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史记

学习句读

一早看到欣然发的摄于古城凤凰的照片,背后的对联气势非凡,尝试断句,因为下联佐对,自己底子又差,没有成功。想起前几天有网友介绍读古文的方法:找一本没有句读的古本,断句成功,古文也就通了。我的脑海中立刻重现了两个之前见到的明实录无标点本,整个脑袋都大了。但是古人不是一直读这样的书么?为什么我们现代人反而读不了?

想在亚马逊上找一本无句读的史记或者古文观止,没有找到,而百衲本的书评又不太好,说是看不清楚夹注。在知乎网友推荐神来之法:手工删除标点。

我找不到精准的匹配中文标点之表达式,遂用最笨的办法试验成功:

。|?|!|,|、|;|:|“|”|‘|'|(|)|《|》|〈|〉|【|】|『|』|「|」|﹃|﹄|〔|〕|…|—|~|﹏|¥|·

得到以下五篇,能读通再增加后续章节:

Continue Reading

四大刺客

今日泛听《资治通鉴》,刺客豫让和聂政的故事非常感人,整理以备后览。

史记之刺客列传,共写了曹沫、专诸、豫让、聂政、荆轲、高渐离六个人,荆轲为核心。

威烈王 二十三年

三家分智氏之田。赵襄子漆智伯之头,以为饮器。智伯之臣豫让欲为之报仇,乃诈为刑人,挟匕首,入襄子宫中涂厕。襄子如厕心动,索之,获豫让。左右欲杀之,襄子曰:“智伯死无后,而此人欲为报仇,真义士也,吾谨避之耳。”乃舍之。豫让又漆身为癞,吞炭为哑。行乞于市,其妻不识也。行见其友,其友识之,为之泣曰:“以子之才,臣事赵孟,必得近幸。子乃为所欲为,顾不易邪?何乃自苦如此?求以报仇,不亦难乎!”豫让曰:“既已委质为臣,而又求杀之,是二心也。凡吾所为者,极难耳。然所以为此者,将以愧天下后世之为人臣怀二心者也。”襄子出,豫让伏于桥下。襄子至桥,马惊;索之,得豫让,遂杀之。

Continue Reading

司马穰苴列传笔记

在线阅读:这里

苴之名言:

穰苴曰:“臣素卑贱,君擢之闾伍之中,加之大夫之上,士卒未附,百姓不信,人微权轻,愿得君之宠臣,国之所尊,以监军,乃可。”

穰苴曰:“将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军约束则忘其亲,援枹鼓之急则忘其身。今敌国深侵,邦内骚动,士卒暴露於境,君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百姓之命皆悬於君,何谓相送乎!”

这一段存疑:

其后及田常杀简公,尽灭高子、国子之族。至常曾孙和,因自立为齐威王,用兵行威,大放穰苴之法,而诸侯朝齐。

Continue Reading

老庄申韩列传笔记

在结阅读:这里

今天重听的效果,比上一次好很多。史记是一本值得反复阅读的书。

老子

再次运用侧面写法:

孔子適周,将问礼於老子。

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於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

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於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Continue Reading

管晏列传笔记

今日重听《史记》,从《管晏列传》始。

列传第一篇大开大合的手法,我们很难学习到位,第二篇则是尚好的写作范本。

管仲政绩:

管仲既用,任政於齐,齐桓公以霸,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管仲之谋也。

管仲对鲍叔牙的深情回忆,很是动人:

Continue Reading

伯夷列传笔记

百度阅读推出了精排史记,很适合在线阅读,推荐。

卷六十一·伯夷列传第一

作为列传的第一篇,开头的论述即先声夺人。

学者载籍极博,犹考信於六蓺。诗书虽缺,然虞夏之文可知也。尧将逊位,让於虞舜,舜禹之间,岳牧咸荐,乃试之於位,典职数十年,功用既兴,然后授政。示天下重器,王者大统,传天下若斯之难也。而说者曰尧让天下於许由,许由不受,耻之逃隐。及夏之时,有卞随、务光者。此何以称焉?太史公曰:余登箕山,其上盖有许由冢云。孔子序列古之仁圣贤人,如吴太伯、伯夷之伦详矣。

温润宏大,对比上周看的新概念作文《黑猫不睡》,张悦然的代表作品有深意也堪称经典,却总感觉文字刺眼。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以后教小子学文,史记的这些名篇,就是取好的习作。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7.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