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美度

五年前,我在京东上买了自己的第一块瑞士全钢自上链机械手表,美度贝伦赛丽系列,我喜欢它的寓义:美好时光,你我共度。 天文台认证,周误差不超过30秒,背盘特别漂亮,我可以盯着它的摆轮游丝系统,呆呆的看上五分钟。唯一感觉有瑕疵的,可能是12点位的盘星,不够正,但也或许是我的错觉。 但也正是这一点错觉,造成了时光中挥之不去的一丝遗憾。 终于,在2016年12月底,被重摔,蓝宝石玻璃镜面脱落,拉挡轴弯曲,在一个收纳瓶中静静的呆两年,舍弃了。 接替它的,是一块浪琴名匠系列18K镀金表。 浪琴一直是我心中的梦想,我喜欢飞翼沙漏,白色表盘,蓝钢指针,罗马数字。 然而,每周都会快3-5分钟。另外,新表的金边,确实很好看,然而,金软,不到三年,已经磕了好多的印迹。 这,或许也是人生吧,可能会有更好,但永远没有最好。 劝君怜取眼前人。

By - Christen

清官

年轻的时候,我们学历史看电视,特别痛恨奸臣,汉有曹操,唐有李林甫,宋有秦桧,明有严嵩,恨他们狼子野心,祸国殃民,残害忠良,中饱私囊。 等我们阅历见长,才知道社会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纵横交织的关系网络,错综复杂的利益链条,我们处心积虑的维持平衡,真正像旧社会的媳妇儿一样。 他(指胡宗宪)就像个媳妇。上面有公婆要孝顺,中间有丈夫也得顾着,底下还有那么多儿女要操劳。辛苦命,两头不讨好。 —— 大明王朝 1566 当清官容易啊,一往无前即可,但清如海瑞,四百年后,我们感觉他有怪胎的嫌疑。 其实,严嵩初入仕林,谁知他不是一腔热血,为民请命呢? 没有人是干净的,亦没有人能挣脱。 工作生活,一如漫漫取经路,散伙分行李容易,然而真经终是要取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负重前行。

By - Christen

学说话

做为成年人,要避免说这两句话: 我这个人很直; 他的心是好的; 你直我不计较,但是伤害到了我就不能原谅。尽管他的心可能是好的,但好心也会办坏事。 我自己的感受是真实的,不能总为别人性格缺憾买单。 以上,更多的是告诫自己。 对了,成年人的嘴要严,易经节卦,说得很清楚: 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By - Christen

黄大仙

今天早上在四区楼下,看到一只黄大仙,循着鸟叫声,一溜烟从旧车棚里蹿出,看到围墙外马路上人来车往,又飞快奔回,像一道暗黄色的闪电。 小的时候,身体很弱,精神也不好,每次见到黄大仙,想起老人们说的关于它的灵气,听到妈妈的祷告,求黄大仙不要取我们家的鸡,我都感到脊背发凉。 后来我读到一本书,李慰祖老先生的《四大门》,才知道整个中国北方民间,都有胡黄白柳的崇拜,开始有了理性的认识。狐狸我没有见过,但是《聊斋》和《伊索寓言》的故事已看得太多。刺猬,在北京我至少见过三次,幼年时第一次在后山上见到,我也被吓病了,后来又听到传说,一物降一物,刺猬见到老鹰,就会四脚朝天露出没有防护的肚皮供老鹰啄食,却从没有见证过。蛇,全世界各民族都有对它的天然恐惧,我认为从上古时候,已经写入基因,但老家的蛇多半无毒,绵(音)蛇还被认为是福禄的象征,再加上《新白娘子传奇》的美好记忆,童年时并不害怕,打死无数,现在想起来很造孽,多半未近乡土,内心也开始抗拒见到蛇,至于广东人喜欢的蛇羹,更是完全无法接受。

By - Christen

素位而行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 ——《中庸》 释氏随缘,吾儒素位,四字是渡海的浮囊。盖世路茫茫,一念求全则万绪纷起,随遇而安则无入不得矣。 ——《菜根谭》

By - Christen

怎么办

读书很快就忘了,怎么办?读书不是为了记住,是为了寻找内心宁静,静而后能得。活着的每一天都有好书相伴,这一生自然也就无比的扎实。 有些书,别人都说好,我却读不进去,怎么办?无他,有些人我永远也不会喜欢,志趣相投,不止存在人与人之间。 我明知自己读不了1000本书,但收藏的电子书数以万计,至今也停不下来,怎么办?没什么,人活着,总会有一些他人无法理解的癖好。 手机很伤眼,墨水屏的电纸书其实也好不了多少,怎么办?其实纸书也伤眼睛,我变成半瞎的那个年代,诺基亚手机还是奢侈品。

By - Christen

碎语

好像最近也悟出了一些道理。 总是分不清公司的同事,除非业务联系三次以上,但有的人就有这种本领,见我一次,就记住了,还有通过企业微信照片认出本尊。我思考了很久,终于得出一个结论:长得好看的人,面貌都是相似的,而丑陋的人,各有各的丑陋,印象深刻…… 我的部门开始了程序员,因为业务报所限,唯一的程序员显得更加寂寞。程序员的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二叉树,另外一棵也是二叉树。 债多了不愁,我终于活成了金刚芭比,八风不动。我认为优秀的人才,应该是雌雄同体,人机合一。 今天早上在日航游泳,洗漱的时候照了一眼镜子,虽然难看,但目光柔和,神情平静,但这一天天倒底经历了什么,以致于下班的时候,双眼空洞,一脸沧桑? 最后,人还是在读书的。某天在中润发红旗体验店,销售对顾客做自我介绍:我姓曾,曾国藩的曾。顾客一脸茫然:国凡?

By - Christen

错过

下班后被一堆烂账搅得心神不宁,想去当代狼爪,给自己添置两条裤子,对久坐不动的我,狼爪有个版特别合身。 动铁人民大学下,吃过晚餐,径直来到熟悉的三层运动服装区块,却发现狼爪的店面已经不在,转了两圈,终于开口问其他品牌的店员,确认狼爪已经撤店。 不死心,循路大众点评,来到双安商场,还是没找到店面,和ECCO的服务生沟通,确认已经撤店。 下班后被一堆烂账搅得心神不宁,想去当代狼爪,给自己添置两条裤子,对久坐不动的我,狼爪有个版特别合身。 动铁人民大学下,吃过晚餐,径直来到熟悉的三层运动服装区块,却发现狼爪的店面已经不在,转了两圈,终于开口问其他品牌的店员,确认狼爪已经撤店。

By - Christen

复活

到今天为止,主要的应用,都优化到我可能接受的地步,我熬夜修改图标,只是为了看起来不那么拧巴。但是现在我的状态真不太好,脑袋昏昏沉沉的。 必须把自己也调整到一个合适的频率,充实但不过载,我手中的无形之鞭,要能抽动每一个人运转。 形势看起来没有那么坏,压力可控,人手充足,我要收拾一下自己浮躁的内心,修复伤痕累累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