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焚书

订顽 砭愚

By - Christen

安全

一早发现ECS大量报警,各种迹象显示,被盗用探矿了。 朋友发来一篇文章,我试着操作了前几步,感觉于我这是一个困难且复杂的任务,真没有办法独立解决。 完全托付出去,机器上的数据,是我三年以来的心血。

By - Christen

时间

推荐李笑来的两本书: 把时间当朋友 自学是门手艺 关注过得到的同事,应该知道李笑来,在80后这一代人中有一定的影响力。 我们都不知道若干年以后,会做什么样的工作,但是学会和自己相处,掌握解决复杂问题的心法,拥有强大的自学能力,就不必担心不可预测的改变。

By - Christen

棋异

这个棋局变得非常的诡异,也许从一开始,就决定了必然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没关系,我心里知道我追求什么。 只要维持了基本的尊重和平衡,这盘棋就能继续厮杀。 什么叫领导者?用吴伯凡先生的话,是有追随者的人,我需要靠自己的专业水准,和处事态度,赢得信任和支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资本,常怀敬畏之心。

By - Christen

温度

房间里的木头家具和金属栏杆,其实是同样的温度,但是摸上去感觉完全不同。 新世纪日航酒店的泳池,标牌上写着,室温26度,水温28度,但是当你换上泳装下水的那一刻,会明显感觉水比空气更冷。 何也? 木头和空气,都是热的不良导体。

By - Christen

维基百科综合症

维基百科综合症,又称维基中毒,是一种由求知欲过强而引起的长时间使用维基百科。其主要特征有:“尝试挑战浏览器极限”、“失去时间概念”及“忘记最初想干什么”等。 @马伯庸 :刚才查宣武门的资料,顺手看了玄武门之变,点到李世民,联想到《爱不释手》,于是顺手点进李丽芬的档案,看到她挑战过牙买加雷鬼音乐,便顺藤摸瓜去看Bob Marley,看罢他生平,又听了下代表作No, Woman No Cry,起兴又去看牙买加历史,英国人和海盗大战西班牙人——有时找资料的过程比找到资料还有趣! 我也是。

By - Christen

一起培训QQ说话技巧,最好是一个段落把问题的前因后果说清楚,也说是在发言之前,系统思考一下,逻辑严密,表述清晰,这样沟通效率高,相互鞭策! 不然我看懂你一个意思,要上下滚动好几次鼠标,还得自己重新拼接组合,回忆过去,你觉得呢?

By - Christen

随年龄增长,越来越感觉,专业,技术固然很重要,但做人的态度,思维的方式,在面对一个复杂的问题时,可能更重要。 昨天听了一本书,《你能做任何工作》,就是讲文科思维对解决复杂问题的优势,小得意,因为我大学读的就是文科。 做事的方法大抵都是相通的,我觉得只要能坚持自己好的习惯,又不封闭思路肯接受他人好的建议,慢慢积累,在工作中混口饭吃还是可以的。

By - Christen

好像突然穿越回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越南战场,头上有飞机,脚下有地雷,一瞬间,伤痕累累。 我只能努力说服自己,每种下一个因,就必然会得到一个果,事情自己会生长,并不完全听从人的调度。 开始还在想为什么最近这么倒霉,其实不是,每一个问题背后都有原因,他们只不过碰巧都在这个时间段发生了,而且,积累的越久,暴发的威力也就越大。 另外,这些事端,如果不是我在操持,它们也会发生吗?我觉得,大概率也是会发生的,我在,我处理得比其他人更好吗?

By - Christen

今日书摘: 我其实一直知道身边有一头野牛,它什么时候开始用头撞树,用脚刨地,是个变数。但昨天下午,这个变数出现在屏幕上,带入公式参与运算,牵一发而动全身,于我而言,万丈深渊走高跷,不免乱了方寸。 如何应对复杂的局面?这个时候,搜索引擎帮不了我,我只能把人和事,都一一列在纸面,动用我的直觉,经验和理性,把他们安稳的放在合适的位置。 人生不是戏,没有人真正可以剧透,纷繁世界的每一个人,都在编写脚本,妙之所在。

By - Christen

学会弯曲生长,每个家庭在别人看来都可能是一个奇怪的存在。 人一辈子说短也长,现在的状态远不能说明以后的样子,所以这些年,我们达成一个默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作为家人,如果不是特别的荒唐,我都支持你的决定。 这段时间因为工作关系也看了一些易车同事的工作履历,也包括部分前高管,那些最终做出了突出贡献,于个人角度也功成名就的人,大多在恰当的时候选择了离开原来的平台或位置,我想这过程中必定承受了很多痛苦,但正如我们所见,收获也是可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