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易经

周易大传今注

昨天下午,到海淀桥的中关村图书大厦找《地藏菩萨本愿经》,又顺带买了:

  • 周易大传今注 高亨 清华大学出版社 一版三印
  • 论语译注 杨伯峻 典藏版 附论语词典 中华书局 第一版
  • 孟子译注 国民阅读经典系列 中华书局 第一版
  • 我从哪里来:中华姓氏河南寻根 中华书局 第一版

我原有四书五经点校本,但论语孟子均无译注,以我目前的水平,读起来还是很吃力。高亨先生的易学著作,我向往已久,今日得见,自然不会错过。这个书店比西单图书大厦感觉好些。我们应该多逛逛书店,好知道自己的浅薄。但书店空气也不好,在里面感觉头晕。也时刻提醒自己,要保重身体,争取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把自己买的书都读完。否则,留给谁呢?

Continue Reading

六十四卦卦序歌

乾坤屯蒙需讼师,比小畜兮履泰否。
同人大有谦豫随,蛊临观兮噬嗑贲。
剥复无妄大畜颐,大过坎离三十备。
咸恒遁兮及大壮,晋与明夷家人睽。
蹇解损益夬姤萃,升困井革鼎震继。
艮渐归妹丰旅巽,兑涣节兮中孚至。
小过既济兼未济,是为下经三十四。

朱熹(1130.9.15—1200.4.23),字元晦,又字仲晦,号晦庵,晚称晦翁,谥文,世称朱文公。祖籍江南东路徐州府萧县,南宋时朱氏家族移居徽州府婺源县(今江西省婺源),出生于南剑州尤溪(今属福建省尤溪县)。

Continue Reading

周易说略

这段时间都没有再订闹钟,希望早上自然醒来。今天第一次醒,五点二十二分,第二次醒,六点五十七分。没有时间做早餐,只打了一份豆浆,水还放多了,平儿起来炒了菜,热了昨天的煎饼。空气比昨天好很多,没戴口罩。路过鸭绿江宾馆的时候,看到一起完美的错车,现代IX25,电动折叠左后视镜之后,两车之间的空隙目测不超过5公分,羡慕。赶上空车,并且找到位子,是为惊喜,难怪一路都鹊鸣。

地铁上没戴耳机,翻看《十三经说略》的周易部分,读完以下三节:

  • 《周易》对后世的影响和意义
  • 阅读《周易》应当注意的问题
  • 阅读参考书目

该篇的作者为郑万耕先生,先生简历如下:

Continue Reading

来子易学

来知德(1526~1604)明理学家。字矣鲜,别号瞿塘,明夔州府梁山县(今重庆梁平县)人。

嘉靖三十一年(1551)乡试中举人后,便“杜门谢客,穷研经史”。

穆宗隆庆四年(1570)起,主要精力用于研究《周易》。

神宗万历二十七年(1599),完成《易经集注》一书。

万历三十年(1602),经总督王象乾、巡抚郭子章推荐, 特授翰林院侍诏,以老疾辞,诏以所授官致仕,有司月给米三石终其身,终年八十岁。

其名、事在《明史》中有记载,是继孔子后,用象数结合义理注释《易经》取得巨大成就的惟独一人,故称夫子。

死后建来子嗣,皇帝御赐“崛起真儒”匾额,以褒其贤。

Continue Reading

周易江湖

周易江湖翻看完了,作为对易经这门神秘学问的助攻手,熊逸有一定的功劳,但不是我喜欢的行文风格。对这个雌雄合体的畅销作家,我还是更喜欢看TA点击的纳兰词。

豆瓣上的评价似乎也还不错,但我还是喜欢正襟危坐的研究周易。其实看到后来,我更多的是在书里寻找左传的阅读切入点。

Kindle 中还有两册《春秋大义》,到时候读到左传的时候,再看。

接下来啃《周易正义》。

Continue Reading

履霜坚冰至

傅佩荣在讲易经坤卦的时候,援引了西周分封初期,关于齐鲁治国方略的故事,为太公和周公的一段对话,有趣味,也有深意。原文出自《淮南子》。

淮南子·齐俗训

昔太公望、周公旦受封而相见,太公问周公曰:“何以治鲁?”周公曰:“尊尊亲亲。”太公曰:“鲁从此弱矣!”

周公问太公曰:“何以治齐?”太公曰:“举贤而上功。”周公曰:“后世必有劫杀之君!”

其后齐日以大,至于霸,二十四世而田氏代之。鲁日以削,至三十二世而亡。

故《易》曰:“履霜,坚冰至。”圣人之见终始微言。故糟丘生乎象,炮烙生乎热斗。

Continue Reading

© 2006-2018. Powered by WordPress Romangie & Bootstrap. ICP No. 15008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