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北京的风


房子终于还是飞了,究其原因,是我们无力年付么?
隐约记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在田林订下的房子,也因房主临时提价而不得已放弃,漂泊在外,为居身之所,困至于此……

这大概是我北上以来第一次大风,京城的天空,飞沙弥漫。

狂风吹起京密引水渠沿线的杨枝,像是女妖的长发,呜咽沉吟,偶有枯树折地,瑟瑟作响,让人倍咸凄冷。
凤凰岭下的院落,最后一片柿子树叶,也被卷得不见踪影,仅存断枝秃丫,生命为之失色。
我非寒号鸟之徒,然于风雨之中,亦会心生家何在的感叹。天子脚下,皇城门外,有多少初涉社会的学子,在为栖身之地忘命奔波。一千多年前杜子美安得广厦的呼喊,犹声声彻耳……
努力,或有进身的希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