气,回头想想痛苦的要死。年纪大了就明白了,一个人要活出自己的力量和价值,这才是生活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