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微信

修炼

据说这是腾讯内训讲稿,个中观点,我几乎全部认同,也值得我每天对照反思,故全文转载。

很多腾讯员工离职后,基本上不愁找工作,除了大公司光环外,腾讯激烈竞争下培养出员工良好的职业能力,也是很多公司争抢的原因。

一、清晰表达

好好把话说清楚

常见的表达不清晰的原因:

  1. 首次沟通,没有铺垫事件因果
  2. 内容结构层次不够清晰
  3. 转述问题,不做过滤和判断

Continue Reading

杂论二编 制度和朋友圈

凤凰历史刊载了吴思先生《潜规则》杂编的《造化的报应》,与你所料,评论里骂声一片,都在谴责这个万恶的制度。其实我想啊,先不说在政治经济领域,单纯的就在技术这方天地,有多少西方的优秀制度,到中我们中国,就被玩坏了,中国人太“聪明”了,也难免落下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下场。东西方在制度上的差距,这个毋庸置疑,但更多的还是公民意识和契约精神没能深入人心,这些内在的东西不发展,制度是框不住的。只求自己以后多内省,事情出了问题,多找人的原因,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是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也送给我自己。

Continue Reading

2016年09月22日 16:00

根据张小龙的描述,应用号的形态大致为:

一种新的公众号形态,这种形态下面用户关注了一个公众号,就像安装了一个APP一样。他要找这个公众号的时候就像找一个APP,在平时这个号不会向用户发东西的,所以APP就会很安静的存在那里,等用户需要的时候找到它就好了,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尝试做到让更多的APP有一种更轻量的形态,但是又更好使用的一种形态来存在,这是我们在探讨的一种新的公众号形态,叫应用号,这里只是提前剧透一点点东西。

八年开心 摘抄

原文:程炳皓

创业前没有全面统管过一条业务线,主要从事产品和技术管理工作,对于销售、市场、投融资、公司战略、公司治理、财务、法律,没有实际经验,有媒体评论说我“不够商务”。

微博、微信的用户群和我们的用户群很相近,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但是我们的用户活跃度下滑,是产品自身的特性和生命周期导致。微博、微信的出现加速了这个过程,但这不是根本原因。

有朋友认为开心网推出开放平台比较晚而且开放也不够,并认为这是开心网用户活跃度下滑的主因。我的意见:批评得很对,但是我不认为这是根本原因。身处互联时代,我们应开放做企业,我们每一个人也都要持开放心态,如果开心网的开放平台建设好,对于开心网毫无疑问会有很大帮助,我们当年这方面动作确实慢了,但是开放平台对于留住用户也只能起到辅助作用。

Continue Reading

不只年薪

按:两周以前,《年薪10w和年薪100w的人,差在哪里?》刷屏朋友圈,其中的很多观点,我深以为然,今天摘编部分文字如下,日常好好揣摩。

人和人的身价几何倍的差距,真的就只是智商、教育背景、能力、勤奋程度所决定的吗?

不是。

更大程度上是由个人的价值观、心态、眼界和选择不同所决定的。

不计得失,全力以赴,用心踏实的做10年,你会如常地拿到了与付出对等的一切,成长、金钱、荣耀、友情、家庭 ……少时想要的一切,都得到了。

当初,你被嘲笑过的每一个闷亏,很多年后,老天爷都会加倍偿还。

当年你做过的每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每一件赤手空拳迎难而上的事,每一次抗下的屎盆子,不解释的委屈,终究牢牢地长在了自己身上,成为了无欲则刚的真实力。

Continue Reading

申请微信服务号

移动互联开发,前景不可限量,一直心向往之。但多年不写代码,一如汉化的女真人一样,无力撑起大金的江山。微信的强大,给我们提供了一片乘凉的树荫。公司的OA平台,已经可通过微信办理考勤、出差等事宜,非常方便。继现在的微信订阅号之后,今天正式申请了微信服务号,主打测试。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